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JOY系列 逆女【25週年銘刻熾愛紀念版】:我們並不傷害別人,為什麼他們要傷害我們?台灣同志文學劃時代之作!

逆女【25週年銘刻熾愛紀念版】:我們並不傷害別人,為什麼他們要傷害我們?台灣同志文學劃時代之作!  

 

作  者:杜修蘭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9/27

電腦編號:406230
類  別:現代小說
系  列:JOY系列
開  本:25K
頁  數:304
ISBN:978-957-33-3796-6
CIP:863.57

定  價:360
優 惠 價:284( 79折)

 

 
 

高二時,我終於住校了,是老媽把我轟出來的,她說我再留在家裡,會把她的生意搞垮,奸計得逞,我像搬新房般,歡天喜地地幾乎將我所有東西都弄到宿舍裡。
媽寒著張臉不說話,我不敢去看她,我怕多瞧她一眼,她就會反悔答應我住校,直到我躺上寢室裡的床上時,才確信自己的好運道。
睡下舖的翠麗告訴我:「我住校的時候,我媽好捨不得,眼淚直掉,我也難過得想哭……」
我奮力將上翹的嘴角往下拉彎,昧著良心說:「喔!是啊!還是住家裡好喔。」心裡卻還是忍不住雀躍起來,天啊!住校,多棒啊!再也不用聽老媽的詛咒了,當然,最主要的,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和詹清清在一起。
住校後,戀情當然還是得偷偷摸摸地繼續,高中的女孩比國中更精明敏銳,似懂非懂的聯想能力,一傳十十傳百的廣播手法,是無形的仲裁,具強大的法律效力,不經審決就能宣判有罪,身前身後釘在脊椎上永遠拿不下的罪牌,是比死刑更殘酷的無期徒刑,所以住校雖然有更多的時間和清清相處,同樣地和別的同學在一起的時間也更長,伴隨而來的是被人識破的更大的壓力。
學校有多少像我們這樣的女孩子我不知道,我也不敢將觸角往外探伸,偶爾同學間的戲語提及同性戀的名詞時,她們的笑容是那樣曖昧,那樣鄙夷,我警惕得像隻受傷的蜘蛛,將所有足手緊縮環護我脆弱的肚腹,我一再反問自己有沒有露出什麼可疑的蛛絲馬跡?人疑竇?我驚疑得仔細暗察,看看她們說那樣的笑話,有沒有特別的涵義?是不是別有所指?一直要到我和詹清清獨處的時候,才能伸展一下手腳,鬆弛一下緊張的神經,那感覺像十九世紀愛美的仕女們終日穿著透不過氣來,憋死人的緊身束衣,乍然脫下後的輕鬆自在,連呼吸都順暢多了。
隨著相處越久,投入的感情越深,得失心越重,齟齬也會出現在密不可分的情愛中,詹常常會像審問犯人般追問我:「昨天和妳走在一起那個女生是誰?那個眼睛大大的那個。」
「眼睛大大這麼多人,妳在說誰啊?」
「頭髮有點黃黃那個!怎麼?妳有很多要好的人嗎?」
「那我們班副班長江璧璽啦!上完音樂課,一起走回教室而已。」我笑著,知道有人在意,是非常非常棒的感覺。
清清瞪著我:「妳如果移情別戀的話,我── 唉!我都想不出來該怎麼辦了。」
我攬住她:「我怎麼會?倒是妳,馬上就要畢業了,剩我一個人留在學校,妳在大學裡一定會交好多朋友,把我忘了。」
「那我留級一年,陪妳一塊兒畢業,我們考同一所大學念同一系,好不好?」
「不好!那怎麼可能?機率太低了。」
「總之,我們分開來是早晚的事。」清清嘆氣。
我也茫茫然為一年後的不能朝夕相處若有所失,幸福如此縹緲,如此易逝,我緊緊擁抱詹,像抓牢稍縱即逝的幸福,情慾驀然翻騰翻江倒海襲來,未來不可知,我們需要眼前的慰藉,窗外豔陽熾烈,空無一人的寢室裡僅剩彼此深沉的呼吸,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我們曝曬在烈日下,汗水黏膩,我們牢不可分……
事情有了開頭後── 無論是多艱難的開始── 接下來就容易多了,彼此的不安全感,遂用性來試探兩人對愛的真誠度,以自己的身體作承諾。一旦走進情慾的殿堂,我們不再談純純的愛,一窺殿堂的奧妙炫目,像吸鴉片一樣,越深深地耽溺無法自拔,我們都明白,不可能回頭。
長期的禁錮壓抑,讓我們狂喜地呼吸每一口自由的空氣,慾望永遠也不疲乏,而這種慾望的力量使我們變得大膽,我們開始找任何可乘之機,白天空無一人的寢室,我會利用體育課時偷溜回來,和詹享受片刻的溫存,有時是星期六晚上室友都回家的時候,甚至,去清清的家,詹爸爸媽媽不會懷疑的,兩個要好女孩同床共枕,怎料得到自己的女兒幹的是什麼勾當?也因為這份偷偷摸摸不能見光的刺激,讓我們更莫名興奮,瘋狂地彼此探索,每一個動作都是一種熱炙,每一種感覺都是敏銳的奇妙,詹有很多特別的花樣,我不禁懷疑起她的豐富的性經驗。
「妳從哪兒學來的?」
「從錄影帶上啊,我爸爸租的黃色錄影帶都藏在那臺古董電唱機的暗格裡,我無意中發現的,裡面有很多歐美的同性戀錄影帶。」
「我們要生在國外多好,美國舊金山有一條同性戀街,裡面的同性愛侶可以隨意當街擁吻,根本沒人在意。」
「好啊!我們大學一畢業就一塊出去念書吧!」詹清清興奮地叫著。
我不想掃她的興,我就算要出去,也不可能一畢業就去,老媽不會拿錢讓我離開她的,更何況那麼多年後的事,誰能預料呢?我撫觸她光滑的背脊,她閉上眼拱起背來低低地呻吟,我用食指輕輕地點著她一粒粒稍稍突出皮膚的脊椎節,詹喟嘆一聲翻身起來靠在我的胸前將我緊緊抱住,短短的頭髮扎得我麻麻酥酥的,我用雙腿緊緊夾住她的腰際,我知道如何讓她興奮,潮慾一波波將我們淹沒,詹十指緊緊掐入我的背,囈語著……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對不對?……永遠對不對……
「唔……」我含糊地應著,想起一首悲傷的情歌……擁妳的那刻,從前和以後,剎那間擁有,也算相戀到白頭……
永遠?什麼叫永遠?一個人的一世算不算永遠?而我們連眼前的事都沒有把握,永遠!這個不安的字眼讓我從癡狂中清醒,想到前程茫然,不禁深深驚恐起來。
高潮後的倦怠與安適,讓我們一直睡到隔天九點多才起床,出房門的時候,像做了虧心事的小偷,心裡頭忐忐忑忑的不安。詹爸爸很和氣,長得高高帥帥的,很有魅力的一個中年男性,我望著他英挺的背影,忽然想起老爸的樣子,詹爸爸簡直可以做老爸的兒子。
「起床啦?不知道妳們要睡到幾點,我們先吃了,早餐在桌上,詹媽媽去買菜,丁天使午餐在這兒吃吧?」
「喔!謝謝!我要回去了,我爸媽還等我回去呢。」我偷偷和詹清清交換一個眼神,她諒解我的心情,雖然我愛這種溫馨的家庭溫暖,但我老是想起小時候看過的一則故事,好心的牧師收留的流浪漢卻偷了他的銀器,而我,偷了他們的女兒。
出了詹家大門,我才喘了口氣,在詹家我老懷疑身上會掉出件屬於他家的值錢東西般不自在,回到家媽劈頭就問我:「怎麼現在才回來?」
不知道怎麼搞的,我一踏進這個家就覺得烏雲罩頂氣氛窒息般令人煩躁:「去同學家玩啦!」
「跟妳那死人老爸一樣,自己有家不待,專門往別人家跑。」爸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下了工就摸到別家泡茶聊天或打個小牌,媽恨死了,我卻覺得這樣耳根子清靜多了。
我懶得理媽,逕自轉到屋後,我知道那裡有一大籃衣服等著我洗,浴室的門是鎖上的,我等了半天,不耐煩地叫著:
「天明你拉肚子啊?快點好不好?我一大堆事還沒做咧!」
天明開門出來,我和他擦肩而過,聞到一身菸味,整個浴室裡也是煙霧彌漫,原來他已學會抽菸,我沒追問他,這年頭誰又管得了誰?而生在我家,也確實需要找個管道宣洩一下情緒,今天衣服比平時多,還有天厚的大學服,原來天厚回來了,我在洗天明褲子的時候,被什麼尖利的東西刮了一下,我伸進他褲袋裡掏出一個奇怪的小鐵器,一頭像飛鏢鏢頭般尖尖的,兩旁還有倒鉤,另一頭是個圓圈,有點像生物課本裡代表男性的符號,天明帶這樣的東西在身上幹什麼?我把玩著猜測:這應該不是普通的東西。
洗好衣服後,媽已不在,天明看店。
「媽呢?」我問。
「天厚帶女朋友回來,晚上要在家吃飯,老媽去買菜。」天明一邊說話,一邊抖著腳,那德行讓我覺得不快。
「天厚呢?」
「帶女朋友出去啦,妳以為他會安分待在家裡啊。」
「這是什麼?在你褲袋裡找到的。」我掏出那個小鐵器,天明愣了一下,卻沒回答,望著從門口經過的一個小混混哼著:
「這小子很囂張,哪天我修理他!」
我知道在放牛班的學生要不變壞很難,但天明才國二呀!我覺得痛心,媽整天口口聲聲說辛苦全為了我們,她難道沒發覺天明變了嗎?而且變得這樣多。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你不說我要拿給老媽看了。」
「扁鑽啊!什麼,用來捅人的。」天明依舊是副無所謂的調調,我突然意識到,我住校後,家裡的一堆爛事就全栽在他頭上了,一個孩子而已,怎生消受呢?
「你沒事帶這東西在身上做什麼?」
「沒幹什麼,好玩而已。」天明一把將扁鑽搶去。
我想再跟他談點什麼,遠遠看見老媽回來了,只好閉上嘴巴,給媽知道,除了吵架怨嘆她的苦命外,不會有別的建樹。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