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延伸閱讀

相同作者

聖誕小豬:《哈利波特》作者J.K. 羅琳最新作品!只要還存有一絲希望,沒有東西會永遠喪失。因為愛,讓我們永存不朽!

哈利波特(6)混血王子的背叛【繁體中文20週年紀念版】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哈利波特(4)火盃的考驗【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伊卡伯格:J.K. 羅琳寫給孩子的床邊故事,也是獻給所有仍保有赤子之心的大人的原創奇幻童話!
 
相同系列
巴黎圖書館
第八位偵探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后翼棄兵:NETFLIX史上最強神劇經典原著小說
無星之海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作  者:J.K.羅琳

譯  者:彭倩文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8/07

電腦編號:375331
類  別:英國文學/奇幻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352
ISBN:978-957-33-3556-6
CIP:873.57

定  價:420
優 惠 價:332( 79折)

 

 
 

那天下午,他發現自己無法專心處理鑽頭業務,五點鐘踏出公司大樓時,他心裡還在惦記著這件事,以致一頭撞上站在門口的一個人。
「對不起,」他低聲道歉,那個小老頭被撞得差點跌倒。過了幾秒之後,德思禮先生才發現,這人身上穿了件紫羅蘭色的斗篷。對於剛才差點就被撞得跌成狗吃屎,他似乎一點也不生氣。相反地,他臉上綻出燦爛的笑容,用一種令路人側目的尖銳嗓音說:「不用說對不起,我親愛的先生,今天什麼事都氣不到我!太樂了,因為『那個人』終於走了!就連你這種麻瓜也該好好慶祝一下,今天真是太樂、太樂了!」
老頭摟一摟德思禮先生的腰,便走開了。
德思禮先生像生了根似地呆站原地。他剛才被一個百分之百的陌生人摟了一下,他還記得自己被叫做什麼「麻瓜」,天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他嚇壞了,連忙跑上車,疾駛回家,心中暗暗希望這一切全都只是他的想像,這是他過去從來沒想過的事情,他向來非常不屑所謂的想像力。
一駛入四號的私人車道,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件不能讓他心情好轉的事──那隻早上瞥見的虎斑貓,牠現在坐在他家的庭院圍牆上。他百分之百地確定這是同一隻貓;牠眼睛周圍的斑紋跟早上那隻貓一模一樣。
「噓!」德思禮先生大聲喝道。
那貓一動也不動,只是抬起頭來,狠狠地盯他一眼。這難道是一隻正常的貓應有的行為嗎?德思禮先生不解地想著。他先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再踏進家門。他仍然依照原先的主意,決定不要跟他太太提起任何事。
德思禮太太度過了美好正常的一天。她在晚餐時鉅細靡遺地報告隔壁鄰居家的母女問題,以及達力又如何學會了另一句話(「絕不!」)。德思禮先生努力讓自己表現正常。把達力哄上床之後,他走進客廳,正好聽到當天晚間新聞的最後一節報導。
「最後,來自全國各地賞鳥人的報告顯示,我國的貓頭鷹,今天表現出極端異常的行為。貓頭鷹一般都在夜間狩獵,白天通常完全不見蹤影,然而從今晨日出開始,目前已有數百位目擊者報告,看到貓頭鷹在各處飛來飛去。專家也無法解釋,貓頭鷹為何會突然改變牠們的睡眠習慣。」說到這裡,播報員讓自己露齒而笑,「這實在是太神秘了。現在把鏡頭轉交給吉姆.麥高芬,聽聽氣象報告。今天晚上還會再下貓頭鷹雨嗎,吉姆?」
「好的,泰德,」氣象播報員說,「這我並不清楚,不過今天行為異常的不只是貓頭鷹而已。來自肯特郡、約克夏郡,以及丹地等地的觀眾都曾來電表示,今天並未如我昨日所預報的下雨,反而是下了許多的流星!也許是大家提早開始慶祝烽火夜──這應該是下禮拜的事吧,朋友們!不過我可以保證,今晚一定會下雨。」
德思禮先生嚇得呆坐在他的扶手椅上。全英國都在下流星雨?貓頭鷹在大白天跑出來亂飛?街上到處都是些穿著斗篷的怪人?還有一種耳語,一種關於波特家的耳語……
德思禮太太端著兩杯茶走進客廳。情況不妙,他必須把事情告訴她。他緊張地清清喉嚨。「呃── 佩妮,親愛的──妳最近該沒聽到妳妹妹的什麼消息吧?」
正如他意料之中的,德思禮太太顯得又驚又怒。畢竟平常他們只是假裝她沒有妹妹罷了。
「沒有,」她尖刻地說,「幹嘛?」
「剛剛看到一些奇怪的新聞,」德思禮先生嘟囔著,「貓頭鷹……流星雨……我今天還在城裡看到很多怪裡怪氣的人……」
「那又怎樣?」德思禮太太厲聲吼道。
「嗯,我只是在想……也許……這跟……妳知道……這跟他們那群人有些關係。」
德思禮太太噘嘴啜飲她的熱茶。德思禮先生在心裡盤算,自己有沒有勇氣把他聽到「波特」這個名字的事情告訴她,最後還是不敢。他反而故作輕鬆地開口說:「他們的兒子── 現在年紀也該跟達力差不多大了吧?」
「大概吧。」德思禮太太板著臉答。
「他叫什麼名字來著?霍華,對不對?」
「叫哈利。真難聽,俗氣死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喔,沒錯,」德思禮先生說,他的心猛地往下沉,「是的,我也這麼以為。」
他就此不再提這件事,隨後他倆就上樓睡覺。德思禮太太在浴室梳洗的時候,德思禮先生躡手躡腳溜到臥室窗口,仔細打量前院。那隻貓還坐在原處,牠凝神望著水蠟樹街,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是他自己在胡思亂想嗎?難道這一切都跟波特家完全無關?如果這是……如果這真的牽涉到那一對── 唉,他想他是絕對受不了的。
德思禮夫婦上床睡覺。德思禮太太很快進入夢鄉,德思禮先生卻睜大眼躺在床上,思索各種可能的情況。他在入睡前想到一個令他稍感安慰的念頭:就算這真的跟波特家有關,他們也沒有理由來干擾他和他太太。波特家心裡很清楚,他和佩妮對他們那種人是何觀感……就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怪事,他也完全看不出,他和佩妮有會被捲入其中的可能。他打個哈欠,再翻個身。不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
他真是大錯特錯。
德思禮先生或許已在輾轉反側之間漸漸入睡,外面牆頭上的那隻貓,卻不顯一絲睡意。牠像雕像般地端坐不動,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視水蠟樹街遠處的轉角。當鄰街的一輛車砰地一聲關上車門,或是兩隻貓頭鷹在上空呼嘯而過時,牠也不曾稍稍受到驚動。事實上,直到將近午夜的時候,這隻貓才開始挪動身軀。
一名男子出現在貓持續守望的街角,他的出現如此安靜而突然,讓人覺得他彷彿是直接從地上冒了出來。貓的尾巴微微抽動,眼睛也瞇了起來。
水蠟樹街上從來沒見過像這樣的男人。他又高又瘦,而且非常老,這是從他那銀白閃亮,長得足以塞進腰帶的頭髮和鬍鬚來判斷。他穿著長袍,罩一件拖到地的紫色斗篷,腳上踏著一雙鑲環扣的高跟鞋。淡藍色的眼睛十分明亮,在半月形的眼鏡後面閃爍發光,他的鼻子長而扭曲,看起來就好像是鼻梁至少斷過兩次以上。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阿不思.鄧不利多。
阿不思.鄧不利多似乎並不明白,自己正踏入一條從他的名字到他的靴子全都不受歡迎的街道。他忙著伸手在斗篷裡面摸索,尋找某樣東西,但似乎又覺得有人在監視他。他突然抬起頭望著那隻貓,牠仍然坐在對街的牆上凝視著他。由於某種原因,這隻貓的樣子似乎令他覺得非常有趣,他咯咯輕笑並喃喃自語:「我早該想到了。」
他在衣服內袋找到了他要的東西,看起來像一個銀色打火機。他將它輕輕彈開,高高舉起,按一下,離他最近的一盞街燈啪地一聲迅速熄滅。他又按一下 ── 下一盞燈開始明滅不定地閃爍,隨即變成一片漆黑。他總共按了十二次熄燈器,直到整條街上的光源只剩下遠方兩個針尖大的光點,也就是那隻貓的眼睛。如果現在有人望著窗外的景象,就算是眼睛特尖的德思禮太太,也沒辦法看清發生在她家門前的任何事情。鄧不利多把熄燈器扔進斗篷內袋,開始沿著街道走向四號,到達之後,他在那貓旁邊的牆上坐了下來,並不看牠。過了一會兒之後,他突然開口對牠說話。
「真高興能在這兒見到妳,麥教授。」
他轉過頭來對虎斑貓微笑,但貓已經不見了。此刻迎接他笑臉的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嚴肅的女人,臉上戴著一副形狀跟貓眼睛周圍斑紋一模一樣的方框眼鏡。她同樣也穿著斗篷,顏色是翡翠綠。她的黑髮紮成一個嚴整的髮髻,神情顯得非常慌亂。
「你怎麼知道那是我?」她問。
「我親愛的教授,我從來沒看過有哪隻貓的姿勢會這麼僵硬。」
「要是你在磚牆上坐了一整天的話,也會變得那麼僵硬。」麥教授說。
「一整天?那妳怎麼有時間參加慶祝呢!我這一路上至少經過了十二場狂歡會呢。」
麥教授不悅地嗤了一聲。
「喔,是啊,所有人都在慶祝,這也就罷了,」她急躁地說,「你以為他們應該會小心一點,結果不是──甚至連那些麻瓜都注意到有某些事情不太對勁,而且還登上了他們的新聞節目。」她轉過頭,望著德思禮家漆黑的客廳窗戶。「我全都聽到了。成群結隊的貓頭鷹……流星……嗯,他們倒也不算太笨。肯特郡下了場流星雨── 我敢說那一定是迪達勒斯.迪歌搞的鬼,他這個人向來就少根筋。」
「妳不能怪他們,」鄧不利多溫和地說,「這十一年來,好不容易才有這麼一件值得慶祝的事。」
「這我知道,」教授忿忿地說,「可是也沒道理讓我們喪失理智嘛。大家實在是太不小心了,大白天就跑到街上去,甚至沒換上麻瓜的衣服,就站在那裡互相交換秘密情報。」
她歪頭瞄了鄧不利多一眼,像是希望他會向她說些什麼,他沒有開口,於是她繼續說下去:「在『那個人』終於消失的好日子,要是讓麻瓜發現到我們的存在,那可就太精采了。我想他是真的走了吧,鄧不利多?」
「好像真的是這樣,」鄧不利多說,「我們實在應該對此心存感激。妳要不要吃一個檸檬雪寶?」
「一個啥?」
「一個檸檬雪寶,這是一種我非常喜歡的麻瓜甜品。」
「不用了,謝謝你,」麥教授冷淡地答道,似乎認為目前並不是吃檸檬雪寶的恰當時機。「就像我剛才說的,就算『那個人』已經走了 ──」
「我親愛的教授,像妳這樣明理的一個人,當然可以直呼他的名字吧?這些『那個人』之類的無聊話 ──這十一年來,我一直試著說服大家去直呼他的名字:佛地魔。」麥教授瑟縮了一下,鄧不利多正忙著掰開兩個黏在一起的檸檬雪寶,並未注意到她的反應。「如果我們老是叫他『那個人』,事情會變得越來越混亂。我就看不出,直呼佛地魔的名字,有什麼好怕的。」
「我知道你不怕,」麥教授用半帶惱怒、半是崇拜的語氣說,「可是你不一樣啊。大家都知道你是那個── 喔,好吧,佛地魔── 唯一害怕的人哪。」
「妳太抬舉我了,」鄧不利多平靜地表示,「佛地魔擁有我永遠也無法獲得的力量。」
「那只是因為你這個人太── 好吧 ── 太高尚了,不屑去使用那種力量。」
「還好這裡黑得很。甚至在龐芮夫人稱讚我的新耳罩的時候,我的臉也沒紅得那麼厲害過。」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