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4)火盃的考驗【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量子天命:天命一條,勝過斜槓一堆!拿到你的天命三叉戟,升級新人類版「量子腦」,瞬間完成99%的夢想!
看IG學英文:9大單元,120個實用場合,1200個流行單字,透過熱搜話題、時事哏學單字,輕鬆提升字彙力!
無星之海
逆襲的詞人:從廢柴到魯蛇,從純愛到BL,看這些古代大詞人們如何殺出重圍、逆轉人生?
英文同義字圖鑑:超圖解!秒懂英文同義字正確用法,快速提升作文力與會話力!
微交談:告別「聊天終結者」!只要3步驟,一開口就能在5分鐘內贏得好感,陌生人也能馬上變朋友!
你不是失敗,你是值得更好的
少年陰陽師(51)百鬼覺醒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當代經典 小說的藝術【30週年紀念版】: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對小說的凝視,對寫作的反思!

小說的藝術【30週年紀念版】: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對小說的凝視,對寫作的反思!  

 

作  者:米蘭.昆德拉

譯  者:尉遲秀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4/09

電腦編號:044110
類  別:法國文學
系  列:當代經典
開  本:25K
頁  數:224
ISBN:978-957-33-3688-4
CIP:812.78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米蘭.昆德拉 Milan Kundera

一九二九年生於捷克的布爾諾。一九七五年流亡移居法國。作品有長篇小說:《玩笑》、《身分》、《笑忘書》、《生活在他方》(榮獲法國文壇最高榮譽之一的「麥迪西大獎」)、《賦別曲》(榮獲義大利最佳外國文學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朽》、《緩慢》、《無知》、《無謂的盛宴》;短篇小說集:《可笑的愛》;評論集:《小說的藝術》、《被背叛的遺囑》、《簾幕》、《相遇》;此外還有一部舞台劇劇本《雅克和他的主人》(靈感來自狄德羅小說《宿命論者雅克和他的主人》)。


尉遲秀

一九六八年生於台北,曾任報社文化版記者、出版社文學線主編、輔大翻譯學研究所講師、政府駐外人員,現專事翻譯。
譯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笑忘書》、《雅克和他的主人》、《不朽》、《戀酒事典》、《渴望之書》(合譯)、《HQ事件的真相》、《馬塞林為什麼會臉紅?》、《哈伍勒的秘密》、《童年》等書,近年開始投入童書及人文科學類的翻譯。


 


一部小說如果沒有發現一件至今不為人知的事物,
是不道德的。

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對小說的凝視,對寫作的反思!
出版30週年紀念,書封使用作者親繪插畫設計,最具珍藏價值!

小說自現代伊始,便恆常而忠實地陪伴著人。「認識的激情」於是占據了小說,讓小說去細細探索並且保護人的具體生活,對抗「存在的遺忘」;讓小說可以永恆觀照「生活世界」。
正是在這樣的意義下,發現那些唯有小說才能發現的事,這是小說唯一的存在理由。一部小說如果沒有發現一件至今不為人知的事物,是不道德的。認識,是小說唯一的道德……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昆德拉說,他喜歡把小說藝術來到世界,想作是上帝笑聲的回音。小說的智慧不同於哲學,它不是從理論蘊含,而是從幽默精神中產生的。
本書便是米蘭.昆德拉對於小說藝術思考的總結,全書由七篇隨筆、訪談和講稿匯集而成,揭示了大師的創作觀點、他對寫作的態度、對文學傳統的理解,以及對世界的看法。這不僅是一部向小說智慧致敬之作,透過大師的指引與啟發,上帝的笑聲因此不絕於耳。


新鮮、與眾不同、極具價值分量!當今文學界最重要的聲音所發出的光亮耀眼闡釋!——寇克斯評論

清晰、條理分明、簡練而機智!……本書具有作者一貫迅捷而豐富的風格,以及優雅而煽動性十足的諷刺。——《紐約客》雜誌

昆德拉激勵我們對於小說和哲學、知識與真理做出反思,並且出色地闡釋了隨筆的藝術。——《新共和》雜誌

昆德拉的作品充滿智慧與力量!——《村聲》雜誌


以色列頒發的最重要獎項保留給國際文學,在我看來,這並非偶然的現象,而是悠久的傳統。事實上,這是因為偉大的猶太賢人志士,他們遠離了自己原初的土地,在超越了國族主義激情的環境下成長,他們始終對於超越國族的歐洲展現著一種特殊的感受性,他們將歐洲想像為文化,而非領土。儘管歐洲曾以悲劇讓猶太人陷入了絕望之境,可是在此之後,猶太人卻對這歐洲的世界主義忠誠依舊,而他們終於失而復得的小小祖國以色列,在我眼裡,則有如歐洲真正的心臟,這個奇異的心臟,長在身體之外。
今天,我帶著極為激動的心情來領獎,領取這個帶著耶路撒冷之名,帶著猶太人偉大的世界主義精神印記的獎。我以小說家的身分得到這個獎。我強調,我說的是小說家,不是作家。依照福樓拜的說法,小說家是想要消失在自己作品之後的人。消失在自己作品之後,意思是要放棄公眾人物的角色。這並非易事,今天,無論任何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得通過大眾傳媒那座照亮得令人無法忍受的舞臺,這跟福樓拜的意願完全背道而馳,結果是作品消失在作者的形象之後。在這種處境裡,沒有人能夠全身而退,福樓拜的見解在我看來幾乎是一種預警:小說家一旦接受了公眾人物的角色,就會讓自己的作品陷入險境,作品有可能被當作一條闌尾,附庸於他的所作所為、他的公開發言、他所採取的立場。然而,小說家並不是任何人的代言人,我要將這個論點一直推到小說家甚至不是自己想法的代言人。托爾斯泰在寫《安娜.卡列尼娜》的初稿時,安娜是個非常令人反感的女人,而她悲劇性的下場不過是罪有應得罷了。小說最後的定稿卻大異其趣,但我不相信托爾斯泰在這段期間改變了他的道德觀,我會說,應該是在寫作的時候,他聆聽著另一個聲音,這聲音並非他個人的道德信念。他聆聽的聲音,我喜歡稱之為小說的智慧。所有真正的小說家都聆聽這超越個人的智慧,這說明了偉大的小說總是比它們的作者稍微聰明一點。比自己作品聰明的小說家都應該改行。
但是這智慧究竟是什麼?小說又是什麼?有一句猶太諺語很令人讚嘆: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這個警句帶給我一些啟發,我常想像有一天弗朗索瓦.拉伯雷聽見上帝的笑聲,於是歐洲第……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