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伊卡伯格:J.K. 羅琳寫給孩子的床邊故事,也是獻給所有仍保有赤子之心的大人的原創奇幻童話!

伊卡伯格:J.K. 羅琳寫給孩子的床邊故事,也是獻給所有仍保有赤子之心的大人的原創奇幻童話!
 The Ickabog

 

作  者:J.K.羅琳

譯  者:林靜華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12/28

電腦編號:375338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645-7
CIP:873.57

定  價:399
優 惠 價:315( 79折)

 

 
 

3一個女裁縫之死
比米希和多夫泰兩家人都住在一處名叫「城中城」的地方,這裡屬於泡芙城的一部分,所有為弗瑞德國王工作的人員都住在這裡:園丁、廚師、男裁縫、聽差、女裁縫、石匠、馬夫、木匠、僕從,以及侍女,全部都住在王宮外面的小房舍。
城中城和泡芙城之間隔著一道白色的高牆,白天城門會打開,裡面的居民可以到泡芙城其他地方探訪親友或逛市場。到了夜晚,堅固的城門會關閉,住在城中城裡的居民和國王一樣,在宮廷的皇家衛隊守護下入睡。
比米希少校── 伯特的爸爸── 是皇家衛隊隊長。他是個英俊瀟灑、很有親和力的人,騎著一匹鐵灰色的駿馬,陪著弗瑞德國王和史必唾勳爵與弗拉捧勳爵一起出去打獵── 通常每個星期打獵五次。國王喜歡比米希少校,也喜歡伯特的媽媽柏莎,因為柏莎•比米希是國王的專屬糕點主廚,在這個以烘焙聞名於世的城市中,這是很高的榮耀。由於柏莎習慣把沒有烤得十全十美的糕點帶回家,伯特因此成為一個小塔比,有時,我不免要遺憾地說── 其他孩子因此喊他「奶油球」,把他氣得哇哇大哭。
伯特最要好的朋友是黛西•多夫泰,兩人的生日只差幾天。與其說兩人是玩伴,不如說他們更像姐弟。伯特被欺負時,黛西總是挺身保護他,她雖然瘦瘦的,但動作敏捷,只要有任何人喊伯特「奶油球」,她都會去找他們理論。
黛西的爸爸丹•多夫泰是國王的木匠,負責維修、更換國王御用馬車的車輪與車軸。由於多夫泰先生擅長雕刻,他同時也為宮廷製作一點家具。
黛西的媽媽朵拉•多夫泰是宮廷的首席女裁縫── 這是另一個榮耀的職務,因為國王弗瑞德喜歡穿漂亮的衣服,因此找來許多女裁縫,每個月都忙碌地為他縫製新衣服。
正是國王對華麗服飾的熱愛,導致一件很糟糕的事,使得豐饒角國的史書將記錄這件事,並把它記載為日後衝擊這個幸福小國的災難導火線。事情發生時,只有城中城內少數人知道這件事,但對某些人而言,這是一起可怕的悲劇。
事情是這樣的。
普里塔尼亞國王要正式訪問弗瑞德(也許,他仍然希望用他的一個女兒來交換豐饒角國一輩子供應他「天堂的希望」),弗瑞德決定專門為這個正式場合製作一套新衣服:深紫色的布料,上面綴有許多銀色蕾絲、紫水晶鈕釦,袖口鑲灰色毛皮。
此時,國王弗瑞德聽說首席女裁縫身體不太舒服,但他沒怎麼放在心上,因為除了黛西的媽媽,他不相信有誰能把銀色蕾絲縫得無比完美。於是他下令:這個工作不能交給其他人來做。結果,黛西的媽媽不睡覺,接連縫了三天三夜,趕著在普里塔尼亞國王來訪前及時完成這套紫色的衣服。到了第四天的黎明時分,她的助手發現她躺在地上,死了,手上還握著最後一粒紫水晶鈕釦。
國王的首席顧問前來通報這個消息時,弗瑞德仍在吃早餐。首席顧問大臣名叫漢尼保,是個很有智慧的長者,他的銀色長鬚幾乎垂到他的膝蓋。在向國王解釋了首席女裁縫之死後,他說:
「我確信其他女工也能將陛下的最後一粒鈕釦縫好。」
國王弗瑞德從漢尼保的眼中看到一種他不喜歡的眼神,那種眼神讓他的胃感到不舒服。
當天早上稍後,當弗瑞德的僕人協助他穿上那套紫色新衣時,為了減輕自己的內疚感,弗瑞德和史必唾與弗拉捧兩位勳爵談起這件事。
「我說,要是我早知道她生重病,」當侍從費力地將他塞進他的綢緞緊身褲時,他憋著氣說,「我自然會讓別人縫製這套衣服。」
「陛下多麼仁慈,」史必唾說,一邊從壁爐上方的鏡子打量自己蠟黃的臉,「世上再也找不到比您的心腸更軟的君王了。」
「那個婦人如果覺得身體不舒服,她就應該說出來。」弗拉捧坐在窗邊一張有軟墊的座椅上咕噥地說,「如果她不適合工作,她就應該說。正確地說,這是對國王不忠,或者說對您的服裝不忠,總而言之。」
「弗拉捧說得對,」史必唾說,從鏡子前轉過身來,「沒有人比您更善待自己的僕人了,陛下。」
「我確實對他們很好,不是嗎?」弗瑞德國王焦慮地說,並在侍從幫他扣上緊身褲的鈕釦時用力縮起他的小腹。「無論如何,我今天都必須看起來光鮮亮麗,不是嗎?你們是知道的,那個普里塔尼亞國王一向講究穿著!」
「如果您的裝扮比普里塔尼亞國王稍有遜色,那是國家的恥辱。」史必唾說。
「把這件不愉快的事忘了吧,陛下,」弗拉捧說,「沒有理由讓一個不忠的女裁縫毀了陽光燦爛的一天。」
然而,儘管有兩位勳爵的安慰,弗瑞德國王心中仍然感到不安。這或許是他的幻想,但他覺得艾絲蘭妲小姐那天似乎格外嚴肅,僕人們的微笑似乎也比往常冷漠,侍女行屈膝禮時似乎也沒有往常蹲得那麼低。那天晚上,在為普里塔尼亞國王舉辦的國宴上,弗瑞德的思緒不斷飄回到那個首席女裁縫身上:她僵硬地躺在地上,手上還握著最後一粒紫水晶鈕釦。
當天晚上弗瑞德就寢前,漢尼保來敲他寢宮的門。深深一鞠躬後,首席顧問大臣詢問國王是否打算送花到多夫泰太太的葬禮。
「喔── 喔,要送!」弗瑞德心虛地說,「好的,送一個大花圈,你知道,就說我很遺憾等等,你會安排的,不是嗎,漢尼保?」
「當然,陛下,」首席顧問說,「還有── 請問── 您有探望女裁縫家屬的計畫嗎?您知道,他們就住在離王宮大門一小段路的地方。」
「探望他們?」國王若有所思地說,「喔,不,漢尼保,我想我不會喜歡,我是說,我確信他們不會期待我去探望他們。」
漢尼保和國王互相對視了幾秒鐘後,首席顧問便鞠躬離開房間。
國王弗瑞德早已習慣人人對他說他是一個多麼好的人,但此刻他一點也不喜歡首席顧問離開時皺著眉頭的樣子,現在他開始感到生氣而不是慚愧了。
「真可憐,」他轉向他在就寢前對著梳鬍子的鏡子,對鏡中的倒影說,「但,畢竟我是國王,而她是女裁縫,如果我死了,我不會期待她── 」
但他忽然想到,如果他死了,他會期待豐饒角國全國百姓都停下他們的工作,換上黑衣服,舉國哀悼一星期,如同他們哀悼他的爸爸「正義的理查」那樣。
「無論如何,」他對鏡子裡的他不耐煩地說,「生活還是得過。」
他戴上他的絲質睡帽,爬上他的四柱大床,吹熄蠟燭,然後進入夢鄉。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