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珥瑪的351本書

珥瑪的351本書
 The 351 Books of Irma Arcuri

 

作  者:大衛.巴賀

譯  者:趙丕慧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4/02

電腦編號:375191
類  別:美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68
ISBN:978-957-33-2653-3
CIP:874.57

定  價:35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大衛•巴賀 David Bajo

成長於美國加州靠近墨西哥的邊境,曾先後就讀密西根州大學與加州大學。在南加州大學教授創意寫作課程之前,曾從事記者與譯者的工作。

目前與同為小說家的妻子艾莉莎•布萊克維及女兒住在南卡羅萊納州哥倫比亞市,《珥瑪的351本書》是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


趙丕慧

一九六四年生,輔仁大學英文碩士。譯有《杜鵑的呼喚》、《臨時空缺》、《少年Pi的奇幻漂流》、《24個比利》、《絲之屋》、《莫里亞蒂的算計》、《穿條紋衣的男孩》、《不能說的名字》、《易經》、《雷峯塔》等書。


 

(愛情+友情+親情)×(著迷+堅定+永恆)÷351本書=我們之間的距離

為了要更靠近,她離我遠去;
為了永遠在一起,所以不在一起。
我們之間的距離,比351本書還遙遠;
我們之間的故事,比351本書更深刻!

我翻過一頁又一頁,期待在某個段落或篇章遇見她。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她其實從來沒有離開過……

她是一個愛書成癡的製書人,藉著裝訂分崩離析的書頁,收編自己的想法與感受。他是一名一絲不苟的數學家,數字是他的母語,機率是他的思想,方程式是他的行事準則。珥瑪和菲利普是密友也是情人,一個用文字來親近世界,一個用數字來解釋世界。

然而,珥瑪有一天卻突然失蹤了!未留下隻字片語,僅留給菲利普她的351本私人藏書。

菲利普也許數過珥瑪的呼吸和眼淚,但他卻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要從《唐吉訶德》、《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等文學鉅作來推測珥瑪的去處;更遑論他將從她親手寫的《彼得.納弗拉提理論》與《滑溜》中,發現自己就是書中那個既敏感又固執的男主角。

菲利普周遭的人事物隨著書頁翻飛起了微妙的變化,有時他找到關於珥瑪的蛛絲馬跡,有時又陷入一段輕狂的回憶。他慢慢地發現,珥瑪從來沒有離他這麼遠,而他也從來沒有這麼靠近她。他終於明白,那些角色定位、記憶片段與情感歸屬……所有關於他生命中可解、不可解的難題,都將濃縮成一個美麗的證明題──「妳在哪裡?」


【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李有成【名作家】何致和•【中正大學台文所教授】郝譽翔•【交通大學外文系教授】馮品佳•【版權經紀人】譚光磊激賞推薦!

如果《風之影》由米蘭昆德拉或符傲思來寫,大概就會是這個樣子!

《珥瑪的351本書》漂亮地將愛、性及數學結合起來,大衛•巴賀用鏡子的反射意象變出他的文字魔術!──【《失竊的孩子》作者】凱斯•唐納修

如果你在閱讀時曾有過自己被寫進某個故事的感覺,那就一定要讀這部小說!──【《失竊的孩子》作者】凱斯•唐納修

大衛•巴賀的首部小說作品優雅而且煽動人心,是關於愛、文學與數學的沉思。──【名小說家】卡爾•艾格納瑪

這故事宛如賈西亞•馬奎茲與數學家戈特洛•弗雷格共同執導的「口白人生」。精彩、神秘、性感,而且詩意。──【名小說家】喬治•辛格頓


珥瑪.艾丘里把她的藏書,一共三百五十一冊精裝本,都遺贈給菲利普.馬斯瑞克。這批藏書中包括她親手撰寫裝訂的五本小說,兩本已出版,三本仍未問世,可是他從來不在乎哪本上市了,哪本依舊塵封。她總會把親手裝訂的書送給他,拿在他手上就像一塊塊冰涼的大理石,分量足,夠平衡。而且不管要不要長途奔波,她總會親手交給他。而這份最後餽贈的通知,是珥瑪住在聖塔巴巴拉的母親用電子郵件寄給他的。他在早晨搭乘渡輪從費城到坎登的路上又重讀了信件,德拉瓦灣升起的春霧把印出的信件弄潮了。他用雙手捧讀,好讓清晨的太陽能穿透紙張,其他通勤族則拿著一疊《費城詢問報》遮擋太陽、霧氣與水花。天氣很冷。

自從第二任妻子在兩人友善的協議後拿走了他們的兩輛車,他就不再開車走富蘭克林大橋而改搭渡輪。他把兩輛車都讓給碧翠絲,其實並不像她和她的律師所想的是什麼友善的表現。在她的律師提出這要求的三十秒內,菲利普就精確地計算出把兩輛車停在費城市區,在經濟和時間上會有何種影響。

所以,他接受這個條件。他自有看事情的眼光──所以他把一切賭在她及她對他的怒火上。他們在瑞登豪斯廣場的公寓也歸她,她為此添了點補償,不過是以他們當初的購屋價格計算,而不是現在這個暴漲的價格。

渡輪把他送到坎登後,他就去上班,只不過是去辭職。然後他沿著河堤走到水族館,在那裡消磨一天,弄清楚了隔開他和魚的玻璃有十一吋厚。他一直等到十一點才打電話到艾丘里家,這樣才不會太早打擾西岸的他們。他是在水族館的步道上打的電話。

艾丘里太太在第三次鈴響時接起電話。百分之九十七的電話都是她接的,所以菲利普並不意外是她的聲音。他問了與遺贈有關的事,但完全沒提到死亡或失蹤之類的話題。他聽著珥瑪的母親說了五分鐘,這時行動電話突然有插撥,是通知他,稍早他辭掉工作的保險公司已經把他移出電信服務名單了。他能體諒他們的憤怒,也很慶幸這突如其來的打岔結束了他和艾丘里太太的談話。她早在二十年前明白他不會娶她女兒後,就不喜歡他了。但她仍舊彬彬有禮,這些年來一直當他是某種親戚,也就是「不會娶我們女兒的那個人」。無論何時他去艾丘里家過感恩節,都會被安排坐在珥瑪交往中的情人旁邊,彷彿是她母親永遠不斷變化中的追求者量表上的下一號。

他從艾丘里太太簡短的談話中得知,珥瑪只是名義上不在人間。艾丘里太太向他擔保,要是她真的死了,她會親自打電話給他。可是,他卻從她的聲音一點點地受到侵蝕──她的動詞使用比例隨句下降──聽出了端倪,這名義上的死亡與實際上的死亡幾乎同樣令人傷心、同……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