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魔法學園(5)黃金巨塔

魔法學園(5)黃金巨塔
 Magisterium:The Golden Tower

 

作  者:荷莉.布萊克
     卡珊卓拉.克蕾兒

譯  者:陳芙陽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06/06

電腦編號:406218
類  別:奇幻文學/青少年文學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450-7
CIP:874.59

定  價:299
優 惠 價:236( 79折)

 

 
 

第一章


凱爾生平第一次覺得,他從小住到大的房子看起來好小。
阿勒斯泰停好車,兩人和小肆一起下車,小肆旋即繞著草地邊緣一路吠叫。阿勒斯泰瞄了凱爾一眼就逕自鎖上車,因為他們沒有行李箱,也沒有行李袋或其他行李推車要拿。凱爾從約瑟大師的根據地回家,身上一無所有。
不是一無所有,艾倫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說,你還有我。
凱爾壓抑笑意,如果爸爸看到他莫名其妙笑起來,一定會覺得很詭異,尤其,最近沒什麼值得笑的事。魔法教誨院打敗了約瑟大師率領的軍團,卻付出極大的傷亡代價。凱爾最好的朋友艾倫才剛死而復生,卻又再度死去。
就大家的認知是這樣。
「你沒事吧?」阿勒斯泰瞥了他一眼。「看起來一副消化不良的樣子。」
凱爾放棄收斂笑容的努力。「我只是很高興回家。」
阿勒斯泰笨拙地擁抱他。「這也難怪。」
屋子裡看起來也變小了,凱爾走進他的房間,小肆氣喘吁吁跟在後頭。看到小肆現在有著尋常的綠色狼眼,而不是混沌獸的閃爍眼珠,感覺還是很怪異。凱爾彎腰搔弄小肆的耳朵,狼打了大呵欠,尾巴咚地落在地面。
凱爾在房間到處走動,幾乎是漫無目的把東西拿起又放下。鍛鐵年級的舊制服、來自教誨院洞穴的光滑卵石,還有一張他和艾倫、塔瑪拉開懷大笑的照片。
塔瑪拉,他的胃糾結起來。
自從在約瑟大師根據地外頭的那場戰役,塔瑪拉跪在他身體旁邊過後,他就還沒跟她說過話。在那個時刻,她似乎真的就像他希望的那樣關心他,但是隨後的沉默卻讓他了解自己的立場。畢竟,不想讓一個人死去是一回事,但跟真的活下去的他們說話,卻又完全是另一件事。
塔瑪拉一開始就不希望凱爾喚回死去的艾倫,當他真的做到了,她也不認為那是艾倫本人。說句公道話,艾倫的行為的確不像他本人。結果發現,靈魂回到稍稍腐爛的身體,會產生怪異的事。諷刺的是,現今在凱爾腦海喋喋不休的艾倫反而比較像他自己了。但是,塔瑪拉不知道艾倫還在,而且凱爾確信,根據她先前的反應,如果她發現了這件事,一定會對他抱持高度猜疑。她早已認為凱爾是邪惡的巫師了,或至少有邪惡的傾向。
凱爾不是真的很想思考這件事,因為在全世界所有人之中,塔瑪拉一直是最相信他的人了。
你知道,我們還是得告訴她。
凱爾嚇了一大跳。儘管當他因為和埃力斯交戰時使用太多混沌魔法,而在教誨院醫務室接受治療的整段期間,艾倫都一直跟他同在,但是發現有人聽到自己的思緒並且回應,卻始終無法不被嚇到。
門上傳來敲門聲,阿勒斯泰接著打開房門。「你想要吃點晚餐嗎?我可以做燒烤多香果乳酪三明治,或是買個披薩。」
「三明治就好了。」凱爾說。
阿勒斯泰慎重準備了晚餐,他先用奶油塗鍋,以便把吐司煎得恰到好處;再開了一個蕃茄湯罐頭。凱爾的爸爸從來就不怎麼擅長廚藝,但是能和他同桌用餐,並且偷偷丟麵包皮給桌底下的小肆,可是遠比約瑟大師所變出的極致美食更加美味呀。
「那麼──」阿勒斯泰坐下,在兩人開始用餐時開口說話。蕃茄湯甜鹹適中,多香果乳酪也辣得剛剛好。「我們需要談談未來的事。」
凱爾從蕃茄湯抬起頭,一臉困惑。「未來?」
「你就要升上教誨院的黃金年級,大家都同意你已經,呃,學會足夠的魔法,可視為完成白銀年級。等你秋天一回到學校,就可以直接通過年級結業門了。」
「我不能回去教誨院!」凱爾說:「大家都痛恨我。」
阿勒斯泰心不在焉撫平他的黑髮。「可能不再是那樣,你又成為英雄了。」凱爾的爸爸在許多方面來說,都是很偉大的父親,但是說安慰話的功力卻仍有待加強。「無論如何,你只需要再完成一年的學業,況且現在約瑟大師不在了,應該會相當平靜。」
「魔法公會──」
「你用不著去魔法公會,凱爾。」阿勒斯泰說:「而且我認為你不去會比較好,現在艾倫不在了,你是僅存的喚空者。他們會企圖利用你,卻永遠不信任你,你永遠無法擁有正常的魔法師人生。」
凱爾暗自想著,哪有擁有正常人生的魔法師。「那我要做什麼?去唸一般大學?」
「我從來沒唸過大學。」阿勒斯泰說:「我們可以先休息一段時間,去旅行一陣子。我可以教你怎麼做生意,然後找個地方,像是加州之類的,父子一起開店。」他用湯匙戳弄蕃茄湯。「我的意思是,為了躲避教誨院和聯合院,我們得改名換姓,但這樣很值得。」
凱爾不知道該說什麼,想到永遠不用再應付聯合院以及他們對喚空者的看法,也不用理會人們因為「死神敵」君士坦.喚豐的靈魂存留在他身上,而對他投射的憎恨,現在聽起來是非常理想,但是……
「聽著,我有件事得告訴你。」凱爾說:「艾倫沒有真正死去。」
阿勒斯泰關切地眉頭深鎖。
喔喔,艾倫想著,但願他不會嚇瘋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阿勒斯泰小心翼翼問道。
「我是說,他仍在我的腦海,就好像他活在我的身體裡。」凱爾脫口而出。
你並非真的需要告訴他這件事,艾倫說。這真是好笑,因為他才剛說過他們得告訴塔瑪拉。
阿勒斯泰緩緩地點點頭,凱爾的肩膀放鬆下來。爸爸對這件事的接受度很好,他或許還可以提供一些因應之道。
「這樣看待事情很好。」阿勒斯泰終於開口。「對這一切,你真的處理得很好。我知道,悲傷很沉重,但最好的對策就是,記得你所失去的人和──」
「你沒弄懂。」凱爾打斷他。「艾倫在跟我說話,我聽得見他。」
阿勒斯泰繼續點著頭。「我們失去你的媽媽之後,我有時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就好像我聽得到瑟拉的聲音在呵斥我,尤其是我讓你在外頭爬,而你趁我不注意拿起泥土來吃的那一次。」
「我吃過泥土?」凱爾問。
「幫助你增強免疫力。」阿勒斯泰略帶防衛意味地回答:「你沒事。」
「可能吧。」凱爾說:「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艾倫真的真的跟我在一起。」
阿勒斯泰溫柔地把手放在凱爾的肩膀上。「我知道他是。」他說。
聽到這句話,凱爾已經不忍心再說什麼了。

*
在離家前往教誨院就讀最後一個年級的前一晚,凱爾躺在床上無法成眠,望著月光在他的被子上灑下一道白光。他已經替明天前往教誨院的行程,打包好行李袋,裡面放進黃金年級的深紅制服。他記得看到埃力斯.史特賴克身著黃金年級的制服,充滿自信又很酷的樣子和朋友在一起。現在埃力斯死了,凱爾非常高興,埃力斯謀害了艾倫,這是罪有應得。
凱爾,艾倫輕聲低語,不要再想這件事了,你還是得好好撐過明天。
「但是大家都痛恨我。」凱爾說。儘管知道爸爸對此不以為然,但他堅信自己的看法沒錯。他或許在最後戰役和良善的一方並肩作戰,或許拯救了教誨院,但他仍懷有君士坦的墮落靈魂。
小肆發出哀鳴,用鼻子推推凱爾的手,開始試著爬進被窩裡面。當牠還是小狼時,這樣很可愛,現在即使牠已不再是混沌狼,卻仍是發育完全的成狼,這樣十分危險。
艾倫想著,小肆,住手。小肆猛然抬起頭,眨著眼睛。牠聽得到我!艾倫似乎很開心。
「你在幻想。」凱爾說。
凱爾的房門傳來敲擊聲。「凱爾?你在講電話嗎?」阿勒斯泰問。
「沒有!」凱爾大喊:「我只是──在跟小肆說話。」
「好。」阿勒斯泰聽起來半信半疑,但腳步聲還是漸漸走遠。
你有塔瑪拉、小肆,還有我,艾倫說,只要我們團結在一起,一切都會安好。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