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皇冠小說 善心女神

善心女神
 LES BIENVEILLANTES

 

作  者:強納森.利特爾

譯  者:蔡孟貞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5/28

電腦編號:374053
類  別:法國文學
系  列:皇冠小說
開  本:18開
頁  數:968
ISBN:978-957-33-2666-3
CIP:876.57

定  價:799
說  明:本書已絕版

 

 
 

開會的日期大概是六月二十七日,接近中午的時候,指揮部全員在學校操場集合,聽黨衛隊兼警察署最高總長訓示。他對我們說,我們的任務在於找出每個躲在我方戰線後面,有可能危害我方弟兄安全的可疑分子,並加以殲滅。

每一個布爾什維克黨黨羽、每一個猶太人,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有可能炸毀我軍的指揮中心,殺害我們的弟兄,破壞我們的運輸幹道,或者將機密情報傳遞給敵軍。我們的任務不是在等對方有所行動後,抓住兇手嚴刑懲罰,而是先一步破獲他們的巢穴,不讓他們有機會得逞。

鑑於我軍行進速度快速,不可能設立集中營集中囚禁管理犯人,因此可疑分子一律殺無赦。你們當中或許有人學過法律,我在此特別指出,蘇聯並未簽署海牙公約,我軍西線將士必須遵守的國際法在這裡並不適用。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們也許會錯殺無辜,可是,唉,這就是戰爭;我們轟炸一座城市時,平民老百姓還不是跟著受害。

雖然這對我們來說是很難受的情況,身為人,身為德國人,天性中感性和細膩的一面總是深受煎熬,這一切他都知道,我們必須戰勝自己,他只能援引大統領的一句話,以大統領親口說的一句話與大家共勉之:身為主將,為了德意志,絕對不容有一絲懷疑。謝謝大家,希特勒萬歲。

最起碼這話說得夠坦白、說得冠冕堂皇,重點還不是要求我們一定要殘忍冷酷,滿口高調避重就輕,唯獨不肯明講的一點就是,我們即將被派往蘇聯。我們會覺得茫然無所從,其實其來有自,更何況,我們這些人毫無實地作戰經驗。

拿我來說,打從我進入國家安全局以來,我的工作幾乎全侷限在法律的相關文件歸檔,我敢肯定我絕對不是特例。柯赫胥負責有關組織方面的事務,連沃格,我們的第四小隊隊長也是來自文書部門。

我軍抵達時,路茨克仍是一片火海。國防軍的勤務兵負責帶領我們前往指揮總部,我軍被迫繞過老城區和堡壘,路線曲折複雜。先遣部隊忙進忙出,忙得不可開交。國防軍逮捕了數百名猶太人和趁火打劫的滋事分子,希望能交由我們處理。大火熊熊燃燒,火勢絲毫不減,看來破壞分子蓄意不讓火熄滅。

一天早上,詹森邀我加入一次行動。這事遲早會來。我早已了然於胸,也徹底想通了。老實說,我對我軍採取的方法的確有所保留,我敞開心胸誠實地探討過,卻還是無法完全理解。

我曾和牢裡的猶太人談過,那些人對我說,在他們心裡,亙古以來,所有的惡皆來自東方,所有的善皆來自西方。一九一八年,他們歡欣鼓舞迎接德軍到來,把德軍當作解放他們的救世主,那些人也以極為人道的方式對待他們;德軍拔營後,佩利烏哈領導的烏克蘭軍又回到這裡大肆屠殺。至於布爾什維克黨,只帶來飢荒。現在,我們又要殺他們。而且無可否認,我們殺了很多人。

儘管無法避免,也非這麼做不可,我仍然覺得這整件事非常不幸。不幸歸不幸,來了還是要面對,對於無法避免的必要行動,我們只能做好心理準備,隨時隨地準備面對它,接受它衍生的後果。閉上眼睛迴避,絕對不是辦法。我接受了詹森的邀約。

昨天夜裡下了一場雨,不過路還算好走,我們在兩片高聳的綠樹牆籬間緩緩行進,陽光點點,樹林阻隔了我們的視線,田野躲在林子後頭。我已經記不清那個小城叫什麼名字了,座落在一條大河畔,距離以前的蘇聯邊境大約只有幾公里遠。兩大民族共居於此,一邊是加里西亞農民,另一邊則是猶太人。我們抵達的時候,現場已經圍起封鎖線。

納格爾指著小城後方的樹林,「刑場就在那裡。」他顯得有些緊張遲疑,他肯定也還沒有殺過人。那些阿斯卡里已經把猶太人集中在城中廣場上,有成年人,也有青少年,他們都是從猶太人居住的巷弄裡一小群一小群抓過來的,被迫跪在地上,一旁有綠衣警察看守,偶爾會吃上幾記拳腳。除了幾聲哀嚎,一切顯得頗為平靜有序。

每輛卡車擠了大約三十名猶太人,總人數大約是一百五十幾人,但是我們只有三輛卡車,得來回走兩趟。等卡車裝滿人之後,納格爾揮手叫我上車,Opel駛進林間小路,卡車在後面跟著。我們來到一片林中空地,封鎖線已經圍起。卡車卸下乘客,納格爾下令挑幾個猶太人先去挖坑,其他的則在一旁等候。一名一級小隊長選了幾名猶太人,一人發一把鏟子,納格爾組織了一組押送隊,小隊立即深入樹林。卡車發動引擎開回去。

我望著那些猶太人,離我最近的那幾個臉色蒼白,但看起來還頗鎮靜。納格爾走過來,大聲地斥責我:「這是必要的,您懂嗎?要從大處著眼,人類的痛苦根本算不了什麼。」

「說得是沒錯,但生命總還是有那麼一點意義。」我搞不懂的就是這一點,我目瞪口呆看著眼前的景象,殺人之易,受死之難,兩者之間絕對不相容。對我們來說,這只是另一個慘澹的工作天,對他們來說,卻是一切的終結。

「就維持這樣,繼續。」一級小隊長咆哮著喊口令,阿斯卡里再次舉起步槍,架上肩頭。納格爾向前一步。「聽我號令……」他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看得出來他很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緒。「開火!」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