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作  者:柯奈莉亞.馮克
     吉勒摩.戴托羅

譯  者:呂玉嬋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4/26

電腦編號:375343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大18K
頁  數:264
ISBN:978-957-33-3712-6
CIP:874.57

定  價:399
優 惠 價:315( 79折)

 

 
 

1森林和精靈
西班牙北部曾有過一片古老的森林,由於歷史悠久,這片森林知道那些人類早已遺忘的故事。在苔蘚覆蓋的大地,老樹扎下深根,樹根纏繞人骨,枝枒伸向了星斗。
好多好多東西失去了。三輛黑色汽車沿著蕨叢苔草間的土路駛來,老樹開始沙沙私語。
但所有失去的都能再找回來。老樹低聲繼續說。
那是一九四四年,有個聽不懂樹木私語的小女孩,傍著她懷孕的母親,坐在其中一輛車上。小女孩叫奧菲麗亞,儘管她只有十三歲,但已嘗盡了失去的痛。她的父親才剛過世一年,奧菲麗亞非常想念他,她有時會覺得心好像一個空蕩蕩的盒子,裡面只剩下傷痛引發的回聲。她常常好奇母親是否也有同樣的感覺,但她在母親蒼白的臉龐上找不到答案。
「和雪一樣白,和血一樣紅,和煤一樣黑。」奧菲麗亞的父親以前常常看著她的母親這麼說,語氣十分溫柔。「妳長得好像她,奧菲麗亞。」此情此景也失去了。
為了到母親給奧菲麗亞找的新爸爸那裡,她們坐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子,離奧菲麗亞所熟悉的一切越來越遠,這片永無止境的森林也越來越深。奧菲麗亞管那個男人叫「狼」,她不願想到那個人,可就連樹林也彷彿在低喚他的名字。
奧菲麗亞只能從家裡帶走幾本她的書,她緊緊抓著膝上的那一本,撫摸著書的封面。她打開書,在籠罩森林的陰影烘托下,白色書頁顯得十分明亮,上頭的文字帶給她保護和安慰。一個個的字母像是雪地裡的腳印,白雪皚皚的開闊風景不曾受到痛苦的汙損,也不曾受到記憶的傷害──記憶太黑暗了,無法留住,但也太甜蜜了,無法放手。
「奧菲麗亞,妳為什麼帶這麼多書來呢?我們可是要去鄉下!」長途車程令母親的臉色更加蒼白,除了坐車以外,讓她不舒服的還有肚裡的孩子。她搶走奧菲麗亞手中的書,所有給予安慰的文字都沉默了下來。
「奧菲麗亞,妳長大了,不適合讀童話故事了!妳應該開始多看看這個世界!」
母親的嗓音像一口破鐘,奧菲麗亞不記得父親在世時她發出過這樣的聲音。
「糟糕,我們要遲到了!」母親歎了口氣,拿起手帕按住嘴唇。「他要不高興的。」
他……
母親呻吟起來,奧菲麗亞靠向前側,抓住司機的肩膀。
「停車!」她叫道。「停車,你沒有看見嗎?我媽媽不舒服。」
司機咕噥一聲,熄了引擎。狼──護送她們的士兵是一群狼,吃人的狼。她母親說,童話裡的故事和這個世界毫無關聯,但奧菲麗亞沒有那麼笨,她從童話故事認識關於這個世界的一切。
奧菲麗亞從車裡爬了出來,她母親跌跌撞撞走到路邊,對著蕨叢吐了起來。森林裡密密麻麻長著蕨類,羽狀的葉子好像一片大海,灰溜溜的樹幹鑽出蕨叢,像是從沒入大海的世界裡伸出來的生物手臂。
另外兩輛車也停了下來,森林頓時多了一群穿著灰制服的人,樹木並不喜歡他們,奧菲麗亞感覺到了。指揮官塞萊諾走來查看她母親的情況,他長得又高又胖,嗓門很大,穿軍服像穿戲服一樣。她母親用她那破鐘似的聲音向他討水喝,奧菲麗亞便順著土路走了幾步。
水。樹木發出低吟。大地、陽光。
蕨葉像綠色手指拂過奧菲麗亞的衣裳,她踩到一塊石頭,低頭一看,發現石頭跟士兵的制服一樣是灰色的,恰好在路中間,好像是有人掉的。身後又傳來她母親的嘔吐聲,為什麼要讓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的女人受苦呢?
奧菲麗亞彎下腰拾起石頭,光陰給石頭覆上一層苔蘚,奧菲麗亞把苔蘚擦掉,發現石頭原來又平又光滑,而且上頭刻了一隻眼睛。
一隻人類的眼睛。
奧菲麗亞看了看四周。
她只看到三根殘破老舊的石柱,幾乎隱沒在高大的蕨叢中。灰色石柱上雕有奇怪的同心圖案,中央那一根刻有一張飽受歲月侵蝕的臉,上頭的眼睛凝視著森林。奧菲麗亞禁不起誘惑,離開了土路,朝著那張臉走去,才走了幾步,鞋子就被露水打濕了,裙子也黏上了刺兒草。
石臉少了一隻眼,就像拼圖缺了一塊,等待有人拼湊完整。
奧菲麗亞握緊眼石,朝前走了一步。
灰色的石臉刻著筆直的鼻子,下方張開的大嘴露出了乾癟的牙齒。奧菲麗亞冷不防地踉蹌後退,因為牙齒中間出現一個長著翅膀的小東西,牠的身軀像嫩枝一樣細,顫動的長觸鬚指著奧菲麗亞,昆蟲般的腳從大口中伸出。這個小東西比奧菲麗亞的巴掌大,牠急急忙忙往上爬,一爬到石柱頂,就抬起細長的前肢向她比手畫腳,逗得奧菲麗亞笑了。奧菲麗亞覺得自己好像很久很久都沒有笑過,嘴唇都不習慣了。
「你是誰?」她小聲問。
小東西再次揮舞前肢,發出幾聲悅耳的嗒嗒聲。也許是一隻蟋蟀吧,但蟋蟀是長這樣子的嗎?或者是一隻蜻蜓?奧菲麗亞不能確定,她在城裡長大,周圍的牆是石頭砌成的,沒有眼,沒有臉,更沒有張開的大嘴。
「奧菲麗亞!」
小東西展開翅膀,奧菲麗亞用目光追隨牠,看著牠逐漸飛遠了。她母親停在幾步路遠的路上,旁邊站著塞萊諾指揮官。
「看看妳的鞋子!」母親用認命的軟弱口氣責備她,她現在常常用這種語氣說話。
奧菲麗亞低頭一看,她鞋子不只濕了,還沾滿了泥巴,不過她仍然感覺到自己的嘴角掛著笑意。
「我想我撞見了一個精靈!」她說。沒錯,那個小東西是精靈,奧菲麗亞可以肯定。
但是她母親聽了並不相信。她叫卡門.卡多索,才三十二歲就守了寡。她忘了什麼是平常心,現在面對事物的反應不是鄙夷,就是害怕,她只看到世界奪走她的所愛嚼成稀泥。卡門.卡多索很疼女兒,非常非常疼她,所以她再婚了。這個世界由男人統治──她的女兒還不明白這一點──只有跟著一個男人才能保證她們兩人的安全。奧菲麗亞的母親不知道,她自己其實也相信童話故事,而且還是最危險的情節──王子一定會來拯救她。
長著翅膀的小東西不只在石柱大口等候奧菲麗亞,而且還清楚她們母女倆的事。她知道很多事,不過她可不是什麼精靈──起碼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種精靈。她的真名只有她的主人知道,因為在魔法王國裡,知道一個生命的名字,等於擁有那個生命。
她站在冷杉樹枝上,看著奧菲麗亞和母親回到車上,繼續她們的旅程。她等待這個女孩很久很久了;小女孩已經失去許多的東西,還必須失去更多,才能找回真正應屬於她自己的東西。幫助她並不容易,但那是主人交給她的任務,如果不聽從他的命令,他可是不會輕易饒過自己的,噢,絕對不會。
車子載著女孩、母親和尚未出生的孩子,逐漸進入了森林深處。那個奧菲麗亞稱做精靈的小東西展開昆蟲般的翅膀,收起六隻纖細的腳,一路尾隨在車隊後面。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