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逆向誘拐【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作品】

逆向誘拐【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作品】  

 

作  者:文善/PEGGY CHEUNG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3/08/30

電腦編號:406160
類  別:推理.驚悚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018-9
CIP:857.7

定  價:250
優 惠 價:198( 79折)

 

 
 

星期三,8:00AM。

Professionally Everything。

淺藍色的背景,配上不知是橙色還是棕色的英文字母「A&B」,然後下面是小一點的字體,寫著「Professionally Everything」。

究竟自己盯著這電腦屏幕多久呢?植嶝仁不禁想著。好像只是五分鐘而已,但卻像一小時那麼久。

一陣香氣傳來,是剛烤熱塗了很多奶油的吐司。

「嗚──」一聞到奶油的氣味,一陣噁心感便從喉嚨湧上來,植嶝仁連忙捂著嘴。

上次宿醉是何時的事呢?其實也不是太久,只不過是上星期的事而已。是的,自從大學畢業搬出來以後,本來已沒有再出去玩了。從前那些每個星期都會一起出來玩的朋友,已沒有一個仍和植嶝仁連絡。可是自從在這裡上班以後,最近幾個月植嶝仁不知怎的和一些年輕的分析員和經理混熟,他們經常邀植嶝仁去喝酒。植嶝仁不是唸商科出身,他壓根兒沒想到那些分析員那麼能喝,而且還是每一個也那麼能喝,所以很多個週末他都是宿醉度過的,只是在平日宿醉還是第一次。

難道能喝就是成為「金融才俊」必要的條件?

「乾∼」──昨晚此起彼落的歡呼聲又在腦中響起。

「喂,阿植,在發甚麼呆?」坐在隔鄰的阿祖問道。「給那幾個新人的筆記型電腦預備好了嗎?」

「嗯,對不起,馬上就好了。」匆匆呷了口咖啡提神後,植嶝仁在內聯網上把基本軟體安裝到眼前那筆記型電腦上,正要去處理下一部電腦時,桌面震動的觸感傳來,原來是放在桌上角落的手機在震動。

又是那些無聊的電郵哪,植嶝仁心裡邊咕嚕著。按下刪除鍵後,他順手把手機放回桌子的角落。

植嶝仁在跨國投資銀行A&B的IT部門工作,雖說這個T市辦事處是本國最大的辦事處,員工足有過千人,可是這個辦事處的IT部門也只是植嶝仁和阿祖兩個人。因為很多支援的工作要不已經轉移到印度的辦事處,有些更是乾脆外判了給其他公司。由於所有員工都是用筆記型電腦,而且在投資銀行界,特別是像這種國際性的公司,員工流動性非常高,所以植嶝仁他們日常的主要工作,除了把有問題的電腦送去外判公司修理外,就是給新入職的員工準備電腦,和清理離職員工歸還的電腦的硬碟。

「阿植,聽說昨晚你去了派對呢。」阿祖邊敲打著鍵盤邊說著。植嶝仁沒有英文名,可是阿祖都叫植嶝仁做「阿植」,因為嫌他的名字太難唸。

「啊,嗯。」植嶝仁應著。「那些分析員叫我去的。」

和植嶝仁常常去喝酒的那班分析員當中,其中一名經理這個週末結婚,所以今天開始放假準備婚禮,本來大夥也想早些辦單身派對的,但是準新郎一直在忙,所以只能約在最後一刻,也就是昨晚才有時間。雖說是單身派對,但是一些女分析員也有參加。

想起昨晚的派對,一陣想嘔吐的感覺又湧上植嶝仁的喉嚨。

醉酒還好,可是昨晚……

「你好像和他們走得很近嘛。」阿祖沒有停止揶揄他。植嶝仁知道他看上了一個新入職的女孩,可是苦無門路結識她。省省吧,植嶝仁偷偷地藐笑了一下。那女孩雖是剛入職,可是作為初級分析員的她薪水和幹了五年的阿祖應該差不多。也不用說阿祖這副尊容……

「聽說他們拼酒拼得很兇的,看你!」阿祖酸溜溜的說著。

不用說我也知道,植嶝仁按了按太陽穴。那些分析員平日工作壓力也許真的太大,拼酒時比不知節制的大學生還瘋,而且他們有一套無聊的遊戲規則,開始前每個人都要在紙上寫上拼酒輸了的懲罰,然後每次輸了的人就要從中抽出其中一項。他們寫的當然沒有甚麼好事,輕則被拔鼻毛,重口味的有要用口解開另一男同事的皮帶,植嶝仁就試過要開口問女侍應要她正穿著的內褲,最後當然是拿不到,拿到他才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也是因為植嶝仁不介意這樣玩,才能常常被邀。

「怎樣?是不是後悔沒有進金融這行啊?」想起昨晚那個滿臉通紅的小男生說的話,他那噁心的鼻息彷彿又在植嶝仁的頸項掠過。

「你啊!你知不知道,我啊,我是T大商學院一級榮譽畢業的!你知道我昨晚整夜在做甚麼嗎?報告草稿A,草稿B,整晚我就是在比對兩份文件!這種工作,需要一個擁有T大商學院學位的人來做嗎?」

植嶝仁入職已三年,對A&B的業務也略知一二。因為完成報告前步驟繁多,而且時間有限,一些不需要太多經驗的程序很多時都會由新入行的新人來做,而那些程序往往都是看起來毫無難度可言的沉悶工作。

這幾個月來,植嶝仁已不知看到多少初級員工喝醉了在投訴不被看重。他們都是一流大學畢業,以為可以一展身手,卻被分發到做這些看似高中生也能勝任的工作。

本來植嶝仁對這些「小朋友」都會視而不見,可是昨晚準新郎一早醉了,而這個新來的男生卻特別難纏,還要和植嶝仁比賽喝酒。

要是由我來接受他無聊的挑戰便好了,植嶝仁在後悔。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