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哈利波特(4)火盃的考驗【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哈利波特(4)火盃的考驗【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Harry Porrer and The Gobler of Fire

 

作  者:J.K.羅琳

譯  者:彭倩文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2/26

電腦編號:375336
類  別:英國文學/奇幻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768
ISBN:978-957-33-3639-6
CIP:873.57

定  價:699
優 惠 價:552( 79折)

 

 
 

近年來謎屋的有錢屋主既不住在那裡,也沒拿它來做任何用途;村子裡謠傳,他保有這棟房子純粹是為了解決「稅務問題」,但沒有人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過那位富裕的屋主,還是繼續花錢請法蘭克替他打理庭院。法蘭克都快要七十七歲了,他的耳朵變得很不中用,傷腿比以前更不靈活,但在天氣晴朗的日子裡,還是可以看到他慢吞吞地在花圃間走動,只是雜草已漸漸把他淹沒。
法蘭克必須對付的並不只是雜草而已。村子裡的男孩養成了朝謎屋窗口扔石頭的習慣,他們騎腳踏車碾過法蘭克苦心呵護的平坦草坪,有一兩次甚至還闖入老屋,把這當作是一種冒險的挑戰。他們知道老法蘭克為這棟屋子與庭院耗費了無數心力,而他手裡揮舞著手杖,朝他們哇哇嘶吼,一跛一跛越過花園的怪相,讓他們覺得非常逗趣。但法蘭克卻認為,這些男孩之所以會這樣折磨他,完全是因為他們受了父母親與祖父母的影響,同樣也把他看作是一名殺人犯。因此當法蘭克在八月某日的深夜醒來,看到老屋樓上出現異狀時,他只是以為,那群男孩又換了個更厲害的方法來懲罰他。
那晚,法蘭克是被他的傷腿痛醒的;上了年紀以後,腿痛變得比以前更加嚴重。他爬下床,跛著腿下樓走到廚房,想要重新把熱水瓶裝滿,用來敷敷僵硬的膝蓋,好疏通血路減輕疼痛。他站在水槽前裝水時,不經意地抬起頭望著謎屋,正好看到樓上的窗口散發出忽明忽暗的閃爍光芒。法蘭克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群男孩又闖進主屋,照那種搖曳不定的光線來看,他們肯定是點著了火。
法蘭克沒有電話,況且,打從警方因瑞斗家命案,將他收押偵訊之後,他就變得非常不信任警察。他立刻放下水壺,奮力拖著傷腿,用最快的速度趕回樓上。沒過多久,他就穿戴整齊的回到廚房,從門邊的勾環取下一支生蛌甄藐_匙。他抓起靠在牆邊的手杖,踏入屋外的夜色。
謎屋的大門並沒有被破壞的跡象,窗戶也依然完好如初。法蘭克一跛一跛地繞到屋子後面,走到一扇幾乎被常春藤完全掩蓋的門前,掏出那把舊鑰匙,插進鎖孔,安靜無聲地打開了門。
他走進了這間又大又深的廚房。法蘭克已經很多年沒有踏進這裡了,儘管周遭一片漆黑,他仍清楚記得通往門廳的房門位置。他摸索著朝門走去,一股腐敗的氣味竄進他的鼻孔,他豎起耳朵,仔細傾聽樓上是否有腳步聲或是說話聲。他走到了門廳,這裡的大門兩旁各有一大扇落地窗,因此光線稍稍亮了一些。他開始爬上樓,心中暗暗感謝堆積在石梯上的厚厚灰塵,讓他的腳步聲和手杖聲減輕了許多。
一爬上樓,法蘭克往右轉,一眼就看出闖入者是躲在什麼地方:通道盡頭處有一扇門沒關好,一道搖曳不定的光線自門縫透了出來,在漆黑的地板上灑下一道細長的金光。法蘭克握緊手杖,側身慢慢往前走去。他走到距離門口只有幾呎遠的地方,在這裡他就可透過門縫,看到房裡部分的景象。
他現在看清楚了,火光,是來自於壁爐裡的爐火,這讓他吃了一驚。房中忽然響起一個男人的嗓音,於是他停下腳步,專注地傾聽,這聲音聽起來膽怯而恐懼。
「如果您還覺得餓的話,我的主人,瓶子裡還剩一些。」
「待會吧。」另一個聲音答道,那同樣也是男人的嗓音──但聲調卻高亢得出奇,冷得像是一陣突來的颼颼寒風。這嗓音有某種特質,讓法蘭克頸後幾根稀疏的寒毛全都豎了起來。「把我挪得離爐火更近一點,蟲尾。」
法蘭克把聽力較佳的右耳轉向房門,想要聽清楚些。房中傳來瓶子放到堅硬地面上的叮咚聲,接著又響起重物拖過地板的悶悶摩擦聲。法蘭克瞥見一名矮小的男子,他背對著門,忙著把椅子推到適當的位置。他穿著一件長長的黑斗篷,後腦勺上禿了一大塊,接著他又從法蘭克眼前消失了。
「娜吉妮呢?」冰冷的嗓音問道。
「我──我不曉得,我的主人,」第一個聲音緊張地說,「她到屋子裡逛逛了,我想……」
「在就寢前,你得再替她擠一次汁,蟲尾,」第二個聲音說,「夜裡,我還需要再吃點東西,這趟旅程把我累壞了。」
法蘭克皺起眉頭,把他的好耳朵往門邊再湊近一些,努力想要聽清楚。房中沉默了一會,然後那個叫蟲尾的男人再度開口說話。
「我的主人,您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們還會在這裡待多久?」
「一個禮拜吧,」冰冷的嗓音說,「也許更久,這地方還算舒適,而且現在也還不適合去執行任何計畫。在魁地奇世界盃還沒比完之前就貿然行動的話,未免也太不智了。」
法蘭克將一根飽經風霜的粗糙手指,塞進耳朵用力地掏挖轉動。這一定是耳垢搞的鬼,他居然聽到什麼「魁地奇」這種怪話,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字眼。
「這──魁地奇世界盃嗎,我的主人?」蟲尾說(法蘭克挖耳朵挖得更用力了),「原諒我,但──我搞不懂──為什麼非得等世界盃結束才能動手呢?」
「因為,傻子,在這個非常時期,來自世界各地的巫師會紛紛湧進這個國家,而魔法部那些愛管閒事的傢伙也會全部出動,密切注意是否有異常的事件發生,還會不厭其煩地反覆檢查每個人的真實身分。他們會吹毛求疵地加強安全措施,以免引起麻瓜的注意,所以我們才要等。」
法蘭克已不再試圖要把耳朵掏乾淨了,他很清楚聽見什麼「魔法部」啦、「巫師」啦,還有「麻瓜」這些字眼。事情很明顯,每個特殊的怪詞都代表著某種秘密的含意,而法蘭克料想到只有兩種人會需要使用暗語交談──間諜與罪犯。他把手杖握得更緊,聽得更加用力了。
「所以主人的心意還是很堅決囉?」蟲尾輕聲問道。
「當然,我已經下定決心,蟲尾。」那個冰冷的嗓音現在帶有一絲恐嚇的意味。
談話聲微微停頓了一會──然後蟲尾又再度開口,急匆匆地吐出一長串話,似乎是強迫自己在喪失勇氣前趕緊把話說完。
「不用哈利波特,事情一樣可以辦得成,我的主人。」
接下來又沉默了一會,時間比剛才稍稍長了些,然後──
「不用哈利波特?」第二個嗓音溫柔地低聲說,「我知道了……」
「我的主人,我可不是因為關心那個男孩才這麼說!」蟲尾說,他的嗓音變成了尖銳的吱吱叫聲,「那個孩子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我從來就不把他放在心上!只不過,我們要是用另一個女巫或是巫師的話──任何巫師都成──事情就可以快點辦成了。如果您能允許我先暫時離開您一下──您知道我可以用最有效的辦法偽裝自己──我只要花上兩天的時間,就可以帶一個合適的人選回來──」
「我可以用另外的巫師,」第二個嗓音柔聲說,「這話倒是沒錯……」
「我的主人,這樣才合乎道理嘛,」蟲尾說,現在他聽起來顯然是已經完全放心了,「要逮到哈利波特實在太困難了,他受到非常嚴密的保護啊──」
「所以你就自告奮勇,要去替我抓一個代替品是不是?我在想……或許是照顧我的工作,開始讓你感到厭煩了是吧,蟲尾?說不定,你會建議要我放棄計畫,只是想找個機會好擺脫我,沒錯吧?」
「我的主人!我──我並不想離開您呀,連想都沒想過哪──」
「少跟我撒謊!」第二個嗓音嘶聲說,「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蟲尾!你後悔回到我的身邊,我讓你感到噁心。在你望著我的時候,我看到你驚跳畏縮,當你觸摸我的時候,我感覺到你在顫抖……」
「不!我是全心全意地效忠主人啊──」
「你效忠我只不過是出於怯懦。你要是還有地方可去的話,你今天就不會站在這裡了。我現在每隔幾個鐘頭就需要進食,你不在,我要怎樣活下去?誰來替娜吉妮擠汁呢?」
「但您好像已經變得強壯多了,我的主人──」
「騙子,」第二個嗓音低聲說,「我並沒有變得強壯,我只要獨自過上幾天,我那好不容易才在你笨拙照料下恢復的一點體力,就會全部消耗殆盡。閉嘴!」
剛才一直在嘰哩咕嚕念個不停的蟲尾,聽到這些話立刻安靜下來。在那短短幾秒內,法蘭克只能聽到爐火嗶啪作響的聲音。然後第二個男子又再度開口,而這次換成了一種細不可聞的耳語。
「堅持要用那個男孩,自然有我的道理,這我早就跟你解釋過了,我是絕對不會用其他任何人。我已經等了整整十三年,再多等幾個月也無所謂。我相信我的計畫一定可以有效地擊破那個男孩周圍的保護措施,現在唯一需要的只是你的一點勇氣,蟲尾──你非得要擠出勇氣不可,否則就讓你嘗嘗佛地魔王雷霆怒火的滋味──」
「我的主人,這我一定要說句話了!」蟲尾說,現在他的語氣顯得驚慌失措,「在我們這段旅程中,我一直在腦袋裡反覆思索這個計畫──我的主人哪,他們馬上就會有人注意到柏莎.喬金失蹤了,如果我繼續進行下去,如果我詛咒──」
「如果?」第二個聲音說,「如果?如果你當初照計畫辦事,蟲尾,魔法部就絕不會發現另外有人失蹤了。你最好給我乖乖聽話照辦,別再這麼大驚小怪。我真希望我能自己動手,但照我目前的狀況……來吧!蟲尾,只要再移開一塊絆腳石,我們通往哈利波特的道路就可以暢行無阻了。我並沒有要你獨自去做,到了那個時候,我忠心的僕人就會前來與我們會合──」
「我就是您忠心的僕人啊!」蟲尾說,他的嗓音隱隱透出一絲慍怒。
「蟲尾,我需要一個有頭腦的人,一個對我忠貞不二、從來不曾動搖過的人,而你呢,很不幸,這兩方面都不合格。」
「但我找到了您,」蟲尾說,現在他的嗓音已流露出明顯的怒意,「找到您的人是我呀!我還把柏莎.喬金帶到您面前。」
「這倒是沒錯,」第二個男人的語氣帶有一絲興味,「我從沒想到,你竟然能做出這樣的天才之舉,蟲尾──但若是要究明真相的話,我看你在抓她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想到她會這麼有用吧,是不是?」
「我──我有想到她或許可以派上用場,我的主人──」
「騙子,」第二個嗓音說,他語氣中那種殘酷的興味又加重了幾分,「不過呢,我不能否認,她提供的情報的確是非常珍貴。若是沒有她的情報,我是永遠也想不出這個計畫。你會為了這一點而獲得獎賞,蟲尾。我會允許你去替我執行一項重要任務,一項我眾多追隨者都願意為之獻身的任務……」
「真──真的嗎?我的主人,是什麼──?」蟲尾的語氣又變得非常害怕。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