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臨時空缺

臨時空缺
 The Casual Vacancy

 

作  者:J.K.羅琳

譯  者:趙丕慧
     林靜華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3/01/28

電腦編號:375251
類  別:英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496
ISBN:978-957-33-2967-1
CIP:873.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2

「巴利•費柏拉死了!」露絲•普萊斯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她幾乎是用跑的衝上冷颼颼的花園小徑,趕在丈夫出門上班前好跟他多相處幾分鐘。她沒有在玄關停下來脫外套,圍著圍巾、戴著手套便衝進廚房。賽門和他們的兩個青春期兒子正在吃早餐。

她的丈夫楞了一下,一小塊吐司舉向嘴邊時停在半空中,隨即以戲劇性的慢動作徐徐放下。兩個男孩都穿著學校制服,眼光在父母身上來回逡巡,微微感到興趣。

「他們認為是動脈瘤破裂,」露絲說,順著一根根手指依序脫下手套、鬆開圍巾、解開外套鈕釦時仍有點喘。這個皮膚黯沉、身材瘦削的婦人有著一雙深沉、憂傷的眼睛,藍色的護士服倒是挺適合她的。「他倒在高爾夫球場——珊曼莎和邁爾斯•摩里森把他送到醫院——後來柯林和泰莎•沃爾也來了……」

她走回玄關掛她的衣物,又及時返回廚房回答賽門的高聲發問。

「什麼是通脈瘤?」

「動,動脈瘤。腦動脈破裂了。」

她快步走向水壺,點上火,然後清理流理檯上散落在烤麵包機四周的麵包屑,一邊繼續說話。

「他的腦部會大量出血,可憐啊,可憐他的妻子……一定嚇壞了……」

露絲一時心有戚戚焉,雙眼越過廚房窗外一片覆蓋白霜的草地,凝望著遠方山谷上淡粉與淺灰色的天空、荒涼一如骨架的修道院,以及從「山頂小築」望出去的壯麗風光。派格福鎮入夜後只剩一簇簇凝聚在遠處黑暗窪地中閃動的燈火,此刻已顯現在冷颼颼的陽光下。但露絲對它視而不見。她的心仍在醫院,看著瑪麗從巴利停屍的房間走出來。他身上所有失效的急救工具都被拔除了。露絲•普萊斯毫不保留的衷心憐憫那些她認為和她處境相同的婦女。「不,不,不,不,」瑪麗哀號,那種本能的否定在露絲心中激起迴響,因為她又隱約看到自己相同的處境……

她不敢繼續想下去,便轉身去看賽門。他一頭淡褐色的頭髮依然濃密,骨架子也幾乎和他二十多歲時一樣結實,眼角的細紋幾乎看不出來,但露絲中斷很長一段時間後重回醫院,卻又再一次正面遭遇人體機能可能發生故障的一百萬零一種方式。她年輕時看過更多生離死別,此刻她明白他們都仍活著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他們不能想辦法救他嗎?」賽門問,「把它堵住?」

他的口氣聽起來有點灰心,彷彿醫療業因拒絕做這種簡單明瞭的事而再度使業界蒙羞似的。

安德魯忍不住覺得好笑,他最近發現他的父親養成一種習慣,老是以粗俗無知的意見來對抗他的母親使用醫學專有名詞。腦出血。把它堵住。他的母親不明白他的父親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始終都不明白。安德魯吃著他的「維他麥」,內心生起一股強烈的憎恨。

「他們把他送來時已經太遲了,」露絲說著,往茶壺裡扔了幾個茶包,「他死在救護車上,救護車抵達醫院以前他就死了。」

「真要命,」賽門說,「他幾歲?四十?」

但露絲的注意力轉移開來。

「保羅,你的頭髮後面糾成一團了,你到底梳頭了沒有?」

她從她的手提袋掏出一把梳子放進她的小兒子手中。

保羅用梳子用力梳他又密又亂的頭髮時,賽門問:「毫無警訊嗎?」

「他顯然頭痛好幾天了。」

「啊,」賽門說著,咀嚼口中的吐司,「他都沒理會?」

「唉,是啊,他理都不理。」

賽門嚥下吐司。

「由此可見,不是嗎?」他先知灼見地說,「自己平時得小心點。」

好有智慧。安德魯輕蔑地想。好有深度。原來巴利•費柏拉腦血管破裂是他自己的錯。你這個自以為是的混蛋。安德魯在腦子裡大聲對他父親說。

賽門忽然舉起他的餐刀指著他的長子,說:「喔,對了,他要去找工作了,那個披薩臉。」

露絲嚇一跳,眼光從丈夫身上轉向她的兒子。安德魯低頭望著面前那一碗米黃色的麥片粥,泛紫的臉頰上長了許多冒出油光的青春痘。

「是啊,」賽門說,「這個懶惰的小兔崽子得開始賺錢了,假如他想抽菸,他得用他自己賺來的錢去買菸,我們不用再給他零用錢了。」

「安德魯!」露絲祈求的聲音說,「你該不會——?」

「喔,會,他會,他在柴房被我逮到了。」賽門說,一臉的惱怒。

「安德魯!」

「不能再跟我們要錢了,你要抽菸,自己買。」賽門說。

「可是我們說過了,」露絲低聲抱怨,「我們說過,他馬上要考試——」

「從那麼爛的模擬考成績來判斷,他能拿到畢業證書就算運氣好了。他可以提早去麥當勞打工,多累積一些經驗。」賽門說,站起來把椅子推好,欣賞安德魯低垂的腦袋,他長滿青春痘那邊的臉頰。「因為老子不會支持你重考,老兄,一次不過就到此為止。」

「喔,賽門!」露絲責備地說。「怎樣?」

賽門朝他的妻子啪啪跨出兩步,露絲急忙往後縮靠在洗碗槽上。保羅手中的粉紅色塑膠梳子掉了下來。

「老子才不會供應這個小兔崽子的不良習慣!他媽的麻子臉,敢在你老子的柴房內抽煙!」

賽門說到「你老子」時在他自己的胸膛上捶了一下,沉重的敲擊聲使露絲不由自主瑟縮了一下。「我在那個小兔崽子的年紀時就會賺錢養家了,他如果想抽菸,他可以自己賺錢,知道吧?知道吧?」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