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今天天氣晴

今天天氣晴  

 

作  者:劉中薇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8/06/20

電腦編號:406097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57-33-2438-6
CIP:857.7

定  價:220
優 惠 價:174( 79折)

 

 
 

門一開,放眼望去有一大面窗戶,陽光充足。沒有特殊的裝潢,不過布置倒是相當摩登,家具多半來自IKEA。簡潔、俐落。唯一覺得怪的是,在現代感的空間裡,正中央的大面白牆上卻掛著一幅古意盎然的書法作品,豪邁揮灑著:『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

書法寫得很好,可是掛在這裡十分突兀。

我不禁問:『這是妳爺爺掛的啊?』

『不是。』

『那是?』

『這是我寫的、我掛的。』她一臉正經。

我詫異地再看一眼,筆道蒼勁,成熟老練,竟是出自她這個小ㄚ頭?我半信半疑望著她。

她理都沒理我,繼續自顧自地介紹:『喏,這是我的房間,那間是妳的……』

『妳的?我的?妳是說妳要跟我一起住?』我大吃一驚,『所以妳是我室友?』

『不,我是妳房東!』

『妳跟我一起住還要收我一萬塊房租?』

『如果妳要自己住那我就要收兩萬了!』

一聽到這麼高的房租,我當場洩氣。

『我看妳沒有男朋友喔!』她冷眼打量我。

『妳又知道我沒有男朋友?』我反問。

『如果有,妳又何必自己扛這麼大的行李搬家?』

我的確沒有男朋友,但一眼就被看穿還真不好受,好像自己很沒行情。我白了她一眼,忽然發現新奇的事物。

『妳眼睛怎麼了?』我問。

『什麼怎麼了?』

『看起來黑黑的,妳跟人打架啊?』

『這叫做煙燻妝。不過天氣太熱,現在妝都糊掉了。』她邊說邊從包包裡掏出一串鑰匙,『我要去墾丁玩幾天,這幾天家裡只剩妳一個,這串鑰匙給妳,妳慢慢整理!』

『妳就這樣走啦?高……小姐?還是高妹妹?』我喊住她,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哩!

『叫我Wednesday。』

『Wednesday?』

『星期三?為什麼叫星期三?』

『因為黑色星期三。』

『黑色不是星期五?』

『因為星期三在星期二之後,星期四之前。』

『妳很喜歡星期三嗎?』

『不是。我最討厭星期三。』她冷冷地回我。

什麼跟什麼啊?

她叫Wednesday,不過她最討厭星期三!

她最討厭星期三,但是她卻叫星期三?

我瞪大眼睛,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我真的要跟這樣一個化著煙燻妝、全身都是洞、講話聽不懂的小妖怪住在一起嗎?

Wednesday俐落地將門關上,留下我呆呆地拿著鑰匙發愣。

這個老公寓忽然顯得空盪冷清,我拿起電話撥給阿香,劈頭就是厲聲質問:『江美香,我怎麼不知道有人跟我一起住?』

『是嗎?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看見招租單上寫著條件是「單身女子、無不良嗜好、沒有寵物、不帶男人過夜」,這不就是妳嗎?所以就幫妳聯絡,租啦!』

『「單身女子、無不良嗜好、沒有寵物、不帶男人過夜」?妳怎麼不乾脆幫我加上「生活平淡、一事無成、異性緣差、孤老終身」?』我沒好氣說著。

『唉喲,別這樣啦!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我還能怎樣?

我都搬來了,也只能這樣了。

拉開窗簾,讓陽光透進來,我開始整理這個陌生的新居,這個居所即將陪伴我度過馬上到臨的二十九歲生日,以及二十九歲後的每一天單身生活,一天、兩天、三天、四天、四十天、四百天、四千天……不知還要陪伴多久!

我開始拆箱子、鋪床單、掛衣服、擦地板,忙進忙出。

裡裡外外忙了一陣,搬來的第三天,是三月二十一號,是我二十九歲生日。

三月二十一,是春天的第一天,小時候老爸總說我是春神送來的小孩。

生日每年都在過,第二十九個生日應該也沒什麼稀奇,但是一想到這是二字頭的最後一個生日,又好像有些什麼在心底發酵……

記得高中二十歲生日時跟阿香一同唱著伊能靜的歌:『忽然之間就走過,十字頭的年齡沒留下什麼……』如今一晃眼就變成『忽然之間就走過,二字頭的年齡還是沒留下什麼……』

沒關係,我還有阿香,阿香會陪我一起慶祝(或哀悼?)。

我撥了電話給她:『江美香,快到了沒啊?我準備了很多滷味、小菜,還有妳愛吃的提拉米蘇。』

電話那頭,阿香卻是支吾了起來:『詠晴,對不起啦!我老闆叫我加班,有一筆錯帳,我正在努力查出來……對不起啦……提拉米蘇改天吃也可以啊!搬新家,改天慶祝也可以啊!』

豬頭,今天是慶祝我二十九歲生日!

『沒關係,妳忙吧,我自己吃。』努力擠出一個笑容,掛了電話。

這屋子空盪盪的,連空氣吸起來都是冰冷的。凌亂的房間襯托著孤單的生日蛋糕,這個生日一點也不快樂。

收到鮮花。

被房東趕出來、跌進水溝、擦傷手又摔壞手機、最好的朋友忘了我的生日,這就是我的人生嗎?

我被世界遺棄了嗎?

我休假沒進公司,所以沒

擦擦眼淚,開始自我安慰:一定不是大家遺忘了我,一定是因為我搬了新家,所以沒收到賀卡。

我的手機壞掉了,所以沒有接到大家的祝福。

我企圖這樣說服自己,卻禁不住哀嚎:『天呀!我竟然好感謝我的手機掛掉了!這樣就算全世界都忘了我,我也不會知道!』

孤零零瞪著插著數字『29』的生日蛋糕,忽然心頭一陣酸楚,該不會九十二歲的時候,我還是一個人吧?

白髮長滿頭,皺紋爬滿臉,嘴巴皺皺地跟包子一樣,孤伶伶瞪著生日蛋糕,

只是『29』變成『92』,還是沒人一起唱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徐詠晴生日快樂!』我恐慌地趕快自己對自己大聲說。執起紅酒,對自己乾杯。

孫燕姿『我要的幸福』放得很大聲,我把酒瓶當麥克風,唱得比孫燕姿更大聲:

我還不清楚 怎樣的速度

符合這世界 變化的腳步

……

……

幸福 我要的幸福 在不遠處……

聲嘶力竭胡亂吼著,混著酒精的麻醉,簡直唱得肆無忌憚。

那用力的程度,似乎想把沉睡已久的幸福大聲喚醒。

一定是這樣的。

幸福就在不遠處嗎?

孫•燕•姿•有•沒•有•騙•我?

筋疲力竭後,我癱在床上,很快地昏睡了過去。

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在二十九歲生日那天,如果你盯著蛋糕上的生日蠟燭一直看、一直看,假如你可以從蠟燭的火焰中心看出一個愛心的形狀,那麼,你許的願望一定會成真!這是老天爺送給青春結束的禮物!

如果二十九歲的生日願望一定會成真,那麼……老天爺啊!給我晴天一樣的愛情吧!

把一個愛情的大太陽,遙遠地從宇宙天空那一頭,朝我大力拋擲過來吧!

一百度、一千度的高溫我都不害怕,熱熱烈烈擁抱我吧!燃燒我吧!

我已經準備好了,真的、真的,我已經準備好了……

咦?話說回來,我剛剛有從生日蠟燭的火焰中心看出愛心的形狀了嗎?

(摘自皇冠文化集團《今天天氣晴》)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