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皇冠小說 善心女神

善心女神
 LES BIENVEILLANTES

 

作  者:強納森.利特爾

譯  者:蔡孟貞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5/28

電腦編號:374053
類  別:法國文學
系  列:皇冠小說
開  本:18開
頁  數:968
ISBN:978-957-33-2666-3
CIP:876.57

定  價:799
說  明:本書已絕版

 

 
 

一陣槍響如狂風掃地,眼前隨即籠上一層槍彈煙霧,霧中一片殷紅。被擊倒的猶太人大多往前飛出去,迎面倒進水裡,其中兩個只是軟軟地躺在地上,四肢捲成一團,穩穩停在壕溝邊。

「清理一下,帶下一批上來。」納格爾命令著。烏克蘭人抓起那兩名死者的手腳,合力拋進溝裡,屍體落底,水花砰然四濺,鮮血從面目全非的頭上汨汨直流,在烏克蘭人的軍靴與綠色制服上凝結成塊。

他們再一次扣下扳機。此時,壕溝開始傳出呻吟。「媽的,有人還沒死。」一級小隊長沒好氣地說。「能怎麼辦,把他們收拾掉啊。」納格爾大聲咆哮。一級小隊長命令兩名阿斯卡里上前朝壕溝裡面開火。哀嚎並未因此終止,他們發射了第三發子彈,幾個人就在他們旁邊清理溝沿。然後,又從更遠一點的地方拉來十個猶太人。「納格爾。」我說。「幹嘛?」他的臉色比死人還難看,手槍掛在手上「我到車上等。」樹林裡又傳來幾聲槍響,是綠衣警察朝意圖逃跑的人開槍。壕溝旁,一名猶太人開始啜泣。

類似的生澀很快便成為絕響。幾個禮拜下來,行動指揮官累積了相當的經驗,士兵們也熟悉了行刑的程序,在此同時,每個人似乎都在思索自己在其中的定位,以自己的方式自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晚上吃飯的時候,大夥的話題總繞著這些行動轉,互相比較自身的經歷,有些人語帶傷感,有些則談笑風生。還有些人悶著不說話,這是特別需要留心的一群,因為至今已經發生了兩起自殺案例。

還有一天夜裡,一個人突然驚醒,拿著槍狂掃天花板,我們只好用強的,從後面將他攔腰抱住,一名下級軍官差點因此送命。有些人表現得特別粗暴,有時是出於虐待的病態心理,會毆打人犯,行刑前百般凌虐。上面想盡辦法控制此類脫序行為,但是困難重重,失控的情況時有所聞。

我軍的士兵經常將行刑的過程拍攝下來,拿這些照片到總部交換菸草,他們把照片掛在牆上,只要出錢,要加洗多少就有多少。我們很清楚很多人怕受到軍法懲罰,所以把照片寄回德國老家,有些人甚至做成攝影小集錦,圖文並茂。這個現象著實令軍事高層擔憂不已,他們似乎也苦無對策,在地的軍官則多半睜隻眼閉隻眼。至於我,我手上是司湯達爾的書信集。

我靜靜思索。我想到自己的人生,我走過的人生歷程──一段極其平凡的人生,無論是誰都可能有的人生,但從某些角度來看,卻又是那麼不尋常,超乎想像。而儘管超乎想像,我的人生在本質上還是極其平凡──這樣的人生和這裡發生的一切有何關聯?一定有某種關聯存在,這一點無庸置疑。

的確,我沒有親身參與槍決,也不是我下令開槍,但這不是重點,因為我經常參與這種行動,也協助事前的準備工作,還有事後的報告撰寫。再說,我會被調到行動參謀部,而不是到各分區行動支隊,完全是上天偶然的安排。如果上面交付我領導分區行動支隊,我很可能也會跟納格爾和哈福納一樣,籌畫肅清行動、挖壕溝、叫犯人排成一列,然後高喊「開火!」嗎?答案是肯定的,毫無疑問。

至於另一些人,且不管他們是真心厭惡這種事,還是完全無所謂,總之,他們基於義務和職責所在,認真完成任務,然後從對國家忠心耿耿、抑制個人好惡的堅強自制力及任務艱難等理由,找到成就感,敦促自己益發努力完成交託的使命。「可是,殺人能得到什麼成就感?」他們常常這麼捫心自問,事實上,他們在自律的美德和負責任的態度當中找到了成就感。

遇到婦女,尤其是小孩時,我們的行動會變得出奇艱難,十足噁心的差事。大夥的抱怨沒有斷過,特別是年紀較長有家室的人。面對這些毫無反抗能力的一群人,母親眼睜睜看著孩子被殺,卻無能為力,只能跟著他們同赴黃泉。我們的人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覺得自己跟那些人同樣無力。

「我只想保有完整的自我。」有一天,一名黨衛軍一等兵這麼跟我說,他的心情我很瞭解,但我幫不上忙。

就這樣,集中營的人犯一群一群被帶走,每天少一點。就在新年的前夕,正好輪到我監督行刑。槍擊手都是警察第三一四營的菜鳥,他們自告奮勇,卻毫無經驗常射不準,受傷沒死的人很多。在場的軍官大聲斥責,叫人拿酒給他們壯膽,他們的效率依舊不彰。

鮮血飛濺雪白大地,流入溪谷深處,在冰凍堅硬的地上堆積成一個個小血坑,鮮血不會結凍,只是停止流動,變成黏稠的一團。四周枯死的向日葵,灰黑的莖幹還直挺挺地插在雪地上。所有的聲音,就連哀嚎和槍響都像是包了一層布似的低悶,堆積的雪塊腳一踩就茲喀作響。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