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第八位偵探

第八位偵探  

 

作  者:艾力克斯.帕韋西

譯  者:歸也光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5/28

電腦編號:375344
類  別:推理.驚悚/英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735-5
CIP:873.57

定  價:399
優 惠 價:315( 79折)

 

 
 

隨著亨利關起一扇扇門,屋子裡變得愈來愈熱,因此他雖然在倉促中開始檢查,現在卻改為緩慢但有系統地行動。他的呼吸沉重,多次進出各個房間,以確保沒有任何遺漏。這裡的格局令人困惑,他納悶邦尼為何會落得獨居於如此偌大的房子。似乎沒有任何房間是相同的形狀或大小,許多還連一扇窗都沒有。「無光,只可見黑暗。」1他暗想,人有錢了就是會做這種事。
他回到起居室,發現她也在這,坐在他剛剛坐的那張椅子上,抽著他的菸。他覺得自己該說些笑話,延緩面對現實,就算幾秒也好。「妳只欠把吉他,再剪個頭髮,我就會像看著鏡子一樣了。」
梅根沒回應。
「他們離開了。當然,樓下有這麼多門窗,他們想怎麼出去都可以。」
她緩緩地將菸丟進菸灰缸,拿起她剛剛放在旁邊的一把小刀。那只是另一個融入這簡樸空間的細長物品,他甚至沒注意到小刀在那。她起身,對他舉刀,刀尖對準他的胸膛。
「別動。」她輕聲說。「停在那兒就好,我們需要聊聊。」
亨利往後退,跌坐在她對面的那張椅子上。她被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而他開始覺得自己毫無力量,只能絕望地緊抓扶手,但她仍停留在原地。「妳要殺我嗎,梅根?」
「除非你逼我。」
「我永遠不會逼妳做任何事。」他嘆氣。「可以給我一根菸嗎?我怕要是我自己伸手拿,說不定會掉一兩根手指。我可能得像抽小雪茄一樣抽我自己的拇指。」
她從菸盒裡抽出一根菸朝他扔去。他撿起後小心地點燃。「好啦。妳今天下午一直想找架吵,我原本以為會比較文明一點。現在是怎樣?」
梅根以一種智勝敵方的自信說話。「你嘗試故作鎮定,亨利,但是你的手在發抖。」
「說不定是因為我覺得冷。是只有我嗎?還是今年西班牙的夏天有點冷?」
「但你汗如雨下。」
「妳還指望我怎樣?妳用刀對準我的臉耶。」
「這只是把小刀,而你是個高大的男人,且我根本離你的臉很遠。你發抖是因為擔心東窗事發,才不是怕我傷害你。」
「妳想說什麼?」
「嗯,以下是幾個事實。樓上有五個房間,都有裝鐵窗,跟卡通一樣的那種黑色粗鐵條。兩個房間有通往陽臺的門,門都上了鎖,窗戶也是,你剛剛自己檢查過。只有一道階梯通往頂樓,也就是這裡這道。我說的都對嗎?」
他點頭。
「那麼無論是誰謀殺了邦尼,那人一定都是從那道樓梯上去的。」她手指著籠罩在陰影中的樓梯中軸,樓梯在此處轉彎,短暫失去所有光線。「然後再從這裡下來。而我們吃完午餐回來後,你從頭到尾都坐在樓梯底這兒。」
他聳肩。「那又如何?妳的意思該不會是我跟這件事有任何關係吧?」
「我正是這個意思。你要不看見兇手上樓,要不就是你自己上去,這樣一來,你不是兇手就是幫兇。而我不認為你待在這裡的時間有長到足以交任何朋友。」
他閉上眼專心聽她說話。「胡扯。可能有人從我旁邊溜過去。我幾乎沒在注意。」
「有人在一個寂靜、潔白的房間從你旁邊溜過去?那會是什麼,亨利?老鼠還是芭蕾舞者?」
「所以妳真認為是我殺了他?」她的整個論述突然變得清晰明瞭,他起身抗議。「但是梅根,妳漏了一件事。我或許從午餐後就坐在這兒專心消化,但妳自己也跟我一起坐在這裡啊。」
她的頭歪向一邊。「沒錯,但我記得我至少出去透氣了三次。不知道你是不是因此才抽這麼多菸,好逼我出去?我不知道一把刀捅進某人的背要花多少時間,但我想應該可以很快得手吧,完事後的洗手可能還會占用更多時間。」
亨利又坐下。「天啊,」他努力坐得舒服點,「妳居然是認真的,對吧?我們才剛發現我們的朋友死在樓上,而妳居然說是我做的?基於什麼?只因為我就坐在樓梯旁?我們認識彼此幾乎十年了耶?」
「人會改變。」
「嗯,那倒是。最近我覺得大家都謬讚莎士比亞,而我也不再上教堂。但如果我沒帶道德感出門,我希望有人能夠知會我一聲。」
「我不是針對你,只是把線索串起來而已。你從頭到尾都在這,不是嗎?」
「不是針對我?」他難以置信地搖頭。「妳有讀過偵探故事嗎,梅根?有上百種方式可以殺他,說不定有條上樓的秘密通道。」
「這是現實世界,亨利。真實人生中,如果只有一個人具備動機與機會,那他通常有罪。」
「動機?我的動機又是什麼了?」
「邦尼為何找我們來?」
「我不知道。」
「我認為你知道。沉默五年後,他寫信邀請我們來他西班牙的家,而我們就眼巴巴地跑來。為什麼?因為他打算勒索我們。這你一定知道吧?」
「勒索我們?因為牛津發生的事嗎?」亨利揮開這想法。「開車的是邦尼耶。」
「我們也不全然是無辜的,對吧?」
「胡扯。我來是因為他跟我說妳也會在,他還說妳想見我。跟勒索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有帶著他寫給你的信嗎?」
「沒有。」
「那就只有你的一面之詞囉?」
他茫然地盯著地板。「我還愛妳,梅根,所以我才會來。邦尼完全知道說什麼能把我引來。真不敢相信妳居然認為我會做出像這樣的事。」
她不為所動。「我希望我能活在你的世界裡,亨利。你多半在幻想著我們會隨時唱起歌來吧。」
「我只是把我的感覺跟妳說而已。」
「而如我剛剛所說,我只是把線索串起來而已。」
「除了……」
「什麼?」她懷疑地看著他,刀子在手中抽動。「除了什麼,亨利?」
他又起身,一手放在頭上,一手撐著紮實的白牆,接著開始來回踱步。「甭擔心,我會保持距離。」她緊張起來,刀尖追著他的動作。「如果妳出去透氣後我也離開,那該怎麼說?我真有可能離開,而妳不會知道。兇手可能趁這時候出擊。」
「那你有離開嗎?」
「有。」他又坐下。「我回房間拿了本書,兇手一定趁機溜過。」
「你說謊。」
「我沒有。」
「有,你有。如果是真的,你會更早說出來。」
「我忘了,就是這樣。」
「亨利,算了吧。」她朝他走近一步。「我沒興趣被騙。」
他伸出一隻手,沒發抖。「喂,妳看,我說的是真話。」
她踢他的椅腳,他撐著扶手穩住自己,那隻手勾起成爪狀。「說得夠多了,我只想知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樣。」
「嗯,這裡沒電話,所以我要跑到村裡帶警察和醫師過來。但若妳打算跟他們說人是我殺的,那我就難辦了,對吧?」
「我們可以晚點再來擔心警察。現在我只想確定如果我放下刀,我不會落得躺在邦尼旁邊的下場。你為什麼殺他?」
「我沒有。」
「那是誰殺的?」
「一定是陌生人闖入殺了他。」
「為了什麼?」
「我怎麼知道。」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