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作  者:蔡孟利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8/02/26

電腦編號:406211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352
ISBN:978-957-33-3365-4
CIP:857.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在整理的期間,學姊的哭聲從號啕漸漸轉回啜泣然後就沒聲音了。收拾好了,也快半夜一點了。我走回學姊旁邊,發現她已經睡著了。我看著她,第一次這麼仔細近距離的凝視著,纖細玲瓏的背形和一頭烏黑柔柔的秀髮,我在想,這樣的軀體到底承擔了什麼樣的壓力呢?我坐在她旁邊的位置上,想著,她講那句「有幾個明天」時,那種幽幽自言自語的語氣,想著……我自己也睡著了。
結果是學姊把我叫醒的。半夜兩點,萬籟俱寂,學姊拿起安全帽,敲了敲我的頭,說,司機,走吧!語氣又回復平時那種柔柔但沒什麼情緒的語調,不過眼神中倒是看得出有些歉意。我迷迷糊糊的跟著學姊下樓,走出系館,初秋沁涼的子夜,撲面的冷風把人的精神一下子給抖擻了起來。跟在學姊的旁邊走著,看著她在月光下柔亮的臉頰好像又滑過一滴淚珠,我忽然又感到手足無措了起來,想著,如果學姊的情緒又崩潰了,那我該怎麼辦呢?
其實在這之前也曾經見過學姊掉淚,在很偶然的情況下。有天晚上快十二點了,我忽然想起好像沒把放在水槽旁邊的高貴藥品收起來,心想如果明天一早被哪個天兵學弟妹隨手砸了,那我肯定會被老闆用刀架在脖子上。越想越不對,草草洗完澡就衝回實驗室。沒想到學姊那時還在裡邊,坐在她的書桌前面,我一進門瞥見學姊的背影,直覺的就對學姊說,十二點了,沒車了,要不要我載妳啊?
學姊沒回答,拿著面紙,低頭擦拭著臉,我一看就感覺的出是在擦眼淚。實驗室沒有其他人,我深怕是發生了那種事,趕快走到她身旁,看到學姊的衣著還是很整齊,稍微放心了一些。才叫了學姊兩字,她就轉過頭來說,我沒事,實驗室很安全,是我自己的問題,你不要多問,幫我把冷氣和穩壓器關一關,載我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學姊淚眼的樣子,說真的,楚楚可憐,款款動人,讓人會興起擁入懷中的念頭。不過想歸想,我還是很聽話的喔一聲,就乖乖的遵照吩咐做了。
在那之後,學姊沒有就這件事再說些什麼,我也不曉得要如何發問。只覺得,她好像越來越有心事。不過也不知道我的感覺對不對,因為學姊的作息依舊,工作依舊,亮麗依舊,外表看不出有什麼差別。


PubPeer


是FB的私訊通知把我拉回現實。同學阿正,在美國貝勒醫學院唸博士的那傢伙傳來的。上面列了一個網址,PubPeer的,這個網站在去年很出名,我幾個同學的實驗室都中槍了,搞得大家雞飛狗跳;有兩個在T大的,還擔心自己的學位被拔掉。
我點了網址,幹,是老闆的,還那篇IF比八多的;裡面說的,就是那兩個老闆神作的圖。
不過仔細看看評論,還好,並不是像那批T大的剪剪貼貼phototshop一下這麼不入流,只是在說若照論文裡面所寫的實驗程序,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毫無雜訊的狀況;也質問了,相較於文章中其他的數據結果,特別是表三所顯示的數量,跟依據老闆神做的那兩個圖以內插的方式估計,至少相差三倍。
在網頁內,尚無作者回覆;看看貼文日期,昨天。
老闆原來是做分子生物的人,只是,跑跑電泳、養養細胞,終究說不出完整的生命邏輯。所以這幾年,老闆的研究重心,逐漸的往整隻動物的生理及病理推進。而他之所以能成功跨足新領域,大家都知道是學姊的功勞。三年前,學姊被老闆派去國外拜師學藝,在不負所託下,短短三年內便在實驗室建立起所有的新行頭,然後開班授徒,教我們這群學弟學妹,成功的替老闆建立了灘頭堡。
當然,這背後還得有強大的金援才行。所以老闆的應酬越來越多,攬進來號稱「合作」──你合但我作──的雜務越來越多。雖然看起來實驗室六畜興旺,但也快把實驗室的諸人操翻了。去年畢業的博士班大師兄,或許就是在這種壓力下跟老闆大吵一架後,拍拍屁股走人。至於為什麼跟老闆吵架後還能畢業,大家都咸認與校長有關,因為他現在就是校長的博士後,今年還被送到美國去。
負擔最重的當然還是學姊。
不過學姊在教學弟妹做實驗的時候,臉上通常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只是以柔柔甜甜的嗓音,清晰簡潔的配合著俐落的手法,將訣竅同時由眼由耳的送入我們的腦中。特別是學姊面對動物時的那種不帶感情淡淡的冷漠,常常會讓我聯想起在市場賣雞鴨魚肉的攤販,一邊和客人應答著,一邊快速的剁切秤重,然後在你還沒回過神的瞬間,謝謝,一百塊。
彷彿,實驗室內的工作並沒有什麼壓力。
我曾在一次跟檯的時候問過學姊,對這樣每天都生活在斗室、每天有十二小時以上的時間不是盯著電腦,就是坐在實驗檯前的生活,會不會悶得有想要放下這些、想要離家出走的念頭?
學姊的回答倒是有趣,她停下手上兩把五號鑷子正準備包夾的動作,轉過頭,用種似乎看著我卻又像是在凝視遠方的神情,淡淡笑著說,「我已經溜出去了啊!」學姊說這話時的表情看起來是認真的,而且在我剛要開口發問前又把頭轉向頭蓋骨已被打開的老鼠,跟我說,看好,就是這裡,然後順手夾起一片硬腦膜。
「幹,你怎麼看?」FB又敲來阿正的私訊。
「幹,我能怎麼看,那我老闆。」
「實驗誰做的?」
「媽的,族繁不及備載,你要我怎麼說?」
的確是族繁不及備載。這是篇大文章,光圖就十個,外加三個表,還有一段影片附件。原本主要負責的人是那個跟老闆吵一架的學長,學長跟老闆本來很麻吉的,碩士班是校長的學生,畢業服完役,先到一家藥廠工作了一年,就又被校長叫回來唸博士班。那時校長還沒開始當校長,被借調去當官了一陣子,所以就把他放到老闆這邊。
由於是校長的嫡系人馬,又在社會上歷練過,所以不少需要對外打點關係,例如談那些拿錢來合但必須自己作的事情,都是學長幫忙處理的。不過學長比老闆厲害的是,他有時會把工作再轉包出去,就是那種大包商搶到標之後再轉小包的概念,他有能力辦到。
因此實驗進行到半年後,在實驗室meeting的報告中,我們就漸漸搞不清楚這篇研究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總覺得學長的領導力實在是太神奇了,有辦法統合四、五個不同的實驗室,甚至還有不同校的實驗室,包括一個現在也在PubPeer漸漸揚起的明日之星。後來因為關鍵神圖是老闆自產的,所以老闆把獨家通訊位置讓給校長,自己擺第一,學長只放在第二加註與第一作者相同貢獻。或許,這也種下他們兩人日後吵架的原因。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