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同窗【第7屆皇冠大眾小說獎 決選入圍作品】

同窗【第7屆皇冠大眾小說獎 決選入圍作品】  

 

作  者:法爾索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8/01/18

電腦編號:406094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88
ISBN:978-957-33-2383-9
CIP:857.7

定  價:199
優 惠 價:157( 79折)

 

 
 

一直到現在,小蕙在我心裡的樣子,都還是那麼樣的白皙安靜,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微瞇,靦腆中帶有一絲絲難以察覺的慧黠。

我就讀的國小附近,剛好有一個眷村,所以班上有將近三成比例的眷村孩子,周令儀是,小蕙也是。嚴格說來,她們才是真正青梅竹馬的姊妹淘,媽媽們還都是十幾年來同打一桌的牌搭子。先說在前頭:雖然我是本省人,在將近二十年前的台北市,省籍已不算是壁壘分明的隔閡,現在更不應該是。我只是在述說一段逝去愛情的回憶而已,不希望被任何意識形態的指責與對立所污染。

在我看來,眷村的女孩有種颯烈直爽的特質。

無論是大咧咧的男人婆周令儀,抑或安靜害羞、笑起來柔柔怯怯的小蕙,骨子裡都是一處同生的直率女孩,有一種我無法企及的『剛』,迄今依然如此。

我跟小蕙是怎麼『在一起』的,坦白說記憶已經模糊。

奇妙的是:寫情書、送禮物這些追求的動作,是在我們已經是情侶之後才做的,似乎有些本末倒置。這或許反映了小孩世界裡的某種純真。

說到我跟小蕙的『交往』,就不得不提體育股長王亮宏。

王亮宏跟我是完全相反的類型:他的數理成績非常之好,體育更是強得驚人,長得高頭大馬,喉結凸出嗓音沙啞,連青春痘都比我早長了兩年,簡直一副國中生的樣子,在老師眼裡一整個就是『皮』。

洪老師常開玩笑:如果把我跟王亮宏揉在一起,再平均分成兩半,那就會得到兩個剛剛好的人。瞎子都看得出來,從我們分到五年一班的第一天起,王亮宏就非常、非常喜歡小蕙。他會故意跑去鬧她,說些惹她瞪大眼睛的話,小蕙生起氣來,還會罕見的追打他。

王亮宏的家境也比我好很多,比我跟小蕙家都好。他們家裡有裝衛星小耳朵、有用Bata帶的錄放影機,聽陳百強、譚詠麟的廣東歌,吃剛進台灣的麥當勞,還試圖邀小蕙搭公車去西門町的日新戲院看電影……

回想起來頗為稚拙,但,王亮宏可是很認真的在追女生。

有動機、有自覺、有行動,大馬金刀,可說是陣仗分明。那種難脫青澀的早熟姿態,並沒有嚇壞一向乖巧的小蕙,他們一直都是不錯的朋友,到後來還是。

我常常忍不住想:小蕙,為什麼會跟我在一起呢?在我泛黃支離的記憶裡,實在想不起自己用了什麼撇步,能夠壓倒性的贏過『很像大人』的王亮宏。

最後歸納的結果,可能是因為一座天橋。

我們放學回家的路上,會經過一座天橋。回家路隊到了這裡,就不得不一分為二,王亮宏再怎麼像大人,回家就是得走左邊,而我和小蕙則是一起走右邊……就這麼簡單。

我每天送小蕙到眷村裡她家的樓下,每天早上,又到同一個地方去等她。

眷村門口崗亭的伯伯會用一種了然於心的眼光看我,帶著讓我臉上一熱的曖昧笑容直搖頭。

***

最先發現我們的『戀情』的,居然是周令儀。

我跟小蕙很喜歡在撕下來的筆記紙上塗塗寫寫,然後,當成情書偷偷傳給對方——最好笑的是,她就坐在我旁邊,小學的課桌不大,眼睛一瞟就能看到,連頭都不用轉,重點是在桌子底下藉機玩『摸摸小手』的遊戲。

長大之後,小蕙是個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的苗條美女,身材纖細骨感,有一種柳條拂風似的病態美;我心目中《紅樓夢》的林黛玉,就該是這樣。

女孩子的體態,其實從手指就能略知一二。

五年級的小蕙,足足還比我高了有半個頭,已看得出日後的苗條有致,練過鋼琴的手指又細又長,指尖纖嫩,掌心裡的膚觸就像敷滿滑石粉的絲緞一樣,摸起來的感覺,居然是又癢又舒服,還有一絲絲心尖被吊起來的悚慄感,舒服到會讓人有點頭皮發麻……

後來,我跟小蕙這樣形容時,她紅著臉『噗哧』一笑,忍不住輕打我的手背。

『原來你從小就是個色狼,我怎麼都沒發現?』

『沒辦法。年幼家貧,』我假裝搖頭,一臉遺憾:

『失栽培啊!』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