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苦苓作品 哦YA!這樣旅行就對了

哦YA!這樣旅行就對了  

 

作  者:苦苓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11/27

電腦編號:153017
類  別:散文
系  列:苦苓作品
開  本:25開
頁  數:240
ISBN:978-957-33-3197-1
CIP:855

定  價:299
優 惠 價:236( 79折)

 

 
 

最完美的旅遊方式



除了跟團旅遊和自助旅遊,有沒有什麼方式是能夠深入些、輕鬆些;不要花太多錢,但也別吃太多苦;能有相當的自主性,卻不要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換句話說,有跟團旅遊「樣樣都安排好」和自助旅遊「想幹嘛就幹嘛」的雙重好處,卻不必有自助旅遊「經常找不到車」和跟團旅遊「整天都在拉車」的痛苦,到底有沒有這樣兩全其美、兼容並顧的旅遊方式呢?

答案是「有」。

是什麼方式呢?那就是這個系列的主題:全世界LONG STAY,每次一個城市為目標的長時間玩法。

自助旅遊之所以辛苦,是在於你要不斷的移動,移動就要有變數,就難以掌握,所以被迫睡火車站幾乎是所有自助旅遊者共同的噩夢;而跟團旅遊者之所以不爽,也在於不斷的移動,移動就難深入,就只剩匆匆的走馬看花、永遠的浮光掠影,最後除了一堆不知道在哪裡拍的照片之外,什麼也沒留下。

所以「不要動」,至少不要大動,只要小動,只在一個城市裡移動,容易吧?過癮吧?「應該」人人都做得到吧?

你也許會說:一個城市,何足以代表一個國家呢?

拜託,旅遊又不是進香,你覺得在布拉格散步整整一個星期,穿梭大街小巷、坐遍路邊咖啡、看盡風土人情,比起七天內歷經卡洛維瓦里、瑪麗安斯凱蘭澤、布達維札、克倫諾夫、布爾諾、布拉格……日行兩、三百公里、餐風露宿、披星戴月……哪一個比較「深入瞭解」呢?

後者是相親,蜻蜓點水;前者是戀愛,悱惻纏綿……既然在相親中看上了某一位,自然要跟對方多多相處、朝夕廝守,才能真正產生感情啦。

所以你要LONG STAY。

LONG STAY的好處之一,是不用換旅館,每天住在同一個地方,不必每天如驚弓之鳥的聽到「六點起床,六點四十五出行李,七點三十上車」,愛幾時起就起、幾時吃就吃、幾時出門就出門,幾時回來就回來──甚至偶爾不回來也可以,而且、而且,光想到不用每天整理行李,你可能睡到半夜都會笑出來。

好處之二,沒有交通問題,既然是在一個城市,那麼BMW(你一定知道,這是指BUS+METRO+WALK,也知道這不是我發明的)可以解決交通問題,就不會有「糟糕,飛機客滿了」、「糟糕,沒趕上火車」、「糟糕,往那裡的客運今天已經沒了」等種種慘劇,好整以暇,優哉游哉,東張西望,事事新鮮……這才是旅遊的真諦嘛。

好處之三,你可以愛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看多久就看多久,願買什麼就買什麼;更重要的是,你如果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發呆、只想閒晃、甚至只想看著天上的雲,也都OK──出來玩耶,何必搞得那麼累、那麼緊張呀?

好處之四,你可以計畫,也可以不計畫。你可以死捧著旅遊指南,把每一個必經、必到、必吃、必看的「重點」來個通殺、無一遺漏,每天拍上一、兩千張鉅細靡遺、如記事本的照片;也可以走來走去,好像都在同一個地方,甚至連走都不走了,就在公園裡曬太陽、看書──出國看書?哪有人那麼奢侈呀!

沒錯,我就是錢多、時間多、心事少、任務少,我就是大老遠跑到國外來看書,你管我?而且,你做得到嗎?

再說了,這不叫奢侈、這叫奢華。

沒錯,奢華不是很多的錢,而是充裕的時間和廣闊的空間。



你所不知道的以色列



你心目中的以色列是什麼樣子?

炮火連天,不時有飛彈擊碎民房的屋瓦?處處危機、公車下掏出一個又一個炸彈?劍拔弩張、到處都是待命發射的槍枝?……沒去之前,我也這麼想。

結果是出奇的平靜。

首都特拉維夫,跟世界上任何一個中型的大城市沒有兩樣,大樓櫛比鱗次、車輛熙來攘往,人群川流不息……如果不是偶爾看到一兩個戴小帽的猶太教士,你根本就會以為是美國隨便哪一州的哪一個城市,沒特色、沒風格,當然,也就沒什麼好害怕。

那如果是耶路撒冷呢?會不會比較緊張一點?

那倒是,例如到處都有持槍的軍人,不時出現的檢查站,以及……以及沒有了,也就這樣而已,如果你期待(不是期待啦,也就是想當然耳)忽然出現的爆炸聲,那鐵定會大失所望,因為擁擠喧譁的觀光客,塞滿了每一個角落,沒有人在緊張。

即使是手持自動步槍、高大英挺的以色列男女士兵,多半也是表情祥和,甚至自在的談笑著,也許內心時時警戒,不過外表的態度,和大飯店的門房其實沒有兩樣。

偶爾沒有同袍在旁的情況下,也會應遊客(當然是年輕女性!)的要求合拍一張照,帥呆了,也酷斃了。

檢查站是為了上聖殿而設的,長長的人龍,大家言笑晏晏,行禮如儀,反正搭飛機已查慣了,又不搜身,再說山上除了一座清真寺,什麼也沒有。

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的聖殿山上,那個猶太教在此建立、繁衍千年的聖殿山上,竟然除了一座華麗的清真寺之外,什麼也沒有。

也就是說,兩千年前羅馬人滅了猶太國,拆光整座耶路撒冷的聖殿之後,這上面只蓋了一座清真寺。所以,猶太人(以色列人)是不上這兒來的,在這裡流連徘徊的都是穆斯林和觀光客。

猶太人只在山下僅存的那面哭牆邊,祈禱、哭泣,把給上帝的訊息紙條塞入石縫。

哭牆還分男用女用,中間隔開來,女生的部分只是小小一角;男生的則很大,一直延伸到室內部分;不是猶太教徒當然也可以在這裡祈禱,畢竟這個上帝是最早的上帝,也是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的同一個上帝。

一個胖胖的猶太教士領著一群大衛的子孫唱詩、吟誦,他們還在期待救世主的來臨,上帝會獨獨寵愛祂的選民──猶太人。大衛星(也就是以色列國旗上那個六角形)的頭飾在孩子們的髮上閃閃發亮──這就是我們在以色列看得到的、最有猶太教氣息的部分了,他們的教堂會所當然不容我們進入,我們不是上帝的選民。

那麼基督教的氛圍如何呢?那當然是耶穌扛十字架赴義的「苦路」了。這苦路或是真的,但沿途十幾站有點像「看《聖經》說故事」般硬拗出來的,連路線都不延續,不知是為了宗教或是為了觀光,反正不是很自然。

信的人當然無所謂,或慷慨激昂,或痛哭流涕;不信的人則東張西望、好奇拍照,順便買買東西。

哦,忘了告訴你,「苦路」位在伊斯蘭區,沿路滿滿都是賣阿拉伯藝品的店,一個個大鬍子穿長袍的穆斯林,用他們特有的大眼睛瞪著你,分不出是善意或敵意。

也不知他們整天靠著一群信耶穌、或至少對耶穌好奇的人做生意過活,心裡是什麼感受?

但很明顯的,相對於整個還算乾淨整齊的耶路撒冷,這個區又髒又亂。

所以耶路撒冷很怪。

沒來之前,一點也沒想到城裡有猶太區、有伊斯蘭區、有基督教區,甚至是亞美尼亞的天主教區,大家相安無事,黑衣黑帽留鬢角的猶太教士,和白袍白帽蓄鬍子的穆斯林,和來自各地奇裝異服的觀光客,和軍服筆挺攜帶武器的男女士兵,就那麼不和諧的又能相容的處在一起。

作為世界三大宗教聖地的耶路撒冷,既然誰也獨占不了,只好和平共處,而且,好像也沒有那麼難。

但一出了這城,馬上是高聳的通電圍籬,連綿無止境的檢查哨,隨時一觸即發的武裝士兵……觀光客當然到不了,只能遠遠的眺望,聽導遊含糊不清的說明,參酌媒體上斷斷續續的報導,再加上自己的想像。

那好像是另一個國家,那個才是你心目中的以色列。

也到了大名鼎鼎的屯墾區,就像美國或澳洲鄉下的一個農場,供應香濃的牛奶和冰淇淋,簡單樸實的餐食,工作服務的除了以色列青年,還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志願者:在這裡分配工作,學習語言,還有機會走訪全國各地,據說等著參加的隊伍排得好長好長。

可巴勒斯坦人說,那是他們的土地,只要十年沒開發(問題是他們連買農具和肥料的錢也沒有!)以色列政府就據為「國有」,就分配給以色列人屯墾,再也不會還給他們。

所以,這世界上有一個找不到國土的國家──巴勒斯坦。

也有一塊找不到國家的國土──台灣。

話題遠了,反正來到以色列,你好像什麼都看到了,又好像什麼都沒有看到。

應該沒有人存心隱瞞你,但也沒有給你全部的真相──看到大屠殺紀念館裡成堆的鞋子,你當然忍不住含淚;但你永遠看不到的,是巴勒斯坦難民營裡的飢苦。

各取所需吧。讚頌阿拉的,可以在穆罕默德升天的石頭邊膜拜;期待救世主的,可以等待埋在城牆邊的死者全部復活;緬懷耶穌的,可以一步步跟著踏過他的受難之路;純粹來「看熱鬧」的如我,可以把所有的畫面納入鏡頭,回去細細的咀嚼,在胸中堆疊起一塊塊石頭。

還是到死海邊輕鬆一下好了,到了這裡,休閒度假做SPA的飯店長得一模一樣,名字也類似,裝潢設計也相仿,躺在海水裡漂起來看報時,就可以暫時忘記千年來的恩怨情仇……對面是約旦,再遠是埃及,那一頭是敘利亞、黎巴嫩,SO WHAT?觀光客是沒有敵人的。

你所不知道的以色列,其實我也不知道。

縱使去過,還是不知道;讀完了新舊約《聖經》,仍然不知道;以色列太複雜,而歷史太長、世界太大。



一生難忘的畫面



人生中有些景色,是你永遠忘不了的。

出外旅行,大多數的人喜歡照相,或者購買風景明信片,主要的目的,當然是為了把美麗的風景留住。或至少在將來回顧這些圖像時,可以提醒自己回想起來,到過這麼美麗的地方。

不過如果真的用心回憶一下,有一些景色,在初見的那一刻,你就已經確定一輩子忘不掉了,就好像你永遠不會忘記某些異性一樣,根本不待照片或畫面提醒。甚至很多時候,你只是閉上眼睛,那山,那水,那絕世美景,就清清楚楚出現在腦海裡,想揮都揮不掉呢。

旅行各國多年,我當然也有我的「一生難忘的畫面」。



●在澳洲的牧場騎馬



在這裡,第一次看到三百六十度的天際線。

可見澳洲的大草原有多麼遼闊,也才知道昨晚共餐的那對英國老夫妻,為什麼要萬里迢迢跑到這兒來騎馬。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