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鏡像姊妹

鏡像姊妹
 The Asylum Prophecies

 

作  者:丹尼爾.凱斯

譯  者:趙丕慧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6/04

電腦編號:375195
類  別:美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52
ISBN:978-957-33-2676-2
CIP:874.57

定  價:38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他轉頭對索耶說:「我會處理,護士,妳可以回軍人病房的護理站了。」

索耶猶豫了一下,隨後大踏步離開。

「芮文,妳有沒有怎麼樣?」

「特迭斯古老師攻擊我以前,問我是不是還記得之前我在他辦公室桌上看到的東西。我以為那是表演筆記,可是他說那是他寫的預言,還要我背誦一遍。然後,他就說他得殺了我,因為那是龍牙行動的計畫,只有他的17N和穆艾格同志能知道。」

她父親抓住她一隻胳臂。「快,跟我來!」

「他到底在說什麼啊?爸,穆艾格到底是什麼?」

她父親匆匆把她帶進辦公室,還鎖上了門。「沒時間解釋了,芮文。」

「他要我背三個詩節,想知道我還記不記得。第一詩節是──」

「別告訴我,芮文。」

「怎麼了?」

「萬一我被捕被審訊,我恐怕會說出來。」

「你嚇到我了。」

「對不起,可是我們動作得快點,有幾千條的性命可能會受害。妳以前聽過我給妳這個指令。芮文,睡覺。」

……他想催眠妳,芮文,別聽……

她聽見妹妹的警告,卻不由自主閉上了眼睛。

「複述我的指令,芮文。」

她低聲說:「芮文,睡覺。」然後就軟綿綿的了。

她感到父親的手貼著她的額頭。「芮文,妳現在要再入睡,就跟以前一樣。妳睡得很沉;妳看見柳樹在哭泣;妳聞到花園裡的玫瑰花;妳感覺到微風輕拂妳的臉;看黃色、橘色的蝴蝶。不要理會心裡面妳雙胞胎妹妹的聲音,她在嫉妒,嫉妒妳能生下來。乖,睡吧。沉沉地睡,睡到我把妳叫醒為止。」

……小心啊,芮文,以前他都會解釋為什麼催眠妳,別投降……

太遲了。她已經在花園裡,躺在草地上了。他的聲音在寂靜中迴盪。「妳不會記得傑森•特迭斯古的預言。妳會把它埋進潛意識裡,被妳的恐火症和妳妹妹的懼高症牢牢看守住。等到妳聽見有人說:『17N敗亡了,穆艾格敗亡了』,妳才會想起預言的內容,並告訴中情局或是聯邦調查局。好,重複這兩句開啟預言的話。」

「17N敗亡了,穆艾格敗亡了。」

「我現在要數到五,然後說:『芮文飛』,妳就會醒過來。一、二、三、四、五。芮文飛。」

她睜開了眼睛。

「芮文,妳記得什麼?」

「索耶護士幫我梳頭,然後換衣服。」

「好極了。來,跟我到交誼廳去,帶餅乾跟果汁去給士兵。」

她仍然在發抖,跟著她父親走出辦公室。「記住,芮文,這樣子對治療很好──不管是對他們還是對妳──讓我們的美國和希臘的傷兵說出他們的戰爭恐懼。」他輕輕把她推進交誼廳。「可別打情罵俏喔。」

芮文在門口停下。男人,有的是腿或手臂打石膏,把輪椅轉過來,對她微笑。有的在玩多米諾骨牌,也抬頭看,朝她揮手。

透過玻璃隔間她看見索耶在護理站裡,監視著。

她大搖大擺走進交誼廳。這裡是舞臺?還是電影場景?她在病人群中走動,知道大家都想摸她。許多病人是因為彈震症而入院,還是戰爭疲乏?現代的說法是什麼?喔,對了,創傷後壓力失調。看他們盯著她看的模樣,她知道他們真的是壓力超大。

索耶有一次說,最好能讓他們跟糖果舞孃訴說波灣戰爭的回憶,而不是向臨床醫師或是精神病房的護士傾訴,可是每次索耶都會問她病人說了什麼。

她向傷兵揮手。有一個送她飛吻。一名希臘下士一手握拳在兩腿間做抽動的動作。芮文轉過頭不看。她看見有個坐輪椅的人背對著護理站,滿臉都是繃帶,左臂吊著懸帶,一定是新來的病人。他用健全的那隻手對她揮了揮。

她走過去,輕撫他的額頭。「你好嗎?」

他低聲說:「現在有妳軟軟的手放在我額頭上,好多了。」他的聲音低沉渾厚,帶著一絲希臘口音。

「你英文說得真好。」

「我當過交換學生到美國去念書。」

「你叫什麼名字?」

「左巴。」

她呵呵笑。「希臘左巴(1)?你在糊弄我。」

「但願如此。」

她眨眨眼。「我要叫你『戴白紗布面具的人』。」

她四下環顧,找尋她最喜歡的看護。年輕的普雷頓•艾里埃德在這兒,在靠窗的桌子那兒發牌。她知道普雷頓跟美國大兵賭博,賭注是火柴棒,後來再兌換成錢。她朝打牌的那桌過去。

突然間有什麼爆裂的聲音,很像是汽車逆火。普雷頓一下子跳了起來,撞翻了桌子。「全部離開交誼廳!回到病房去!」他從罩衫下掏出一把自動手槍,往走廊衝去。

……芮文,這個瘋人院裡的看護還用得著帶手槍啊……?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