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哈利波特(2)消失的密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哈利波特(2)消失的密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Harry Potter and the Chamber of Secrets

 

作  者:J.K.羅琳

譯  者:彭倩文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9/11

電腦編號:375333
類  別:英國文學/奇幻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400
ISBN:978-957-33-3590-0
CIP:873.57

定  價:480
優 惠 價:379( 79折)

 

 
 

1. 最慘的生日




水蠟樹街四號在早餐時爆發了一場衝突,這種情形自然不是第一次發生。威農.德思禮先生在今天一大早,就被他外甥哈利房間的響亮嗚嗚啼聲給吵醒。
「這是這禮拜第三次了!」他對著餐桌對面吼道,「要是你沒辦法控制住那隻貓頭鷹,牠就得滾!」
哈利又一次地張開嘴巴,企圖解釋。
「她覺得無聊嘛,」他說,「她習慣在戶外飛來飛去,要是我可以在晚上把她放出去……」
「你以為我是笨蛋嗎?」威農姨丈厲聲喝道,一小塊煎蛋掛在他濃密的鬍鬚上晃來盪去,「那隻貓頭鷹放出去以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我心裡可清楚得很。」
他跟他的妻子佩妮臉色陰沉地互望了一眼。
哈利想要反駁,但德思禮夫婦的兒子達力,正好在此時打了一個又響又長的飽嗝,完全掩蓋住哈利的聲音。
「我還要再吃一點培根。」
「鍋子裡還剩下一些,小甜心,」佩妮阿姨說,用迷濛的眼神望著她肥壯的兒子,「我們得趁這個機會把你給餵飽……學校裡的食物聽起來好像很不像樣……」
「胡說,佩妮,我在司梅汀念書的時候,可從來沒餓過肚子,」威農姨丈真心地表示,「達力吃得夠多了,是不是啊,兒子?」
胖得屁股肉從廚房椅子兩旁垂下來的達力,咧開嘴笑笑,然後轉向哈利。「替我把鍋子拿來。」
「你忘了說那個魔咒。」哈利沒好氣地答道。
這句簡單的話,對這家人造成了難以置信的驚人效果:達力倒抽了一口氣,砰地一聲從椅子上摔下來,把整個廚房撞得連連搖晃;德思禮太太發出一聲微弱的尖叫,用雙手摀住嘴巴;德思禮先生跳了起來,太陽穴邊的青筋不停地抽動。
「我指的是『請』!」哈利趕緊解釋,「我並不是指 ──」
「我是不是告訴過你,」他的姨丈怒聲咆哮,口水全都噴到了餐桌上,「絕對不准在我們家裡提到那個『ㄇ』開頭的字?」
「可是我──」
「你竟敢恐嚇達力!」威農姨丈氣得大吼,往餐桌上重重捶了一拳。
「我只是 ──」
「我警告你!我絕對不許你在這個屋簷下做出反常的舉動!」
哈利的目光從他那氣得臉色發紫的姨丈,轉向面無血色的阿姨,她現在正努力想把達力從地上拉起來。
「好吧,」哈利說,「好吧……」
威農姨丈重新坐下,大聲用力呼吸,活像一頭氣喘咻咻的大犀牛,他斜歪著頭,用他銳利小眼的眼角餘光仔細打量哈利。
自從哈利放暑假回家之後,威農姨丈就一直把他當作一枚隨時可能會爆炸的炸彈,因為哈利並不是一個平凡的男孩。事實上,他的不平凡已經到了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
哈利波特是一個巫師──一個剛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修完一年級課程的巫師。哈利回來過暑假,自然是讓德思禮家覺得很不高興,但哈利的心情絕對比他們難過百倍。
他非常想念霍格華茲,想念到就像是患了一種長期難以痊癒的胃痛。他想念那座藏著秘密通道和幽靈的城堡,想念他的魔法課程(但或許不包括魔藥學老師石內卜)、由貓頭鷹送達的郵件、在餐廳中盡情享用的宴會大餐、塔樓寢室中讓他一夜好眠的四柱舊式大床,以及到禁忌森林旁小木屋去拜訪獵場看守人海格的悠閒時光。而在這點點滴滴的回憶中,他最懷念的還是魔法世界中最受歡迎的運動魁地奇。(一種由六根高聳的球門柱,四個飛翔的球,與十四名騎著飛天掃帚的球員所組成的運動。)
哈利一回到家,他所有的符咒課本、他的魔杖、長袍、大釜以及最高檔的飛天掃帚光輪兩千,就全都被威農姨丈鎖進樓梯下的碗櫥。即使哈利因為整個暑假沒練習,而失掉魁地奇學院代表隊球員的資格,德思禮家的人又怎麼會在乎呢?就算哈利在回到學校時連半點作業也沒寫,德思禮家的人大概也不會把這當一回事吧?德思禮家是巫師所謂的麻瓜(血管中完全沒有半滴魔法血液),在他們看來,家中出了一名巫師,實在是一種難以啟齒的莫大恥辱。威農姨丈甚至把哈利的貓頭鷹嘿美關在籠子裡,以免她跑出去送信給魔法世界中的任何人。
哈利跟這家人長得一點也不像。威農姨丈是個胖得看不見脖子,還留了一把濃黑鬍髭的大塊頭;佩妮阿姨長了一張長馬臉,瘦得前胸貼後背;達力有著一頭金髮和粉紅色的皮膚,胖得活像頭豬公。但哈利卻跟他們完全不同,他身材瘦小,有著一雙晶光閃爍的鮮綠色眼睛,和一頭總是凌亂不堪的漆黑頭髮。他戴著圓框眼鏡,額上有一道淡淡的閃電形疤痕。
也就是這道傷疤,讓哈利顯得格外與眾不同,甚至在魔法世界中也是如此。這道疤痕是哈利神秘身世所留下的唯一線索,隱約暗示出他十一年前被丟棄在德思禮家台階上的真正原因。
哈利只有一歲大的時候,由於某種不可解的原因,他僥倖逃過有史以來最厲害黑巫師佛地魔王的詛咒,奇蹟似地存活下來,直到今天,大多數巫師和女巫依然心存餘悸,不敢直呼這位黑巫師的名字。哈利的父母慘死在佛地魔的手下,但哈利卻幸運地逃過一劫,只留下額上的閃電形疤痕,而由於某種不可思議的原因──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麼──佛地魔的法力也在無法殺死哈利的那一刻,被完全摧毀了。
於是哈利就這樣交由他死去母親的姊姊撫養長大。他和德思禮家共同生活了十年,從來不明瞭自己為什麼總會在無意間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並且對德思禮夫婦捏造的故事深信不疑,認為他額前的傷疤,其實是那場殺死他父母的車禍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然後,更精確地說是在一年以前,當霍格華茲寫信給哈利時,整件事情才真相大白。哈利前往巫師學校就讀,他和他的疤痕在那裡都非常有名……但現在學年已經結束了,他只好回來和德思禮家共度暑假,重新回到被當作一頭骯髒臭狗的悲慘生活。
德思禮家人甚至不記得今天恰好是哈利的十二歲生日。當然,他的期望並不高;他們過去從來沒給過他一份像樣的生日禮物,更別說是蛋糕了──但是像這樣的完全忽視……
就在此時,威農姨丈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喉嚨,開口說:「聽著,我們大家都曉得,今天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哈利抬起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很可能會在今天,做成我事業生涯中最大的一筆生意。」威農姨丈說。
哈利又開始低頭啃他的吐司。事情很明顯,哈利心酸地想著,威農姨丈指的自然是那場愚蠢的晚宴。這兩個禮拜以來,他開口閉口全都在談這件事。有某個有錢的建築商和他的太太要到家裡來吃晚餐,而威農姨丈希望能從他那裡拿到一張大訂單(威農姨丈的公司專門製造鑽頭)。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