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鬥法

鬥法  

 

作  者:月藏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8/01/18

電腦編號:406091
類  別:恐怖.靈異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2385-3
CIP:857.7

定  價:199
優 惠 價:157( 79折)

 

 
 

孫天鏞,筆名月藏
1976年生於台灣台北市,但打從有記憶開始,都是在高雄的眷村長大的。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在同學們愛看的漫畫雜誌上發表了一篇作品,之後便自認是漫畫天才,毅然放棄聯考,開始從事漫畫創作。到1999年之前共發表了數千頁的長篇漫畫,一本小說,也擔任其他漫畫創作者朋友的編劇。2000年進入遊戲公司擔任視覺監製,才首次踏出漫畫出版工作,陸續接觸其他不同的創作平台。目前則在一間動畫公司擔任編劇企劃。


 

李昂:『《鬥法》以奇情異色的一種極致的書寫方式,提供了閱讀上強烈的感官刺激。這部『俗又有力』的小說,的確是令人讀後印象深刻。尤其是背後顯現出來的某些台灣現今的精神風貌,更有令人歎為觀止的貼近。』

身為地方上極具影響力的市議員,楊世德實在想不透,是誰對他有如此的深仇大恨,不但綁架了他的大女兒,還將她的身體肢解成一塊塊寄回他手上。如今一年過去了,眼看一切似乎都將恢復正常,誰知道兩天前,他的小女兒也失蹤了!

楊世德不確定,為什麼自己竟然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決定回到久違的鄉下老家來?然而兩年來,他不斷的想起童年記憶中某些模糊的片段──失蹤的同學、後山上那間『叔公』住的詭異鐵皮屋……楊世德隱隱感覺,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混亂記憶,必定與他女兒的失蹤有著某種關聯。

為了找回失蹤的小女兒,也為了查清楚記憶的真相,楊世德找上了私家偵探林德生,要他幫忙尋找當年『叔公』的下落。但沒想到,林德生查訪到的消息卻更加令他毛骨悚然——童年記憶裡後山上的鐵皮屋,其實是一座祭拜著『不乾淨的東西』的陰廟……

本書名為《鬥法》,故事安排也恰如其名般的節奏緊湊、張力十足。作者更大膽結合了靈異、驚悚、情欲、名利等諸多元素,寫出了人心貪婪卻又脆弱的一面,情節峰迴路轉,尤其最後結局更是令人背脊發涼!


◎司馬中原:寫魔界邪門多面怪事,驚悚駭人,奇幻難解,可讀性高。

◎李昂: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所有跟靈異、鬼怪、異次元世界等等這類路數有關的書寫,那你會和我一樣,超愛這部小說:《鬥法》。爆發的殘酷想像,匪夷所思的情色場面,這部某種程度象徵台灣社會的詭異小說,很台,俗有有力,緊張刺激、高潮迭起。好看!

◎侯文詠:把民間信仰與驚悚的類型結合,難得地創造出一種很台灣本土的驚悚小說,提供了有別於閱讀外國驚悚小說的台灣口味與樂趣。

◎南方朔:本書雖以《鬥法》為名,但寫『鬥法』的其實不多,主要是在寫台灣式的現代怪異故事。小說裡那種噬人魔,雖然帶自東洋風,但其誇張、聳動的特性,卻又很有『台』味。這種新派的靈異魔怪小說,如果能寫得條理更嚴謹,敘述也更細膩一些,未嘗沒有可能開創出『台灣式史蒂芬金』的路數。

◎張曼娟:故事的詭異恐怖氣氛掌握得很不錯,雖然某些轉折並不是那麼自圓其說,但整體的結構算得完整。許多細節極盡殘酷之事,是感官上的挑戰。

◎廖輝英:集驚悚、怪奇、妖邪、異端於一書,步步驚魂,極具可看性。


第七屆【皇冠大眾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屋內老鐘深沉敲擊正午報時十二響,地板灰塵在刺眼光澤鼓譟之下,迎合鐘響節奏,循序升空飄浮,光影灰塵融為一體,構成一幅迷離異境的圖騰。

被陌生男子猛力一拉,幸子的額頭撞到男子的下巴,感覺腦殼一陣劇痛,幾乎要暈了過去。暈眩中,眼前一片七彩潑墨交互渲染,呼吸跟著窘迫急促,只覺得四肢末梢刺痛如針扎,等到回過神來,已經靠牆坐著,還大口喘氣。

男子半蹲著,鼻頭距離幸子的眉心,可能不到一個掌幅的距離,幸子可以清楚看到他嘴上的鬍髭和臉頰的毛細孔,甚至還聞到他的鼻息,帶著淡淡的消毒藥水味道。

他身上老派的西裝不見了,一件白色長袖襯衫,袖子往上捲至手肘關節處,布料看起來有點縐,下身則是卡其色長褲,腰間打了幾個摺,又是電影『新上海灘』時代的裝扮。

『還好吧?』男子的口氣很溫和,眼眸像一泓清泉。

『嗯,還好,只是頭有點痛……』幸子單手撐住腦袋,『剛剛,是地震嗎?』

男子沒有說話,掏出口袋裡的手帕,抿了一下鼻頭汗漬。

幸子見他不回答,內心一陣哆嗦,不知道哪來的膽量,突然用食指重重戳了男子的臉頰,那人嚇了一跳,半蹲身體隨即往後傾,跌坐在地板上。

『妳……妳在幹嘛?』

幸子來回摩擦食指,確定幾秒之前的膚觸很扎實,才忍不住發噱,笑了出來。

『我想要確定一下,你是不是鬼啊?』

『鬼?我嗎?』男子指著自己的鼻尖,感覺被誣陷,有點錯愕。

『是啊,怎麼會穿著老派西裝,出現在姑婆的告別式,現在又偷偷跑進這幢舊房子,你到底是誰?』

幸子膽敢跟陌生人開玩笑,其實心裡已經有點譜,這個人要不是熟識姑婆與舅舅的後輩,就是許久沒有聯絡的親戚,也有可能是曾經跟著舅舅在醫院實習的學生,因為從他的年紀判斷,應該只有四十出頭。

男子欲言又止,沒有明確回答,似乎很為難的樣子。

看著男子的表情,幸子內心突然有點忐忑,語氣……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