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少年陰陽師 少年陰陽師(40)-顫慄之瞳

少年陰陽師(40)-顫慄之瞳  

 

作  者:結城光流

譯  者:涂愫芸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5/08

電腦編號:501040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少年陰陽師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78-957-33-3148-3
CIP:861.57

定  價:199
優 惠 價:157( 79折)

 

 
 

結城光流(ゆうき みつる)

8月21日生,O型,現居東京。
2000年9月,以《篁破幻草子:仇野之魂》出道,成為作家。
作品有《篁破幻草子》、《少年陰陽師》、《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怪物血族》等暢銷系列。

責編S濱:「最近Beans文庫換了紙張呢。」
光流:「哦?具體來說換成怎樣了?」
S:「換成又薄又好的紙張。」
光:「喔。」
S:「可以在書架上陳列更多本了!」
光:「喔、喔。」
S:「所以,不論《平安篇》或《現代篇》,都可以寫得密密麻麻!」
光:「喔……喔……」
我會盡可能寫得密密麻麻……。

●結城光流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lovemitsuruyuki
●陰陽寮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shounenonmyouji
●「狹霧殿」日文官網:www.yuki-mitsuru.com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童謠的死亡預言》、《擁抱海豹寶寶》、《創意女性向前走》、《純真》、《俊平你好嗎》、《深宮幽情》、《欠踹的背影》、《電車男》、《少年陰陽師》系列等書。


 

騰蛇還活著?!!!

劇情即將進入最高潮!Amazon書店讀者★★★★目不轉睛大好評!

首刷
限定特典限量珍藏版
珠光書籤
詳見本書腰封底說明

十二神將的勾陣被魔性之樹尸櫻奪走了神氣,她在昏迷不醒前留給昌浩一句話:「騰蛇還活著!」昌浩相信她所說的話,帶著屍和咲光映逃走,然而一路上卻危機重重,體力已到達極限的昌浩,又該如何化解前所未有的難關?

另一方面,靠著吞噬生命來綻放美麗花朵的尸櫻,依然渴望得到活生生的祭品。那隻魔掌不但在京城各處引發異常事件,甚至還企圖侵襲晴明所帶領的十二神將……


已矣哉。





初一剛過幾天的夜晚,距離化為上弦還很久的月亮已然沉沒,滿天閃爍的星光,微微照耀著地面。

即便是春末,夜晚依舊寒冷。位於深山的菅生鄉,更是寒風刺骨。

現在應是桃花盛開的時節,卻只看到花蕾才剛要膨脹起來,還要等很久才會飄出甘甜的花香味。然而,四處都是枯槁的樹木,所以搞不好只會維持這樣的狀態,不會開出桃花了。

樹木枯萎的原因尚不清楚。菅生鄉在各地派出了好幾個密探,都沒有人帶回有用的情報。

今晚特別寒冷。

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看見吐出來的氣息變成了白色。

小野螢緩緩抬起頭仰望天空。

由於被侄子時遠纏著,她便說了個故事給他聽。聽得很開心的時遠,直到睡覺時間都不肯從她身旁離去。

「時間太晚了,明天再繼續。」被母親這麼一說的時遠,這才不情願地走開。

螢目送大嫂帶著小小身影離去的背影,陷入無法形容的思緒裡,難以入眠。

心情沉悶的她悄悄溜出房間,前往可以俯瞰山谷的岩地。

那是她以前來找過哥哥的地方。

站在凹凸不平的岩石上俯瞰湍流的螢,想起了往日種種。

她來這裡叫哥哥時守回去。平時,她只有在特定的時間能見到哥哥,所以哥哥的現影冰知拜託她去叫哥哥回來吃晚餐時,她開心地答應了。

至今螢都還清晰記得,那時開始轉為橙色的天空好美,走過山中的羊腸小徑,看見時守站在岩石上的身影,令她雀躍不已。

溫柔的時守,無論何時,都會對螢露出溫柔的微笑。

「……」

螢不由得苦笑起來。

雖然知道那是虛假的,但每當想起哥哥的臉,她總是覺得溫暖、柔和,甚至有「其實是真的吧?」的錯覺。

那個聰明的哥哥,為了不讓螢察覺而獨自忍受煎熬。

沒有人知道,他悄悄與件的可怕預言長期奮戰著。

哥哥死後,被冰知供奉為神。現在,他的神名是時守神,守護著螢和他的遺孤時遠。

「……哥哥。」

喃喃呼喚的螢,垂下了頭。

她好想在夢裡見到,還不是神而是人的時守。她一直這麼祈禱、這麼期盼,時守卻不曾進入她的夢鄉。

她不是想責備他,只是想見他。

見到他,然後呢──自己會說些什麼呢?

瑩所佇立的岩石被因融雪而水位增高的湍流濡溼了大半,水花還濺到了她的腳下。

湍流宛如要將人吞噬,幽暗的水是無底的漆黑。

「────」

螢出神地俯瞰著湍流,無意識地邁出步伐,腳尖也越過了岩石邊緣。

在黑暗中聽著流水聲的她,耳朵捕捉到那之外的微弱聲響。



呸鏘。



一股寒意掠過背脊。

她抬起視線,看見一隻妖怪站在水面上。

胸口深處狂跳起來,發出撲通撲通巨響。

「……件……」

牛身人面的妖怪聽見螢的喃喃細語,用不帶感情的眼眸盯著她。

瞪視著件的螢臉色慘白,發現妖怪是稍微離開水面、飄浮於半空中,並非是站在水面上的狀態。

星光淺淡不夠明亮,因此沒辦法在岩石上照出螢的影子,水面上也沒有件的影子。

水位增高的湍流捲起了波浪,轟隆作響。還有,使樹木枝葉哆嗦顫抖的風聲、自己的呼吸聲、打鼓似的怦怦心跳聲。

螢聽著這些聲音,無法把視線從件的身上移開。

宛如人工製造的妖怪緩緩咧開嘴巴,發出低沉的說話聲。

『妳將奪走一切,使他失去所有。』

螢的心跳撲通加速。

『妳將奪走那個男人的一切,連同他遺留下來的生命。』

說著可怕預言的妖怪,猙獰地嗤笑。

剎那間,石礫般的東西響起尖銳的聲音飛過來,貫穿了件的眉心。

螢倒抽了一口氣。差點劃破她臉頰的飛石,是一粒小小冰塊。

貫穿妖怪頭部後碎裂的冰塊帶著靈氣。

衝到岩石上的夕霧,如捕捉犯人般從後方抱住僵硬的螢。

「螢!」

螢眨了一下眼,只轉動眼珠子。

飄浮在水面上的件緩緩傾斜,無聲無息地沒入水中。

夕霧射出的冰塊帶著他的靈氣,對沒有實體的妖怪也有效。犀利強烈的靈力,淨化了妖怪釋放出來的妖氣。

夕霧一邊小心追蹤妖怪瞬間消失的身影,一邊更使勁地抱住螢。

隔著衣服也知道她凍壞了。身體原本就纖細的螢越來越消瘦,令人心痛。

為了延長她所剩無幾的壽命,神紱眾的長老們採取了最後手段,盡可能延緩她的成長,把成長所需的生命力轉化成壽命。

所以,螢不會再長大。不,每年仍會增長一歲,只是身體一直停留在十五歲的模樣,不會長成大人。

「為什麼跑來這裡?」

低沉的聲音像是在責備螢沒跟任何人說一聲就偷偷溜出來了。

螢眨眨眼睛,平靜地回應:

「我睡不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這裡。」

然後,她低聲說了句對不起。

夕霧發現螢不見……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