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世界最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你所煩惱的事,有九成都不會發生》作者,獻給容易受傷的你的「厚臉皮學」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朵朵自在小語:開成自己喜愛的花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冰戀

冰戀  

 

作  者:文旦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3/09/09

電腦編號:406034
類  別:科幻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57-33-1984-5
CIP:857.8

定  價:200
優 惠 價:158( 79折)

 

 
 

黑白山茶花 之一

一大早走進辦公室打開電腦,我接到一個快郵訊息:『姜杰速訪財經組。』

雖然我在驗證組一向採親民政策,和底下的人從來不分彼此,可是財經組和驗證組是職權平等的部門,就算以前財經組的老組長對我也是滿有禮貌的,從來沒有連名帶姓的叫過我。財經組的老組長昨天退休了,大概新上任的組長要用他那三把火示威一下吧!不過他搞錯了,我不是那麼好惹的。

財經組辦公廳在蟲洞膨脹廠的北邊,中間必須路過粒子粉碎加速中心、內炸爐、量子層穩定器,即使快跑過去也至少要三十分鐘。一方面沒有時間在廠中慢跑,一方面迫不及待的要給這個新的財經組長一個下馬威,我走出實驗室跳進一輛園區便利車,發動引擎以最快的速度衝向財經組。

你已經猜到了!我們這個園區是專門搞時間旅行的。自從本世紀初丁肇中博士 ─ 發現長命J粒子而獲得諾貝爾物理獎的丁博士 ─ 成功的發現反物質之後,時間旅行不再只是夢想。科學家們終於利用反物質為動力,把一個存在於當時的掌中型電腦以逼進光速的速度送到一個月的未來裡去,一個月後這個掌中型電腦神奇的出現於預定的地點,而其中的計時器卻仍顯現著一個月前的日期!這個令人歡騰萬分的實驗成果促使載人時光機在十年後就應運而生。從此,打時光機建造成功的那一刻起到無限大的未來的任何一個時段,都成了時間旅行的觀光景點。

經營一個時光旅行中心,財力人力物力的耗費之大自然不在話下。科技的極度文明解決了時旅的技術性問題,卻解決不了人類的行為問題;時光旅行的『祖母矛盾』的確是存在的。所謂『祖母矛盾』就是一個人如果乘時光機到幾十年前自己還未誕生的過去殺死了自己的祖母的話,那麼這個人就不會被生出來了,也就是說時間的旅者具有改變歷史的能力。所以除了量子層和蟲洞的維持監控之外,時旅遊客的證照管理、時光警察的訓練和部署……沒有一項是可以省的。

話說回來,我來到蟲洞膨脹廠北邊這幢進去如果迷路沒有指南針就絕對出不來的龐大建築物,才發現財經組已經搬家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財經組的新址,我一肚子火氣已經達到足夠熔化量子真空的地步了。

萬萬沒想到名叫柳正心的財經組長竟然是個女人。柳正心,該怎麼形容柳正心這個女人呢?狂野!對了,就是這兩個字,不但形容了她這個人,也形容了我看到她時內心的感覺。她的短髮自然鬈得很不規矩,東翹西翹的,配上一對精亮得像鐳射光的眼睛,這種鐳射光照在我身上就起了一種很不穩定的危險能源。

我還沒完全進到她的辦公室裡,她就開罵了:『怎麼那麼久才到?你們DNA驗證組的人就是會拖!工作進度慢得像蝸牛,叫你來一下也是用牛步的!』

叫你來?我沒聽錯吧,她『叫』我來?我好歹也是驗證組的組長,哪裡是她呼來喝去的。我用我最兇的眼神回視她,說:『妳試試看從這裡去我們驗證組,如果妳能比我快半秒,我就不姓姜!』說完我轉身就走。

『等一等!等一等!』她從辦公桌後跳起來,追到門口,我這才發現她不算很高,最翹的那撮頭髮也只來到我人中的高度,不過她的速度很快,一眨眼瘦巧的身體已經攔在我面前了,雙臂張開好像籃球矮將企圖阻止中鋒投籃的樣子,嘴還是硬的:『你不准走!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談。』

『我無法跟一個野蠻人談事情。』

『你說誰野蠻?』她高聲問這句話的時候,一個財經組的辦事員走過,好奇的看著我們,她迅速關門,把我們關在她的小辦公室裡。

她繞過我走向辦公桌,說:『哼!如果你們DNA驗證組稍微有一點野蠻人的魄力,也不至於變成我們整個中心營運的瓶頸了,你知道嗎?文明人!』

『廢話!我們DNA驗證部門是過濾時旅者的第一關,所有從過去和未來想到這個時空裡來的人,都必須把詳細DNA資料先送過來,經過我們DNA驗證通過,和他們那個時段的DNA記碌比對過,確定是活在那一個時空裡的人,確定他們回到未來或過去的回程時間,才發給簽證批準讓他們進來,』我在她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什麼叫關卡妳懂不懂?定義上就注定是緩慢的程序。』

『可是,姜杰!照你們這種緩慢的速度,一個人平均必須要有一百五十年的壽命才等得到來這裡看一眼的機會!很多人根本等不到就死了。』她的鼻子小小的,鼻梁上有五顆雀斑。

『可是,柳正心!我們總不能隨便放人進來吧?如果有人進來拒絕回去呢?如果有人假冒現代人企圖回來改變歷史呢?』

她不耐煩的說:『嘖嘖,你怎麼搞的,我又不是說DNA驗證沒有必要,我找你來的重點是看你們的DNA比對工作在進度上能不能加快一點,申請要來的人實在太多了。』

『妳才怎麼搞的,我們驗證組的速度什麼時候變成妳們財經組的管轄範圍了?』

她的臉頰紅紅的,聲音大起來:『我告訴你,這是一個惡性循環,而且是圍繞著你們驗證組的惡性循環!因為你們驗證組的牛步長征,時間旅行的人數少了,整個中心的進帳就跟著減少。你說這是不是我們財經組的事?』

『當妳們財經組的人坐著數鈔票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驗證的工作有多繁複?尤其是想從將來到現在來看一看的那些人,各種怪異的DNA都有,什麼複製人啦,突變人啦,什麼動物基因移入人啦,植物基因轉殖人類啦,什麼急凍復活人啦……』

她粗魯的打斷我:『那你們驗證組的人蹲在那裡孵豆牙的時候,有沒有算一算保持一個蟲洞張開需要多少能源?這些能源又換算成多少錢?進來一千人蟲洞開著,進來一百人蟲洞也必須照開,花的是同樣的錢,賺的錢就差了十倍,為什麼?都是因為你們發證的動作太慢。』

『妳不能只做這樣簡單的計算,其實我們省了時光警察部不知道多少錢,想想看如果沒有我們把關,時光警察一定疲於奔命。炒股票的、暗殺未來元首祖先的、死賴在這個時段不肯回去的、阻止敵人父母婚姻的……這些案件一定層出不窮。』

她不耐煩的說:『你又扯回頭了,我不是問你驗證工作有多重要或有多困難,我是問你能不能動作快一點。』

真是無法溝通!我只好放棄了,『想要快,就必須增加人力和資源。』

『我就知道,說來說去就是要錢!』

『喂!是妳找我來的喔!不是我來「要錢」的,妳最好先搞清楚了!』說完我頭也不回的離開,這回我決意要走,她是追不上我的。

我不能不佩服柳正心的果決。她上台之後的第一步是重新修訂公司人員的福利政策,把部分年終獎金改以免費時光旅行券代替,就好像在航空公司上班的人,三親六戚都可以免費乘飛機一樣,反正不花公司半毛錢。這個新辦法推行起來阻力不小,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想去未來旅行,就好像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出國旅遊一樣,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想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譬如說有的人老婆懷孕了,卻不想在孩子誕生前知道是男是女一樣的道理。像我手下一個叫楊立旺的職員,他有一個出了名的兇悍老婆,當她知道鈔票換成了時旅券時大發了一頓雷霆,不但把楊立旺罵得狗血淋頭,還一路罵到辦公廳裡來。

可是柳正心以她的魄力硬是把這件事搞定,省了時旅中心一筆龐大的資金。我們驗證組是首先受惠的部門,經費一增加我立刻雇用新員工,並重新整頓驗證組的紀律,處心積慮增加手下人員的工作效率,潛意識裡我似乎有在和誰競爭的幼稚感覺,這種感覺讓我時而興奮時而焦慮,心緒波動無常甚至夜間失眠。

驗證的速度倒真的突飛猛進,暢通了柳正心所謂的瓶頸,也打破了她所謂的惡性循環,時旅中心更因此由本來慘賠的窘境變得生意蒸蒸日上。短短的九個月之內,公司竟開始洽商購買園區西邊的一塊地皮,計畫興建第二個蟲洞膨脹廠。

周邊企業像餐飲、旅館、平面交通,各行各業也因此生氣蓬勃。

這一切欣欣向榮的景象竟淵源於一個頭髮亂翹鼻子上頂著五顆雀斑的小女孩?她是小女孩嗎?她到底幾歲?二十八?三十一?她那刁蠻的態度背後難道沒有一絲溫柔?她那鐳射般的眼神聚焦在我身上的那一刻在想什麼?我雖然條件不錯,可是我對她也夠無禮的了,她一定很討厭我吧?這些問題常常在最莫名其妙的時刻裡像海森堡不確定原理中突然在量子真空裡出現的光子一樣突然出現在我的腦袋裡。與其窩囊的被這些問題困擾,不如冒險去找出答案,我以答謝她增加驗證經費為藉口請她去吃飯,她爽快的答應了。

在辦公室外面的她,並不特別精明幹練,只是怡然自得。我們去河邊的餐廳吃義大利麵,她人瘦卻很能吃,一點也不矯揉造作。我們邊吃邊談,我對她的一切都很好奇,也想把自己的點點滴滴告訴她。她成長於母親單親的家庭,我則早年喪母由父親撫養長大;她有一個哥哥,我有一個妹妹,她笑著說:『怎麼我們好像是平衡在鏡像兩旁的對稱個體。』

吃完飯我們去河邊散步,原來她只有二十七歲,比我小五歲,喜歡古典音樂各國美食和園藝,尤其醉心於各類茶花的栽培。『茶花?這個選擇滿奇怪的。』我問。

她答:『不會吧,山茶花的種類多,花飽葉滿又容易培植。你知道嗎?不同色的山茶種在附近,有時候一顆山茶會出現不同的花色。很神奇吧?』她一笑,連亂翹的頭髮都柔軟下來,我的問題之一立刻有了答案:她刁蠻的面具之後藏著無盡的溫柔,那溫柔比刁蠻更具殺傷力。整晚我用盡心思博得她的每一個笑容,從此這些笑容就像失神者的妄夢,不時造訪我因愛戀而狂癲的脆弱神經。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