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世界最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你所煩惱的事,有九成都不會發生》作者,獻給容易受傷的你的「厚臉皮學」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朵朵自在小語:開成自己喜愛的花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平安文化有限公司 UPWARD 與巫對談:那些神明教我的事

與巫對談:那些神明教我的事  

 

作  者:蔡州隆

出  版:平安文化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3/08/16

電腦編號:425048
類  別:心靈勵志/自我成長
系  列:UPWARD
開  本:25開
頁  數:240
ISBN:978-957-803-876-9
CIP:296.2

定  價:260
優 惠 價:205( 79折)

 

 
 

【靈界的心靈諮商師】
蔡州隆

空中大學畢業,獲得輔仁大學宗教學系研究所碩士後,以第一名考進輔仁大學心理學系─社會文化與諮商心理學研究所博士班。

擔任濟公禪師的「代言人」二十多年,他將乩童的身分定義為「東方的心靈諮商師」,而除了在台灣服務大眾,他每年並撥出一個多月赴美弘法,二十年來從未間斷。

他認為神明並不只是為我們解決困難的麻煩終結者,而是很好的諮詢對象。人們所企盼的幸福人生,終歸要靠自己的雙手打造,而神明可以是人們的百科全書,讓人發現自己有永遠學不完的事物。


 

他是神明的譯者,
也是靈界的心靈治療師!

不必盲目地求神問卜,
認真過生活,
就是最好的修行。

26歲以前,他認為乩童是一種迷信,只懂得詐財騙色。26歲那年,就在他遭逢事業低潮之際,玄天上帝突然上了他的身,隨後濟公禪師降臨,從此他成為「巫」,展開與神明相伴二十多年的日子。但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無法面對這樣的際遇,直到透過一次又一次與神明對話,讓他終於跳脫成見,以全新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特殊身分」。

於是他重拾書本,進入宗教研究所就讀,致力讓乩童文化與學術接軌,之後更以榜首之姿考上心理研究所博士班。他身體力行濟公禪師所傳授的「認真過生活」的真意,更遠赴中國、美國和加拿大講道傳法,為無數人帶來啟發。

對於心存困惑的信徒,他不是單純給答案,而是諄諄善誘,因為「神明可以給我們示警,但是人生要怎麼走,還是由我們自己來抉擇。」

而本書便記錄了蔡州隆如何遇見神明、為神明「代言」的不凡經歷,更收錄濟公禪師論修行、講人性、談靈魂、學禪定等四堂心靈練習課,帶領我們也能夠從這場「與巫對談」的過程中,找到全新的自己!


【宗教界與學術界耆老】吳永猛教授

【現代陰陽師】李雲橋

【頭陀心理諮商所所長】施如珍

【輔仁大學心理系教授】夏林清

【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莊宏誼

【台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研究所博士】張碧琴 

真誠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各界名人強力推薦!

州隆以他當乩童的親身經歷做為輔仁大學宗教所的碩士論文,這在學術研究上是很難得的一個創舉。他身兼主觀(inside)的乩童,與客觀(outside)的學者,可說是實際田野與書本理論兼備的文創。──【宗教界與學術界耆老】吳永猛教授


蔡先生說他想做一個不一樣的乩童,不僅如此,他的濟公老師亦是一位很不一樣的師父。這樣一個搭檔組合所寫出來的對談錄,更是一部極不尋常的作品。我真實地感受到書中除了智慧話語的教導外,還有對更多生命的啟發與掛懷,像是一道和煦燦爛的陽光,為這世界照進一抹溫暖與光亮。──【《逐光陰陽間》作者】李雲橋


本書的宗旨在揭開乩童或巫的神秘面紗。但字裡行間,處處表露出神的教化。特別是有關內丹的修煉、人體三丹田與三關的解說明白易曉,信眾應可奉而修之,做為入道的階梯。──【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副教授】莊宏誼


本書為神與巫重新定位。「老師」以幾近除魅般的理性,透過現代化的、科學的語彙,拆解公式般地描繪修行之途,一門心思盡在鼓勵眾人戮力修行,個中論述之妙留給讀者自行體悟。──【台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研究所博士】張碧琴


自序:

東方的心靈諮商師

人是一種群居的生物,社會的結構即是人際關係擴大所形成的一個網絡。尤其在現今職能分工的社會中,每個人都擁有許多不同的角色,以因應不同情境下的身分。我當然也不例外,只是我有一個與眾不同的身分,那就是乩童。

乩童就是古代所稱的「巫者」,就這「巫」字來看,上一橫為天,下一橫為地,中間以一豎做為連結天地的象徵,而兩人對坐代表著對話。所以「巫者」就是「溝通天地,傳達天地旨意與他人者」之意。看起來似乎很神聖,然而在台灣,乩童帶給人的感覺其實並不好,所以一開始我並未以身為乩童為榮,但是經過了二十一年的工作歷練,使我不再以此為恥,我走過了這段自我認同的歲月。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那一晚,我第一次接觸到這股陌生的力量──我被上身了。在此之前,我一直認為宗教是一種信仰,乩童都是騙人的,怎麼也沒料到自己竟然會變成乩童!我一面震驚於祂們的力量,一面感到自己的無知,這個事件衝擊著我的自信,我發現自己原來是一隻井底之蛙,更感覺到自己的知識是如此的不足。因此,我開始了另一個階段的求學過程,並在完成大學學程後,繼續就讀輔大宗教學研究所,完成了碩士學業,其後很榮幸地考上了社會文化與諮商心理研究所,踏上了博士研究之路。

在乩童的工作中,我看到許多人因利慾薰心而盲目追求,或者因為對現階段生命的不滿而徬徨無助。但是,我也看到更多的人從諮詢乩童中,找到了撫慰、自信,甚至找到了生命的重新定位。因此,就算乩童的社會形象如此不好,我還是毅然地決定,不能輕易放下這工作。當有了這個決心後,我告訴我自己,要做好乩童的工作,本身就不能再排斥乩童的身分,甚至要以自己身為乩童為榮。

二十一年來,從台灣、中國,甚至遠赴加拿大、美國,我除了自詡是一位諮商工作者,也辦了一系列「與巫對談」的講座。我想告訴大家乩童並不神秘,而是我們應該瞭解如何適當地運用,如何讓自己信而不迷。一直以來,我都將祂們定位為「東方的心靈諮商師」。我並不認為祂們是擁有著全知、全能、全善的「神」,而是祂們懂得運用我們所熟悉的文化,為我們指引出一個最適合的方法來解決困難。所以當祂們上了乩童的身體後,我們應該視其為人,而不應該視其為神。祂們是很好的諮商者,但不是完全為我們解決所有困難的「麻煩終結者」。我們所企盼的幸福人生,需要靠自己的雙手營造,而不是希望祂們成為我們的「幸福製造者」。所以當面對國內外的媒體採訪時,我甚至呼籲大家,若不能建立面對乩童的正確觀念,寧可敬而遠之。而且我相信,有了這樣的認知後,假藉神靈之力而行詐騙者,自然就無法可施了。

關於與這些神靈的接觸,我不像其他人宣稱可以看得見或聽得見祂們的形象或聲音。就我的經驗而言,祂們並沒有實際上的肉體,因此我無法以看或聽來接觸祂們,不過,我卻可以強烈地感受到祂們的存在。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就像你可以感覺風的流動,但是卻無法看到風一樣。而且當祂們上了身之後,總讓我覺得自己像是進入了一個清晰的夢境──你可以知道夢中的你在做什麼,卻無法指揮夢中的你要做什麼。但在這些夢中,讓我學習到非常多的人生道理,尤其當濟公老師講道的時候,總是使我感到受益匪淺。我的體會也許很難言傳,但是祂們所講的道理卻是能夠饗宴大家的,於是我把它寫出來,希望能夠藉此讓每個人也都有所收穫。

這本書記錄著我與祂們接觸的一段過程,在書中我盡量忠實地呈現當時的實際狀況。以下這個故事,也許是我的夢境,也許真正是神靈為教化人心所傳的道理,但是無論如何,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接下來我們就讓這篇故事帶領著大家進行「與巫對談」,來一趟神聖的神靈之旅。


信使


「媽!媽!快過來一下!」

伴隨著我緊急又加一點慌張的驚呼聲,媽媽快步地走到門前的院子裡。

「啊!怎麼會這樣?!」

只見門前原本堆放雜物的地方,出現一個深度及直徑皆約五十公分的地洞,裡面盤雜著將近四、五十條斑斕的小蛇。真的不誇張,紅、綠、褐、白、黃鮮豔之至。每條小蛇的身長差不多有三十公分,牠們都昂起頭來,吐出舌頭,似乎也在看著我們。

這是在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這一天所發生的事。回想起當年,二十六歲的我還滿陽光的。那時候我才剛結束掉經營了兩年的電子加工廠,打算好好地再做一些進修。而門前堆放著那些捨不得扔掉的物品常是我的眼中釘,所以我才會心血來潮地去整理它們,也因此發現了這一窩小蛇。

當時,對拜拜一向虔誠的母親,非常擔心周遭鄰居發現後會將牠們撲殺,畢竟住宅區發現一窩蛇可是大事一樁,所以趕緊對我們發出警告:

「噓!小聲點!」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