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迷FAN 嗨!Sweety

嗨!Sweety  

 

作  者:SWEETY

出  版: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3/07/30

電腦編號:419018
類  別:影視.戲劇
系  列:迷FAN
開  本:小25開
頁  數:160
ISBN:957-803-431-8
CIP:855

定  價:250
優 惠 價:198( 79折)

 

 
 

SWEETY花言喬語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狀況非常的假惺惺、做作同時心機很重,可以從以下這段對話當中完全體會到雙方的較勁心態。

言:你好,我是言言。(邊笑邊想『好啊!竟然歌唱得比我好!』)
喬:你好,我是喬喬。(邊笑邊想『好啊!竟然比我漂亮!』)
言:你是聖心女中的嗎?真是好學校。呵呵!
喬:你是天母國中的嗎?真是好學校。呵呵!
言:你身高幾公分?
喬:一六六!
言:啊!跟我一樣!(兩人都邊笑邊想:我一定要比你高!)
其實女生通常都會這樣,第一次見面時雙方都很ㄍㄧㄥ。
第一次拍合照的時候更尷尬,我們兩個人站在一起,中間竟然留了很大的空隙,畫面一看就知道彼此非常不熟,後來唱片公司規定我們要天天通電話,多關心對方。
可是手機電話費很貴,於是喬喬想出了很怪的一招,每次打電話給言言,都讓手機響兩聲就掛掉,言言看了來電顯示,知道是喬喬,就主動回電話,所以不管是喬喬打給言言,或是言言打給喬喬,付電話費的總是言言。

後來言言識破了喬喬的秘密,但因為兩人還不熟,儘管知道喬喬在搞鬼,回電話時仍舊會客套的說:『喬喬,你有事要找我嗎?』所以喬喬的電話費總壓在四百塊以下,但言言的始終在一千塊以上。

這一段假惺惺、爾虞我詐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趣!

悄悄話

[喬喬] 我是班班
在班上我的形象跟Sweety差很遠,我的綽號叫做『班班』,因為我在國一連當了兩學期的班長。
開始進入聖心女中的時候,姊姊曾經指點過我在學校該注意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有很多同學都是從聖心小學直升國中,所以班上會有小團體,要我小心一點,可能會被排斥。
聽了姊姊睿智的話語,我對聖心感到有點畏懼。所以打從上學第一天自我介紹開始,我就特別說明自己的爸爸是訓導主任、媽媽是老師,從小到大得過哪些獎,結果同學的反應竟然是『哦!原來你不是太妹喔!』
後來我就莫名其妙的當上了班長,這個結果讓姊姊非常意外,因為一般『習俗上』聖心小學畢業的人都會團結的選她們的校友當班長,沒想到我竟然打破了這個傳統,所以姊姊班上的同學都對我的經歷感到很不可思議。
就這樣,我在班上就像當大姊一樣當起了一整年的班長,後來有點『職業倦怠』,連喊了一年的『起立敬禮』之後,覺得很累,就讓沒當過班長的同學幫忙喊,我只要對嘴就好了。有時候老師聽到喊『起立!』的聲音很陌生,還會關心的問我是不是感冒了,怎麼聲音很不一樣,這時候我們全班都會一起裝沒事。
但後來我對大姊的形象有點厭倦了,開始留長頭髮,綁公主頭,而且請同學叫我『阿花』,希望這樣可以平易近人一點,最好大家覺得我是個很好笑、而不是可怕的大姊。
後來我出道之後,公司在媒體上說我的名字是『喬喬』,同學們還很驚訝的說『喬喬?你明明就是阿花!』反而是她們相當不習慣裝可愛的我。
接電話時只要聽到對方怎麼喊我,就知道是誰打來的,像是言言都喊我『喬』,同學喊『阿花』或『班班』,我姊跟學姊都喊我『曾之喬』,只有公司跟歌迷喊我『喬喬』,光靠稱呼就能知道他們是我什麼時候的朋友。

我的左臉跟我的馬尾
公司開始幫我們做造型的時候,發現我的左邊臉比右臉好看,但兩邊差別沒有太明顯,大概是因為咬東西的時候,我左邊臼齒跟右邊的臼齒使用的次數比較平均。但是言言習慣用右邊的臼齒咬食物,所以她的右臉比較美麗,因此,我們都要用最美麗的臉面對鏡頭,我固定站在左邊,她站在右邊。
網路上有些朋友覺得我的馬尾造型不好看,還有同學戲稱我是『那個禿頭』。說我是禿頭有點太離譜了,其實我只是額頭高了點啦!可是連媽媽和姊姊都覺得馬尾不好看,每次我攬鏡自照,都忍不住想,真的有這麼糟嗎?
我小時候確實是個光頭,一直到兩歲才開始長頭髮,而且一長就長得『不可收拾』,頭髮多得不得了。
當初會以馬尾造型出道,除了因為我們的企劃就是一個馬尾愛好者,也是因為在想我的髮型時,髮型師一刀下去剪太短了,接下來不能夠越剪越短,只好綁馬尾,卻又因為我的頭髮太多、馬尾特別難綁,讓髮型師傷透了腦筋。
當然接下來我就會有不同的造型,好期待喔!

[言言] 我是蛋蛋
從小我就喜歡蛋,還在地上爬的時候,一看到蛋就會笑得眼睛、眉毛都彎彎的,所以爸爸媽媽都喊我『蛋蛋』,有時候看到蛋還會忍不住做鬼臉,這時候媽媽就會喊我『壞蛋蛋』。
我還繼承了媽媽的綽號,媽媽叫做大QQ,我叫做小QQ,不知為何,這些名字總讓我聯想到『阿婆鐵蛋』。
而成為Sweety之後,班上同學又幫我取了新的綽號『十一題』,動不動就喊我『十一題!』『十一題!』不清楚的人可能以為我們在作弊呢!

我的好酒量
雖然我才十四歲,酒量卻很好,因為我有個好酒量的媽媽。
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媽媽為了煮菜,開了一瓶白酒放在廚房,我跟乾妹妹在家裡玩,看到桌上放了一個很漂亮的瓶子,以為是果汁,就拿起來喝光光。
後來媽媽要煮菜了,才驚訝的發現,怎麼一瓶酒都空了,我看媽媽大驚小怪的,就告訴她剛才我把那瓶果汁喝完了,媽媽傻眼的看著我,發現我竟然沒醉,我的『酒量』就這樣傳出名聲了。

我是大鋼牙
我從小學二年級開始矯正牙齒,第一天戴牙套簡直痛得我椎心刺骨,醫生還交代媽媽千萬不能讓我吃螃蟹,因為堅硬的蟹殼可能會破壞牙套;當然也不能吃口香糖,因為口香糖黏上牙套會很難取下來。
經過第一天最痛苦的煎熬後,我越來越習慣牙套,螃蟹照吃,口香糖照嚼,就算糖黏在牙套上面,我還是有辦法拿下來。牙套對我來說向來不構成任何困擾。
但是這段期間我非常非常討厭人家捏我的腮幫,尤其是很多大人看到我長得很可愛,就會忍不住想要捏捏我的臉,一看到別人往我的臉的方向伸出手來,我就會逃得飛快,因為一捏下去,我的口腔會磨到牙套上的鋼圈,那可是痛得不得了!所以小時候我雖然人見人愛,最討厭的卻是想要捏我臉頰的大人!
我想我小時候瘦得跟非洲難民一樣,應該就是跟戴牙套有關吧!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