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作  者:J.K.羅琳

譯  者:皇冠編譯小組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5/14

電腦編號:375337
類  別:奇幻文學/英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944
ISBN:978-957-33-3692-1
CIP:873.57

定  價:849
優 惠 價:671( 79折)

 

 
 

1. 催狂達力



炎炎夏日逐漸接近尾聲,令人昏睡的寂靜籠罩水蠟樹街上一排排方方正正的房屋。因為乾旱,居民被禁止使用水管澆水,因此往常停在車道上那些擦洗得晶亮的車子都蒙上了灰塵,曾經翡翠般碧綠的草坪如今也變得焦黃。被剝奪了洗車和割草權利的水蠟樹街居民全都躲進涼爽的屋內,開大了窗戶,奢望能多攬進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涼風。唯一逗留在屋外的,只剩下躺在水蠟樹街四號花壇裡那一個十來歲的男孩。
他是一個瘦弱、戴眼鏡的黑髮少年,就像那些短時間內猛然拔高的孩子一樣氣色不大好。他身上的牛仔褲又舊又髒,寬大的T恤已經褪色,腳上的運動鞋鞋面和鞋底分了家。鄰居們都看不慣哈利波特的儀容,他們是那種認為邋遢也應該受法律制裁的人。不過今天傍晚他躲在一大叢繡球花後面,即使是來往的路人也不會看見他。事實上,只有他的威農姨丈或佩妮阿姨從客廳窗口探頭,直接對著花壇張望時才看得到。
基本上,哈利認為躲在這裡的點子相當不賴。躺在火熱堅硬的地面也許不太舒服,但是相對地,沒有人會怒目瞪他,呼來喝去地不讓他聽新聞,或動不動就惡意地對他提出一堆問題。這些情形在他每次想坐在客廳,和阿姨、姨丈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必定會發生。
這個念頭簡直像在同一時間飛進了打開的窗口,哈利的姨丈威農.德思禮忽然開口說話。
「真高興那小子不再擠進來湊熱鬧,他去哪裡了?」
「不知道,」佩妮阿姨漠不關心地說,「不在屋子裡。」
威農姨丈咕噥著。
「看新聞……」他刻薄地說,「我倒想知道他到底想幹嘛,想學正常的孩子一樣關心新聞──這些事連達力都還沒搞懂呢──我看連他知不知道首相是誰都是個問題!再說,他那個族類也上不了我們的新聞……」
「威農,噓!」佩妮阿姨說,「窗子開著!」
「喔……是……對不起,親愛的。」
德思禮夫婦不再說話。哈利邊聽著果寶牌早餐脆麥片的廣告歌,邊看著那個住在附近紫藤巷、特愛貓咪的怪婆婆費太太慢吞吞地走過,她皺著眉頭不停地喃喃自語。哈利很慶幸自己躲在花叢後面,最近費太太每次在街上遇見他,老是要叫他過去喝茶。她剛轉過街角不見蹤影,威農姨丈的聲音又從窗口飄出來。
「達達去外面喝茶了嗎?」
「在波奇斯家,」佩妮阿姨欣慰地說,「他結交了許多小朋友,很受歡迎呢……」
哈利強忍著不哼出聲來,德思禮夫婦對他們愛子達力的看法實在可笑,達力騙他們說他暑假每天晚上都和不同的朋友一起喝茶,他們居然對他這種沒腦筋的謊言照單全收。哈利很清楚達力根本沒去誰家喝茶,他和他那堆狐群狗黨每天晚上都在破壞遊樂場內的設施,在街上的轉角抽菸,還對路過的車輛和兒童扔石頭。哈利每天傍晚在小惠因區一帶散步時都會看到他們,他這一整個暑假都在街上溜達,沿路翻揀垃圾桶裡的報紙。
七點新聞的片頭音樂傳到哈利的耳中,他的胃抽了一下。說不定今晚──在苦等一個月之後──也許就是今天晚上了。
「西班牙行李搬運工的罷工行動進入第二週,受困的度假旅客塞滿機場,人數多到打破往年紀錄──」
「要是我,索性讓他們睡一輩子午覺算了。」新聞播報員剛說完,威農姨丈便咆哮。但這都無關緊要,躺在花壇上的哈利抽緊的胃鬆開了,萬一真有事發生,鐵定會放在新聞頭條──死亡和毀滅要比度假旅客滯留機場重要得多了。
他徐徐呼出一口氣,望著頭上蔚藍的天空。今年暑假他每天都這樣:緊張、期待、暫時鬆一口氣,然後又逐漸緊張……最後總是相同的疑問:為什麼還沒有事情發生?
他繼續聽下去,怕遺漏任何麻瓜不知其所以然的小線索──也許是一宗離奇的失蹤案件,或某樁怪異的意外事故──行李搬運工罷工的新聞後面緊接著東南部乾旱的消息(「我倒希望隔壁的也在聽!」威農姨丈怒氣沖沖地說:「他竟然半夜三點鐘在灑水!」),再下來是一架直升機差點在薩里郡一處農田墜毀,然後是一位知名女明星和她的名人丈夫的離婚消息(「誰愛聽這些八卦新聞。」佩妮阿姨不屑地說,但其實只要她拿到任何一本有相關報導的雜誌,便會興致勃勃地看得非常入迷)。
哈利向著火紅的黃昏天空閉上眼睛,新聞主播播報著:「──最後,目前住在巴恩斯利五羽的虎斑鸚鵡斑吉,今年夏天終於想出一個保持清涼的辦法,牠學會滑水了!瑪麗.杜金斯將會繼續為大家做追蹤報導。」
哈利張開眼睛,連虎斑鸚鵡的新聞都報了,看來已經沒有其他值得一聽的消息。他小心地翻過身來趴著,用手肘與膝蓋撐起身體,準備從窗台底下爬出來。
他剛剛移動兩吋左右,幾件事忽然接二連三迅速發生。
砰的一聲巨響宛如槍聲般發出迴音,劃破令人昏昏欲睡的沉寂;一隻貓從一輛停著的汽車底下飛快竄出,逃得無影無蹤;一聲尖叫,一聲怒喝,一陣從德思禮家客廳傳出的瓷器碎裂聲,彷彿一個哈利等待已久的訊號,他跳起來,像寶劍出鞘般,從牛仔褲的腰帶拔出一支細長的木製魔杖──還沒來得及完全站直,他的腦門便撞上德思禮家打開的窗戶,砰的一聲使佩妮阿姨更大聲尖叫起來。
哈利感覺他的腦袋好像裂成了兩半,痛得差點掉下眼淚。他晃了一下,試著集中視線,想看清楚剛才那聲巨響的來源,還沒站穩,兩隻紫紅色的大手便從開著的窗口伸出,緊緊掐住他的喉嚨。
「拋──掉──它!」威農姨丈衝著哈利的耳朵咆哮,「馬上!不要──讓別人──看到!」
「放──開──我!」哈利呼吸急促地說。兩人掙扎了一陣子,哈利左手用力扯著姨丈香腸般粗大的手指,右手仍緊緊握著高舉的魔杖。然後,當哈利腦門痛得猛然一抽時,威農姨丈忽然像被電到似地大叫一聲放開了哈利。他外甥的全身彷彿有一股隱形的力量,使他不得不鬆手。
哈利喘著氣,往前撲倒在繡球花壇上,他站起來,四下張望,看不出任何引發這聲巨響的蛛絲馬跡,倒是附近幾戶人家的窗口都探出好奇的臉在張望。哈利趕快把魔杖塞進牛仔褲,假裝沒事。
「今天下午天氣真好啊!」威農姨丈大聲地和住在對面七號的太太打招呼,她正隔著網眼窗簾往外看。「妳剛才聽到汽車引擎回火的聲音嗎?把佩妮和我嚇了一大跳!」
他臉上堆滿神經兮兮的恐怖笑容,等到好奇的鄰居各自從窗口消失,他的笑容隨即轉成怒容。他對著哈利招手示意,要他過來。
哈利上前幾步,仍保持一點距離,免得威農姨丈的手又伸過來掐他脖子。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小子?」威農姨丈啞著嗓子問,他的聲音氣得發抖。
「什麼我什麼意思?」哈利冷冷地說,他仍在左右查看,希望看到那個弄出巨響的人。
「在我們家門口弄出像在發什麼號誌槍的怪聲音……」
「那個聲音不是我弄的。」哈利堅決地說。
佩妮阿姨瘦削的馬臉這時出現在威農姨丈紫紅色的大臉旁邊,她看上去非常生氣。
「你幹嘛在我們家窗台底下鬼鬼祟祟的?」
「對──對,說得好,佩妮!你在我們家窗台底下做什麼,小子?」
「聽新聞。」哈利認命地說。
他的阿姨和姨丈滿臉怒氣地互看一眼。
「又聽新聞?」
「新聞嘛,當然每天都不一樣。」哈利說。
「別跟我們耍嘴皮,小子!我要知道你到底在幹嘛──別再說這套聽新聞的鬼話!你很清楚你那個族類──」
「小心,威農!」佩妮阿姨一暗示,威農姨丈便把嗓子壓低到哈利幾乎聽不見的程度,「……你那個族類根本上不了我們的新聞!」
「不見得。」哈利說。
德思禮夫婦瞪了他幾秒鐘之後,佩妮阿姨說:「你是個說謊的壞小孩,那些──」她也把聲音壓低,哈利幾乎要用讀唇語的方式才知道她在說什麼,「……貓頭鷹如果不是在為你們傳遞消息,那是在做什麼?」
「啊哈!」威農姨丈得意地小聲說,「沒話說了吧,小子!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消息都是那些討厭的臭鳥帶過來的!」
哈利猶豫一會,這次他不得不說出實話,即使阿姨和姨丈無法了解承認這件事有多讓他難過。
「那些貓頭鷹……不會為我帶消息了。」他口氣平淡地說。
「我不信。」佩妮阿姨立刻說。
「我也不信。」威農姨丈強硬地說。
「我們知道你一定又在玩什麼花樣了。」佩妮阿姨說。
「我們可不笨。」威農姨丈說。
「這,倒是個新聞。」哈利的火氣上升。不等德思禮夫婦開口,他立刻轉身踏過草坪,跨過花園的矮牆,大步走到街上。
這下真有麻煩了,他知道,待會勢必要面對阿姨和姨丈,為他的無禮付出代價,但此刻他不在乎,他心裡還有更重要的事。
哈利確信那個爆裂聲是某個人使用現影術或消影術引發的,那和家庭小精靈多比消失在空氣中的聲音一模一樣。多比有可能現在就在水蠟樹街嗎?多比會不會現在就跟在他後面?他這麼一想,立即轉身察看後面的水蠟樹街。街上空空盪盪,哈利也很清楚多比不懂得隱身術。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