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無法超越的浪漫

無法超越的浪漫
 Beyond The Heart

 

作  者:陳漱意 /Shu Ei Ma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1/05

電腦編號:406112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2601-4
CIP:857.7

定  價:250
優 惠 價:198( 79折)

 

 
 

陳漱意

生長於台灣,六○年代赴美, 畢業於紐約市立大學藝術系,其後一直協助夫婿經營房地產至今。曾任圖案設計員,和紐約《中國時報》、《中報》、《華僑日報》、《自由時報》等各華文報紙的記者和編輯,也是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的永久會員。

陳漱意很懷念她的出生地,台南縣新營鎮太子宮太北里,和後來生活過的屏東市、台北西門町。但是,將來不想要葉落歸根到那裡。她的家在紐約市哈德遜河畔的小鎮,有不少老樹林,冬天出名的霧大。

《無法超越的浪漫》是陳漱意最後的長篇,是她為摯友張筱雲所寫。在張筱雲短暫的生命裡,充滿年輕的見血見肉,刻骨般疼痛的愛恨,但她始終熱愛工作、熱愛生命,陳漱意希望她藉著這本書永遠活下去。



 

她愛他如此全心全意地寵愛她,
但她也恨他幾近瘋狂地占有她。
在婚姻的束縛與疾病的牢籠中,
她要如何超越所有的疼痛與不幸,
甚至,超越死亡……

在病魔無情的摧殘下,日漸虛弱的身體,
要有怎樣堅強的靈魂,才能勇敢地愛恨?

蘇真,一名到紐約留學的台灣女孩、一個德國醫生的妻子、一位罹患多種癌症卻不肯投降的女人。

曾經,她天真地以為婚姻是永恆的港灣,與丈夫度過無憂無慮的日子,那種親密伴侶之間毫無芥蒂的純淨和快樂,卻在丈夫幾近瘋狂的占有與剝削中,一點一滴地消失殆盡。

曾經,她真實地感受生命的壯闊,總是有無窮精力去做想做的事,她是如此地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然而,當癌細胞快速蔓延,那些美好的想望,也隨著生命的萎縮而不復存在……

擅長刻劃女性與婚姻的旅美作家陳漱意,根據真人實事改編,用哀而不傷的細膩筆調,娓娓道出一則殘酷的愛情童話。帶領我們與天真浪漫的女主角一起心動,為她進退兩難的艱難處境心痛,也為她抵抗現實的堅強意志而心疼不已;更從故事的背後,發現了一份相知相惜、至情至性的珍貴友誼!


生命,透過死亡體現

《無法超越的浪漫》作者陳漱意專訪◎辜意珺

《無法超越的浪漫》一書描寫一個女孩蘇真到美國求學,而後嫁給一名德國醫生勞倫,後來卻不幸罹患了癌症,受盡婚姻和病痛的折磨。作者陳漱意在現實生活中即是女主角蘇真的好友,她以趨近真實而憂傷的筆調,試圖將蘇真的一生刻畫入文字裡。即使書中加入許多作者自身幻想的情節,然而,這本描寫對抗疾病、婚姻衝突的小說,卻以現實人生中實際發生的事件為礎石:文中女主角蘇真在真實人生中,是一名旅德記者──張筱雲,她於二○○七年冬天因癌症病逝於慕尼黑。而後陳漱意不忍辜負好友筱雲的託付,忍著喪友的傷痛,將這本書逐字完成。

「書名《無法超越的浪漫》,幾經更改,最終選擇它,是因為我比較想要突顯其中的浪漫。這是為了突顯兩個女性間相知相惜的情緣,但不是同性戀的故事。所謂浪漫,指時而湧現的詩歌般的情緒,和菩薩的心腸。而所謂無法超越,只是一種口氣,無太大意義。其實,除了死亡,人生有什麼是無法超越的?」

● 從小立志要當文學家

陳漱意畢業於紐約市立大學藝術系,長居紐約。原來,她在投入文字工作之前,都在紐約協助先生經營房地產:

「有十五年的時光,我跑房管局,催租,到法院填表驅逐房客,為房客約工人修這補那。終於穩定之後,有一天,我開始到紐約的中文報社工作;我做過記者和編輯,任職過全紐約市右派左派台獨的報社。如此,總共脫軌四年。」

陳漱意在寫作方面,自小受到鼓勵:

「我初識字不久,就在我整天瞎塗鴉的小人頭旁邊寫對白,不知是否因此,六年級開始,我的作文裡面開始出現很多對白。我的作文幾乎都是小說體。」

「小學四年級時,有一位很好的級任導師張海容,買了很多散文類的書送我。在每一本書前面提綱要。為了不忍辜負他,那時就在〈我的志願〉裡寫下將來要當『文學家』,可是真的開始寫作,終究還是內心的自動自發。」

她終究沒有辜負自己童年的期望,陳漱意曾經出版過小說、散文等作品,長篇小說集《上帝是我們的主宰》曾獲第一屆皇冠大眾小說獎決選入圍,另外還有數本著作,例:《蝴蝶自由飛》、《別有心情》等等……《無法超越的浪漫》是陳漱意作品中風格最為獨特的小說──因為這是兩個女性的真摯友誼而誕生的書。

● 因兩個女性間極端的默契與不捨,而創作此書

那麼,陳漱意和張筱雲是怎麼相識的呢?

「二○○六年九月,我去上海參加女作協的年會,為了開會之後可以去九寨溝玩。作協建議大家帶書送給大學圖書館,我帶了我的三本長篇,張筱雲因此被招引過來,我們立刻變得很熟,主要因為,我們看事情都有獨特的視角。

「去九寨溝的巴士上,她多半坐我旁邊,記得她在車上為大家用德文唱〈兩隻老虎〉,她的嗓子爽爽的且甜潤,後來寫作時,因為她跟她先生都屬虎,也就時常想起來,至今印象深刻。她那時已經骨瘦如柴,又很高,簡直像一副骷髏架,我們在山下的小店裡試穿衣服,店員都驚愕不止。我不捨得她,每餐吃飯的時候,大把大把替她夾菜,如此慷他人之慨,不知情的團友開始怒罵,我也充耳不聞。」

就在相見相知並相惜的情況下,這本小說,由張筱雲片面的故事,加上一個作者的癡心而完成。

「寫這本小說也可以說是兩個女性間極端的默契,極端的不捨。我們都有很多缺點,又是太容易柔腸寸斷的人。」

陳漱意在寫《無法超越的浪漫》的過程中,曾經一連三個月,沒日沒夜地寫,累得怎麼休息和運動都恢復不過來:

「總之,這本書,我一直像機器似的在寫,我只感到機器的轉輪在滾動,沒有血肉的感覺。直到二○○七年底小雲走後,二○○八年中旬,陽光燦爛的某一天,忽然心血來潮地為她痛哭一場,哭得天崩地裂,那之後,我再不斷把小說拿出來修修改改,直到○八年底才感到整本小說活過來,有了它自己的生命力。」

張筱雲短暫的生命和衝突不斷的婚姻,卻透過死亡體現了其寶貴之處。

在文壇痛逝張筱雲女士之後,陳漱意最後想對讀者說:

「如果可以讓讀者警醒到什麼,也許是蘇真最初一發現罹患乳癌,就該把患病的乳房完全割除。她當初沒有做這樣殘酷的選擇,必定因為疑惑於性與愛,愛與性。然而,生命畢竟是很寶貴的!」


1

前言

第五大道其實是一條頗沉悶的街道,它被刻意妝點渲染,反而營造出一種形而上的氣氛,顯得如此虛幻,它像幻想,理想,像千百年前的古代,千百年後的未來,總之,是我無法擁抱的,那種無法擁抱的空落的感覺,使我走在其間只感到渺茫。那天遇到蘇真,是在這樣虛浮的氛圍裡。我從廣場旅館過街,經過一排列隊等待遊客光顧的馬車,進入中央公園。

公園坐落在赫赫有名的第五大道跟百老匯大道之間,兩邊林立的高樓,過去跟現代交錯完美的建築,使整座公園平添一股恢弘氣勢。曾經聽說過,在紐約如果想要旅遊,又沒有錢旅遊,那就到中央公園走一圈。

我循著公園裡的彎路走,滿是紅葉黃葉的樹林裡,有人帶著孩子在野餐,有更多的人橫躺在開闊的草皮上做日光浴,九月秋涼的天,還是不少人光膀子穿比基尼躺在那裡。一個大男孩在跑馬道上騎著駿馬,經過一棵很漂亮的銀杏樹,那馬忽然不安地停下來,馬蹄蹬了幾下,遺下一堆不整齊的馬糞。我快速轉向另一條彎路,到一把長椅上坐下。

我在一家中文報社裡任編輯,十二年了,每天替一批又一批似是而非的報導下標題,乏善可陳得使我不由得也要思索,人生的意義究竟在哪裡?我腳跟前這時過來一個人,抬頭望去,是個細長身形的東方女人,四十出頭吧,穿一身彩色鮮豔鑲亮片的印度服裝,裙長蓋膝,裡面穿黑色的緊身七分長褲。短髮上紮一條咖啡色滾粉藍邊的頭巾,臉上顴骨突出,膚色在東方人裡,也算是深的,好像曬過很多太陽,甚至有點灼傷,是那種重筆勾出的輪廓,之後,再著深色,那種個性……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