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作  者:柯奈莉亞.馮克
     吉勒摩.戴托羅

譯  者:呂玉嬋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4/26

電腦編號:375343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大18K
頁  數:264
ISBN:978-957-33-3712-6
CIP:874.57

定  價:399
優 惠 價:315( 79折)

 

 
 

2邪惡的千面萬貌
邪惡很少立即現出真面目。起初,往往只是一句耳語,一個眼神,一次背叛。但邪惡接著生長扎根,只是仍然無影無蹤,不受注意。只有童話故事才會賦予邪惡一個合適的樣貌──惡狼,壞國王,妖魔鬼怪……
奧菲麗亞知道,她即將必須要稱為「父親」的那個人很邪惡,他的黑眼睛裡有獨眼巨人奧揚卡努的獰笑,有怪物庫格爾和努貝魯的殘忍──這些都是她從童話故事書中認識的怪物。但是她母親並沒有察覺他的真面目,因為人長大了往往會變得盲目,卡門.卡多索沒有注意到那狼似的笑容,也許是因為維達爾隊長長得十分英俊,他永遠穿著正式的軍服和軍靴,戴著手套,衣冠楚楚。也因為她母親非常渴望得到保護,或許誤把他的嗜血當成了本領,錯將他的暴戾視為了魄力。

維達爾隊長看著懷錶,玻璃錶面有裂痕,但下方的指針仍舊指出時間,車隊來晚了。
「十五分鐘。」維達爾嘴裡咕噥著,他和所有的怪物以及死神一樣,總是非常守時。

沒錯,正如卡門所擔心的,當車隊終於開到被維達爾選為總部的古老磨坊時,她們確實遲到了。維達爾非常討厭森林,舉凡不守秩序的東西他都討厭,況且那些樹多麼樂意藏匿他要捉拿的目標──那些人正對抗著維達爾所效忠和欽佩的黑暗勢力,他到這片古老森林就是要殲滅他們。沒錯,奧菲麗亞的繼父喜歡打斷被他認為是弱者的人的骨頭,讓他們受傷流血,給他們混亂悲慘的世界帶來新秩序。
他迎接車隊,臉上掛著笑容。
可奧菲麗亞看出了他眼神中的輕蔑。他在塵土飛揚的院子裡歡迎她們,很久很久以前,這裡原是一棟磨坊,附近村子的農民會把穀物送來加工。她的母親對著狼微微一笑,讓他摸摸她隆起的肚皮,裡面的孩子是他的。狼要她坐上輪椅,彷彿她是破布娃娃一般,而她竟然也就屈從了。奧菲麗亞留在汽車後座看著這一切,母親囑咐著要她主動向狼伸出手,可她根本不想這麼做。不過她終究還是鑽了出來,因為她不希望母親和他單獨待在一起,奧菲麗亞把她的幾本書抱在胸前,好像抱著一面由紙和文字做成的盾牌。
「奧菲麗亞。」狼的兩片薄唇像是要嚼碎她的名字,讓她的名字變得像她母親那樣殘破不堪。他盯著她伸出的左手。
「應該是另一隻手,奧菲麗亞。」他輕聲說。「記住了。」
他戴著黑色皮手套,像獵人的陷阱那樣兇猛抓住了奧菲麗亞的手,手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他隨即轉身背對奧菲麗亞,彷彿已經把她給忘了。
「默西迪絲!」他對一個正在幫助士兵從車上卸下東西的女人喊道,「把她們的行李拿來!」
默西迪絲瘦削蒼白,髮色烏黑,一雙黑眼睛水汪汪的。奧菲麗亞覺得她像是假扮成農夫女兒的公主,也可能是女巫,只是奧菲麗亞不確定她是善良的還是邪惡的女巫。
默西迪絲和士兵把她母親的行李搬進了磨坊。奧菲麗亞覺得磨坊看起來又失落又悲傷,好像懷念著碾磨新鮮穀物的日子。現在磨坊裡到處都是士兵,他們像蝗蟲一樣,成群結隊在殘破的石牆四周活動,院子周圍是馬廄、穀倉和磨坊,而士兵的帳篷和卡車到處都是,塞滿了寬敞的院子。
灰色的軍服,悲傷的老屋,鬼影幢幢的森林……奧菲麗亞好想回家,這份渴望讓她連呼吸都感到困難。但是,她的父親走了,家也就不存在了。正當她覺得眼眶要泛出淚水時,突然注意到幾英尺外的麻袋堆之間,有一雙彷彿用薄如紙的玻璃做成的翅膀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是那個精靈。
精靈徑直飛向磨坊後方的樹林,奧菲麗亞也頓時拋開悲傷,追了上去。這個小東西飛得真快,奧菲麗亞追著追著,絆了一跤,把所有的書都掉在地上。奧菲麗亞把書撿起來,抹去書皮上的泥土,卻瞥見精靈停在不遠處一株樹的樹皮上──她在等她。

沒錯,她確實是在等她,她必須確定小女孩緊跟著自己。
哎呀,等等,不!她又停下了腳步。

樹木間赫然出現一座巨大拱門,橫跨在兩堵古牆之間的缺口上方。奧菲麗亞凝視著拱門,拱門上有個長角的腦袋,兩隻空洞的眼睛俯視下方,張大的嘴好像要吞下整個世界。那對眼睛的目光似乎讓一切都消失了,磨坊、士兵和狼消失了,甚至連奧菲麗亞的母親也不見了。進來!搖搖欲墜的古牆好像正這麼說著。奧菲麗亞注意到那顆腦袋的下方刻著一行模糊不清的字,但她不明白它的意思。
那句話是這樣的:In consiliis nostris fatum nostrum est.
「選擇決定命運。」
精靈已經不知去向,奧菲麗亞跨過了拱門,拱門朝她的皮膚投下一抹冰冷的陰影。轉身!她的心裡有個什麼發出了警告,但她沒有聽從。有時傾聽內心的聲音是對的,有時卻不盡然,況且奧菲麗亞不能肯定自己是否還有選擇的餘地,她的雙腳便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向前走。走了幾步,拱門後的走廊開始變窄,後來奧菲麗亞只要張開雙臂,就能摸到兩側的牆。她繼續走著,兩手滑過老舊的石頭,儘管白天有太陽照射,石頭仍舊非常冰涼。又走了幾步,她到了一個轉角,轉過去之後,面前出現另一條長廊,先是向左,接著向右延伸,通往另一個轉角。
「這是一座迷宮。」
奧菲麗亞急忙轉過身去。
默西迪絲站在那裡,披在肩頭的披肩好像是她用羊毛質地的葉子織成的。如果她真是女巫,那麼也是一個美麗的女巫,而不像奧菲麗亞的書中多數女巫那樣老朽憔悴。不過她讀過故事,知道女巫往往不會以真面目示人。
「只是一堆古老的石頭。」默西迪絲說。「非常古老,比磨坊還古老,這些牆一開始就有了──早在磨坊蓋好以前就存在了。妳不該到這裡來,可能會迷路,以前就有人在這裡迷路過,妳要想聽這個故事,改天我說給妳聽。」
「默西迪絲!上尉找妳!」一個士兵從磨坊後方發出嚴厲的命令。
「來了!」默西迪絲高聲回應。
她對奧菲麗亞微微一笑,她的笑中有秘密,但奧菲麗亞喜歡她,非常喜歡她。
「妳聽見了,妳爸爸找我。」默西迪絲開始走回拱門。
「他不是我爸爸!」奧菲麗亞在她的身後喊道。「他不是!」
默西迪絲放慢了腳步。
奧菲麗亞跑到她的身邊,兩人從拱門底下走過,留下了冰冷的石頭、長角的腦袋和那雙空洞的眼睛。
「我爸爸是裁縫。」奧菲麗亞說。「他在戰爭中犧牲了。」
眼淚又迸出來了,奧菲麗亞只要講起他,就一定會流下眼淚。她沒辦法。
「他幫我做裙子,幫媽媽縫衣服,他做的衣服最漂亮,比我的書裡那些公主穿的還漂亮!維達爾上尉不是我爸爸。」
「妳說得很清楚了。」默西迪絲輕聲說,摟住她的肩膀。「但快走吧,我帶你去找妳媽媽,我相信她已經在找妳了。」
她的手臂很溫暖,也很強壯。
「我媽媽很漂亮吧?」奧菲麗亞問。「小寶寶害她身體不舒服,妳有弟弟嗎?」
「有。」默西迪絲回答。「等著瞧吧,妳一定會很喜歡妳的小弟弟,非常非常喜歡,就是不禁要喜歡他。」
她再一次露出了笑容,眼神中卻有些許悲傷,奧菲麗亞看到了,默西迪絲似乎也懂得失去心愛東西的感受。
小精靈棲息在石拱上,望著她們並肩走回磨坊:女人和女孩,春天和夏天。
小女孩一定會再來這裡的。
小精靈一定會讓她回來。
就在不久的將來。
如她的主人所盼望那樣。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