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當代經典 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

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
 LA MISTERIOSA FLAMMA DELLA REGINA LOANA

 

作  者:安伯托.艾可

譯  者:楊孟哲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9/09/18

電腦編號:044078
類  別:歐洲文學
系  列:當代經典
開  本:25開
頁  數:496
ISBN:978-957-33-2579-6
CIP:877.57

定  價:57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

一九三二年出生於義大利皮德蒙的亞歷山卓,現任波隆那大學高等人文科學學院教授與院長。艾可身兼哲學家、歷史學家、文學評論家和美學家等多種身分,更是全球最知名的記號語言學權威。其學術研究範圍廣泛,從聖托瑪斯.阿奎那到詹姆士.喬伊斯乃至於超人,知識極為淵博,個人藏書超過三萬冊。已發表過十餘本重要的學術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讀者的角色──記號語言學的探討》一書。

艾可在四十八歲時,才推出第一本小說《玫瑰的名字》,該書自一九八○年出版後,迅速贏得各界一致的推崇與好評,除榮獲義大利和法國的文學獎外,更席捲世界各地的暢銷排行榜,銷售迄今已突破一千六百萬冊,被翻譯成四十七種語文,並改編拍成同名電影。

儘管第一本小說就取得非凡的成就,他卻遲至八年後才出版第二本小說《傅科擺》,也一如各方所料,再度轟動世界各地,成為最熱門的閱讀話題。一九九四年他推出第三本小說《昨日之島》,目前銷量已超過二百萬冊,中文版並入選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十大好書和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而他於二○○○年出版的第四本小說《波多里諾》,更被國際出版界視為當年的頭等大事,義大利文版首刷即高達三十萬冊,對於一本嚴肅的文學作品來說,無疑是十分罕見的天文數字!

二○○四年,艾可又嘗試結合大量圖像的創新形式,推出最新小說《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雖然每隔好幾年才會推出一部小說,但大師一出手便不同凡響,每一次都是擲地有聲的超重量級巨作!

艾可另著有《艾可談文學》、《艾可說故事》、《別想擺脫書》(暫譯,皇冠即將出版)、《帶著鮭魚去旅行》、《誤讀》、《智慧女神的魔法袋》、《康德與鴨嘴獸》、《意外之喜──語言與瘋狂》等雜文、隨筆、評論集和繪本。

二○一六年二月逝世,享年八十四歲。


楊孟哲

法國巴黎第八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先修班畢業。曾任報社編譯、出版社編輯,譯有 《NT$280》、《巴達薩的旅程》、《敵人》、《波多里諾》、《鸛鳥迷蹤》、《10:29 AM》、《超完美情夫》等書。



 

《玫瑰的名字》文壇大師艾可暌違四年,備受全球書迷期待得最新小說巨作!
義大利暢銷突破250,000冊!

(本書彩色224頁,黑白272頁,總頁數496頁)

一場想像力與創造力的極致之旅!
在生命的自我追尋中,
讓艾可大師帶你回到最燦爛的時代!

穿梭在記憶的迷霧中,
我摸索、我追尋、我迷失了方向……
唯有心中的那把神秘火焰,
才能引領我邁向生命最終的出口……

古書商亞姆柏發生意外後醒來,卻失去了記憶,生命中所曾經歷過的一切,都變成了一片空白。妻子建議他回到小時候成長的鄉下大宅,在那裡慢慢找回記憶。

亞姆柏的祖父也是古書商,大宅裡除了無可數計的書籍、漫畫、報章雜誌及唱片,還有亞姆柏求學時期的筆記。藉由這些文本與音樂,他逐漸在記憶的缺口裡重新拼湊出片段的人生。

有一次,亞姆柏在無意間找到了一套《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的漫畫,裡面的內容曾讓年少時的他悸動不已。而彷彿是羅安娜女王的指引,亞姆柏想起了年輕時曾經暗戀的一個女孩──莉拉,更發現自己終其一生,其實在追尋的就是莉拉的臉!只是,對於一個已經活在時間之外的人來說,尋找莉拉的線索又在哪裡?……

全球無數書迷引頸期盼,《玫瑰的名字》文壇大師艾可在睽違四年之後,終於推出他的第五部長篇小說巨作!艾可以過人的才華、淵博的智識,透過主角對生命過往的追溯與探尋,帶領讀者一起穿越時空,暢遊文學、音樂、藝術與歷史,不但重現了大師的成長歷程和內心世界,更是大師對甘美與苦澀兼具的青春歲月的禮讚!


「這是一本獻給我自己和同年齡的人的小說,藉由穿插詩詞、圖片的寫作方式,讓青少年可以重新認識歷史、發現世界。」──【《共和報》,安伯托•艾可自評】

「這依舊是一部精采、讓讀者可以恣意享受艾可想像力和創造力的小說,內容混合了作者多元化、百科全書般的知識,並可以看到作者從童年起自傳般的回憶……豐富的想像力之下有著高度的邏輯性、多元化的角度和見解,是一個可以讓艾可回憶自己、比較現實生活和談論個人經驗的自傳題材。」──【《宣言報》,雷莫•切拉尼/義大利比較文學專家】

「以激動的心情和豐富的智識回憶孩提時期和青少年生活,有層次地重現了屬於他的時代……由男主角的車禍昏迷展開,帶領我們揭開這位出類拔萃、文筆精湛、才華洋溢,兼具辯論家與知識分子等身分的大作家內心深處的羞怯和秘密。」──【《晨報》,費立切•皮埃蒙特斯/義大利詩人、小說家、文學評論家】

「在本書中,艾可展露出他過人的智識,深刻地重現了他童年和青少年時期的生活,透過不同時期層層的描繪,為我們重新架構了那個屬於他的時代。」──【《新聞報副刊》,羅倫佐•孟都/義大利文學評論家、作家】

「一部顛覆回憶孩提時期方式的小說,也是一部可以隨著艾可回憶童年情節時輕鬆哼唱的小說。」──【《共和報》,亞伯特•雅梭•羅莎/義大利文學評論家、政治家】

「一部能同時看到圖片、歌曲、詩詞、漫畫,場景生動的小說!」──【《共和報》,艾烏杰尼歐•斯卡法提/義大利文學評論家、政治家】


【美國康乃迪克大學外文系駐校助理教授】紀大偉◎專文導讀

【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李有成˙【中研院文哲所副研究員】李奭學˙【名評論家】南方朔˙【國立台灣大學特聘教授】彭鏡禧˙【小說家】駱以軍◎強力推薦

=====================================================================================================================

【導讀】越痛苦越快樂
美國康乃迪克大學外文系駐校助理教授/紀大偉

越痛苦越快樂的人,是耽溺的追求者。這種人追求的目標,可能是沒有回饋的單戀,不被祝福的外遇,不符社會主流價值的縱欲,或是謎團的答案。在這幾種耽溺行徑之中,在小說中追索謎團的樂趣多而代價低(至少讀者不必掏心挖肺),難怪推理、偵探小說廣受青睞──例如,長銷二十年的《玫瑰的名字》。這部奇書的作者艾可,身兼文學研究界耆老以及文壇巨星,最新的小說是《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

但,在進一步討論《神秘火焰》之前,我不得不先面對兩個路障:(一)艾可的小說「像」甚麼?(二)艾可的小說內容「是」甚麼?這兩個看似理直氣壯的問題,其實有礙閱讀《神秘火焰》。然而,我們又不能假裝這兩個問題不存在,因為它們擋在讀者面前。

(一)艾可的小說「像」甚麼?──這個問題要放進大環境來看:如今,許多人(如,在美國書市)都說艾可的小說「像」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艾可本人是義大利名校的「符號學」教授;丹•布朗的主人翁是美國哈佛大學的「宗教符號學」教授──兩者都是解謎高手。艾可和丹•布朗的小說都被認為是「書呆子」的偵探小說,小說主人翁──連同書的讀者──都被捲入充滿謎團的古老歐洲。把艾可類比丹•布朗,可能讓熟悉艾可的忠實老讀者難以接受;但血淋淋的事實是:美國的主流書市的確已經用《達文西密碼》之名順水推舟,推銷艾可的書。

(二)艾可的小說內容「是」甚麼?──這個問題是上一個問題的延續。很多人說丹•布朗就是通俗版的艾可;也就是說,艾可比丹•布朗更有頭腦。但這樣的說法未必是在褒獎艾可,反而暗示閱讀艾可是比較難的。如,美國書評家和讀者在品評《神秘火焰》時,最在乎的問題就是此書「難不難」。丹•布朗的小說固然密集裝設了一道又一道的玄奧謎題,但是這些源源不絕的謎題終究都會有明確的答案,讀者總會知道答案「是」甚麼;但艾可的小說不然,書中學貫古今的謎題未必有答案,讀者不見得會知道答案是甚麼、艾可的小說內容是甚麼。

把這兩個問題搞清楚,似乎可以安定讀者、書評家,以及書商的軍心,讓大家安心選購、享受《神秘火焰》。但,丹•布朗和艾可的最大不同點就在這裡:丹•布朗小說看似不按牌理出牌,可是卻很守推理小說的遊戲規則,很能安定各界軍心;老頑童艾可卻真的是「難以捉摸」(elusive),不讓讀者安然確定他的小說像甚麼、內容在說甚麼。畢竟,艾可是符號學大師,他天女散花撒下的繁多符號怎可以簡單被人看出來是甚麼、像甚麼呢?符號,本來就是難以捉摸的。如果讀者太死板地在乎艾可的小說像甚麼、是甚麼,就會有見樹不見林之憾。

讀丹•布朗,就像玩數獨遊戲;讀「博物學家」似的艾可,卻不是讓讀者玩數獨,而是讓讀者陷入符號天花亂墜的電音派對。

讀者不必太在意剛才那兩大路障:「像甚麼」、「是甚麼」。直接跟著《神秘火焰》的主人翁上路即可。主人翁是個看起來很像艾可本人的珍本書書商,因為年邁生病而失憶,便試圖回顧過往的時間、空間(他的童年記憶和童年老家),以便拾回失去的記憶。老書商在追尋之旅中,近鄉情怯,卻又充滿好奇心。如,他欣賞自己在葡萄園裡拉出來的糞便──他的大便就是陳年舊事的象徵(symbol):臭、醜,卻又讓他驚豔、難捨。

追索記憶的過程,就是沒有回饋的單戀,不被祝福的外遇,不符社會主流價值的縱欲。這種越快樂越痛苦的感覺,在丹•布朗的「數獨式小說」中並不存在;艾可的小說才會如此多情。老書商翻扯出年少紀念品的時候,就縱欲了:他回想起自己的多種性幻想物件,如衣索比亞的女體──衣索比亞曾是義大利的殖民地;讓他第一次自慰的女人照片──他是歐洲白人,而照片中的裸女是黑人明星 Josephine Baker──這是白男對黑女的跨種族的性慾流動(值得留意的是,此書從頭到尾都很留意多種黑人──原來,黑人在義大利文化記憶中扮演重要腳色)。他外遇,因為他把自己鎖在性啟蒙、愛啟蒙的另一個世界,而他的髮妻和家人都被關在這個世界的門外。他單戀,因為他耽戀記憶中的人事物,但是那些已經淡出的人影、物影並不會回過頭來愛他。

挖掘往事,類似單戀、外遇、縱欲──這些行為,都把當事人推到「臨界點」。「我的往事是大便」/「沒人愛我」/「我是畜牲」/「我陷進去了,找不回自我」──人被推到臨界點的時候,良心,就是隨即浮現的難題。《神秘火焰》通常被人認為是「記憶之書」,但我認為也是「良心之書」。舊日的真相固然讓老書商覺得甜在心頭,但他的良心也馬上滑落出來,跌到鐵板上,隨即被煎熬:他的童年教育,是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權下的軍國主義產物;他當時的課本、迪士尼漫畫的義大利文版、流行音樂,以及學校的軍訓課,都是意識型態的洗腦工具(老實說,很像解嚴前的臺灣)。他被迫扛下歷史共業,但他只能「旁觀他人的痛苦」(蘇珊˙桑塔語)。此書受苦的他人,包括被大屠殺的猶太人、被殖民的非洲人、義大利國內的政治異議人士,以及書商生命中來來去去的女人們。

記憶之書常常就是讖悔錄、讖情錄。但我在讀畢全書之前,並沒有料到這部記憶之書竟然大膽承認小說主人翁是帝國主義(法西斯)、殖民主義(義大利殖民非洲)、東方主義的共犯。主人翁小時候玩具和漫畫中的壞人往往是蒙古人(其實泛指東亞人)和明朝皇帝(別忘了,《杜蘭朵公主》是義大利人寫的歌劇),蕩婦是穿旗袍的東方女子(所謂「龍女」)──這種對東方人的歪斜想像就是東方主義(Orientalism)。此書真是良心之書。但,我更沒有意料到的是,《神秘火焰》的讖悔風格卻是歡樂的──並不是恬不知恥缺乏反省,而是,全書四處飛舞的符號實在讓主人翁以及讀者不得不HIGH。

很多人覺得艾可小說很難,但我要說,書中所謂的難處,其實就是HIGH處。此書像艾可的其他小說一樣,在多種歐洲語言之間來回穿梭(義大利文、法文、拉丁文等等);嵌入文字遊戲(玩諧音字等等);書中幾乎每一頁都有文學、藝術典故如(「大國民」〔Citizen Kane〕的「玫瑰蓓蕾」〔Rosebud〕);向文壇前輩致敬(羅蘭巴特《戀人絮語》及《明室》;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瑪德蓮小蛋糕在書中出現四次);當然,此書刊登大量的圖畫以及老歌叫人側目。此書的符號滂湃地撲向讀者,可是,別怕,書中的符號不是一連串數獨考試,而是舞池中撫摸人體的光點和音符。

那麼,書名「神秘火焰」究竟是甚麼?像甚麼?書中已經暗示:就是「大國民」的「玫瑰蓓蕾」。不過我還是明說好了:那就是腸胃深處的騷動,又快樂又痛苦的那回事。


我曾經度過對我來說十分英勇,至少我和別人都將自己當成主角的時期。我試圖釐清對童年和青少年的搜尋,卻在進入成年之際,試圖找回一些慷慨激昂的時刻和信念。但我卻在障礙前方停了下來(這場戰爭最後的哨戰已經移到我們窗前),然後面對──面對什麼?面對我無法或不希望想起來的東西,這東西和聖谷有直接的關聯。又是聖谷。我是不是在那裡遇到了妖精,那次的遭遇告訴我應該拭去一切?或者,那時候我明白自己永遠得不到受囚禁的女子,並將那些日子,還有聖谷都當成失落的象徵──所以才將那一刻之前的一切,全都收拾在不可侵犯的祈禱室裡?

已經沒有別的東西了,至少在索拉臘是如此。我只能斷定,經過這些捨棄之後,還是學生的我決定投身在古書中,全心奉獻在和我個人沒有關係的過去上。

但是,誰是這位讓我在逃離的過程當中,決定將中學和索拉臘的一切塵封的女子?我心中是不是也有一位蒼白漂亮的小姐,住在對面五樓?如果是這樣,那就只是一首每個人遲早都會唱過的歌。

唯一能知道一點內情的人是吉阿尼。如果你陷入愛河,而且是初戀,你至少會告訴課堂上坐在你隔壁的人。

幾天前,我不希望吉阿尼用他記憶中那些平穩的光線,來驅散我記憶中的濃霧,但是這個時候,我只能求助於他的記憶。

我撥電話給他的時候,夜色已經降臨,而我們一談就是好幾個鐘頭。我先從蕭邦開始兜圈子,我發現收音機在那個時代,真的是我們這些熱愛音樂的人……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