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百年孤寂【平裝典藏版】:首度正式授權繁體中文版!出版50週年紀念全新譯本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CHOICE系列 春天的第一天

春天的第一天
 The First Day of Spring

 

作  者:南西.塔克

譯  者:呂玉嬋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2/01/21

電腦編號:375349
類  別:推理.驚悚/英國文學
系  列:CHOICE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846-8
CIP:873.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南西・塔克 Nancy Tucker

實習臨床心理學家,曾在英國國民保健署的心理健康部門擔任助理心理師。
八歲時,她寫下:「我想變瘦。」在接下來的十二年,她罹患神經性厭食症和神經性暴食症。她離開學校又重新上學,住院治療又出院,她的身體反覆崩潰,她的人生被食物緊緊綑綁。2015年,她出版《中間的時間:飢餓與希望的回憶錄》,用非凡的洞察力和黑色幽默講述童年時期與厭食症對抗的回憶。
2018年,她採訪六十名十六歲到二十五歲的年輕女性,寫成《那是人們開始擔心的時候:年輕女性與心理疾病》。這是一本關於飲食失調如何耗損生命的心理學書籍,南西•塔克用她一貫的誠實、敏銳和幽默,敘述嚴重精神疾病如焦慮、自殘、邊緣型人格障礙、強迫症、暴食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解離性身分疾患等的真實經歷。
《春天的第一天》是她的第一本小說,甫出版便廣獲好評。她以敏銳又富有同情心的視角,深刻描繪人物心理,寫下這個發人深省的驚悚故事,引領讀者反思暴力所造成的深遠影響,與傷害之後救贖的可能。


呂玉嬋

專事筆譯,譯有《安妮日記》、《雙生石》、《偷書賊》、《洪荒年代》、《第十三個故事》等書。

歡迎來信指教:yuchan.lu@gmail.com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com.tw/no22


 

我八歲。我殺死了一個孩子──
春天的第一天,我的世界從一開始就毀了。

英國新銳驚悚小說作家南西.塔克一鳴驚人處女作!
《衛報》年度最佳懸疑小說TOP 5!AMAZON書店★★★★☆震撼好評!

【作家】馬欣、【作家】許菁芳、【作家】盧郁佳 戰慄推薦!



每年,我都有同樣的痛,
這個痛在春天萌芽,在夏天消逝。
有時,我感覺它從肩膀蔓延到腦子,
想像它是滴入水中的一滴血,深紅色的手伸向透明的液體。


春天的第一天,克莉絲弄死了一個小男孩。這讓她的肚子有種像汽水嘶嘶起泡的感覺。她今年八歲,爸爸偶爾才回家,媽媽長年無視她,餓到極致時,克莉絲只能自己想辦法找東西吃。現在,她終於體會到讓人興奮的秘密力量,可以主宰一切,感覺自己的存在。
小鎮裡的人都為了這樁命案提心吊膽,克莉絲卻很高興大家終於願意關注她,聽她說那些「目擊證言」──儘管多是謊言。然而沒過多久,那股異樣的興奮消失無蹤,偌大的世界,克莉絲彷彿只有孤身一人,她繼續深陷飢餓的泥淖,她的母親甚至試圖將她送養。克莉絲好想再次感受那股奇異的力量,儘管警察逐漸逼近,她仍開始尋覓她的下一個目標,尤其是那些吃飽喝足,看起來比她幸福的孩子。
二十年後,又是春天的第一天。克莉絲成為「茱莉亞」,她隱跡埋名,獨自努力撫養女兒莫莉,卻總是擔心她們會被拆散。就在莫莉不慎受傷,茱莉亞懷疑自己無法成為一個好媽媽的同時,一通無名電話打來,「克莉絲……」當陳舊的名字被輕喚出聲,那段她想極力隱藏的黑暗過往,正排山倒海而來,即將顛覆她渴望重新開始的新生活……


情節緊扣人心,讓人不忍釋卷,敘事聲音令人感動又難忘。這本書不只讓我們了解一個孩子被逼上暴力之路的迷惘心理,也讓我們深刻思索愛與友誼的救贖力量。──《列車上的女孩》作者/珀拉.霍金斯

陰鬱卻耀眼的處女作!作者懷著博大的胸懷,以細膩的筆觸描述一個備受疏忽和虐待的孩子的悲慘故事。如最緊張的驚悚小說一樣扣人心弦,如最私密的回憶錄一樣感人慈悲。我喜歡這本書。──《失蹤的女孩》作者/麗莎.朱爾

南西.塔克創造了我所讀過最令人難忘的角色,她的聲音既尖銳又富有詩意,純真與邪惡之間的對比令人歎為觀止。我發現自己為克莉絲/茱莉亞感到痛苦,因為她學會了如何在一個讓她失望的世界中以女兒和母親的身分生存。不寒而慄、發人深省、可讀性強的《春天的第一天》,每一頁都會讓你心碎,讓你難以忘懷。──《在所有母親之間》作者/艾希莉.歐娟

一部非凡的處女作,從第一頁就讓人震驚和感動。我無法形容我有多喜歡這本書。──《我讓你走》作者/克萊爾.麥金托

《春天的第一天》是一個揪心的故事,講述被忽視和孤獨之於孩子的影響。八歲的克莉絲的聲音是如此坦承與真實,一頁接著一頁,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她接下來要做什麼。這是一部令人痛心又刻畫入微的處女作。──《親愛的玫瑰金》作者/史蒂芬妮.羅貝爾

《春天的第一天》是南西.塔克的第一部小說作品,我的天啊,這真是太棒了……這本書是如此具有力量,如此令人不安,以致我將在未來的幾個月裡思索它。它毫無疑問地會是我這一年的最佳十大好書。──崔西.芬頓

扣人心弦、令人不安的處女作……克莉絲的觀察精準無瑕,符合她的年齡和她的絕望處境……在小說結尾,克莉絲和茱莉亞的聲音將同時駐留在你的腦海:那既是發自內心的邪惡的聲音,同時也是悲傷和動人的聲音。──《紐約時報》書評

一次令人驚豔的亮相……懸疑?毫無疑問。讓人心碎?從開始到結束皆然。──《華盛頓郵報》

富有洞察力和同情心,一個講述得極好的關於人如何毀滅的故事。──《衛報》

一部非凡而令人心碎的小說。──《觀察者》

優雅而慧黠的驚悚片……塔克述說一位女性回溯她被隔離的童年,也在隱藏於生命角落和縫隙的黑暗秘密之中尋找「愛」。──《歐普拉雜誌》選書

一部引人入勝的小說處女作……使人緊張、細膩生動的敘述,在克莉絲的幼年和成人視角之間來回交替,挖掘童年創傷給受害者和周圍人帶來的危險。麗莎.朱爾的書迷和心理懸疑小說愛好者將會熱切期待塔克的下一本書。──《出版家週刊》

這本視角銳利且引起高度討論的書讓人愛不忍釋。──《書單》雜誌

極富說服力且重要……這部刻意引人發想、發人省思的小說對童年(和母性)的揭露有著驚人有力、讓人矚目的描述。──《紅秀GRAZIA》雜誌

塔克在她令人不寒而慄的處女作中,直截了當地抓住讀者的注意力……從各種意義來說,都是一部相當引人入勝的驚悚片。這是一部關於內疚、責任和救贖,令人毛骨悚然的懸疑小說。──寇克斯評論


克莉絲
今天,我弄死了一個小男孩。我雙手握著他的喉嚨,感覺他的血液在我的大拇指底下劇烈地跳動。他扭來扭去,踢來踢去,一個膝蓋撞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突然像是被勒緊了,好痛。我大聲吼叫,一直擠壓一直擠壓,汗水讓我們皮膚之間變得滑溜,但我沒有鬆手,一直擠壓一直擠壓,擠壓到指甲失去了顏色。比我想像還要容易。沒過多久,他不再踢了。當他的臉變成牛奶果凍的顏色,我往後坐到腳後跟上,甩了甩雙手,手都僵了。我把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放在像把手的兩塊凸骨上方,血液在我的大拇指下劇烈地跳動。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後來,因為離晚餐時間還有幾個小時,我就去敲門找琳達。我們走到山頂,靠著倒立牆倒立,菸頭和閃爍的玻璃磨著我們的手掌,裙子落在我們的臉上,風吹在腿上,真涼快。一個女人從我們身邊跑過,是唐娜媽媽,她跑過的時候,肥大的乳房一上一下起伏著。琳達身體一撐,離開了牆,站到我的身邊。我們一起看著唐娜媽媽沿著街跑下去,她發出像貓叫的聲音,那聲音打破了午後的寧靜。
「她哭什麼?」琳達問。
「不知道。」我說。我知道。
唐娜媽媽跑到街尾,轉了個彎,消失了。我們聽到遠處傳來驚訝的喘息聲。當她回來的時候,一群媽媽圍著她,個個都腳步匆忙,褐色鞋子在路上啪啪啪啪地敲著。麥可也來了,但跟不上媽媽們,當媽媽們經過我們身邊時,他已經落後了一段路,喘著氣,不停地發抖。他媽媽伸手去拉他的手,結果他跌倒了。我們看到鮮血像覆盆子色的漣漪濺開,聽到慘叫聲劃破了天空。他媽媽一把將他拉起來,緊緊抱著。她不停地跑,不停地跑。
媽媽們經過後,我們看著一群穿開襟羊毛衫的背影,大屁股抖動著。我拉著琳達的手臂,也跟了上去。到了街尾,我們看到理查走出雜貨店,一手拿著太妃糖,一手牽著寶拉。他看到我們和這群媽媽一起跑,也跟了上來。寶拉不喜歡理查拉她,嗚嗚地哭了,琳達就抓住她腰把她抱起來。她的大腿肥嘟嘟的,有一圈一圈的肉,大腿從膨脹的尿布伸出來,每走一步,尿布就往下滑一點。
還沒見到人群,我們就聽到了人群的聲音:厚厚的隆隆聲,有嘆息,有咒?,還夾雜著女人的哭聲。小女孩哭,小娃娃也哭。拐過轉角,看到了,一大群人站在藍屋子四周。琳達已經不在我身旁了,因為寶拉的尿布在科普利街街尾掉下來,她停下來想幫她穿回尿布。我沒等她,我繼續往前跑,避開那幫嘰嘰喳喳的媽媽,跑進雲層一樣的人群中。跑到中間時,我不得不蹲下來縮小身體,在熱呼呼的身體之間鑽來鑽去。沒有身體可鑽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站在門口,懷裡抱著死去的小男孩。
人群後面傳來一個聲響,我一聽,就往地上找狐狸,因為那是狐狸爪子刺到荊棘時會發出的聲音,好像肚子裡有什麼要從嘴裡跑出來的那種聲音。然後,這大群人散開,碰碰撞撞,推倒了我。我從大腿之間看過去,史蒂文媽媽走向門口的男人。她嚎天喊地,好像五臟六腑都要吼出來。她從男人手中接過史蒂文,嚎哭變成了語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撲通坐到地上,絲毫不在意裙子撩到了腰上,大家都看見了她的內褲。她緊緊摟著史蒂文,我想他死了也好,要是他還沒死,她胸脯肚腩一堆堆的肥肉也要把他給悶死了。他的臉在那堆肥肉底下,我看不見,沒關係,我早知道是什麼樣子─灰灰的,像壞了的肝,眼珠子瞪得跟彈珠一樣。他不眨眼了,我弄死了他之後就注意到這一點,有人能這麼長時間不眨眼,我覺得很奇怪,我要是長時間不眨眼,眼球會刺刺乾乾的。他媽媽撫摸他的頭髮,哭得呼天搶地,唐娜媽媽衝過人群,跪在她的身邊,理查媽媽、麥可媽媽和其他媽媽們都圍上去哭了。我不知道她們在哭什麼,她們的小孩又沒有死。
琳達和寶拉拖了很久才追上我們,當她們趕到藍屋子這條小巷時,琳達還拎著寶拉的濕尿布。
「妳知道怎麼讓她把這個穿回去?」琳達一面問,一面把尿布拿給我看。我沒回答,只……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