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鹿男

鹿男
 SHIKA-OTOKO AONIYOSHI

 

作  者:萬城目 學

譯  者:涂愫芸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8/06/27

電腦編號:506014
類  別:奇幻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352
ISBN:978-957-33-2426-3
CIP:861.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我在黑板寫下我的名字。腦中一片空白,寫得大大的名字,向右下萎縮,越來越小。我知道很難看,可是沒辦法,只能從現在起練習改進。黑板右邊有一排整齊的字,寫著『九月二十二日 星期三』,下面並列著兩個值日生的名字,今天好像是輪到第五組打掃。

我再次環視教室,發現每個學生桌上都擺著理科教科書。第一堂課是理科,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卻有種奇妙的感覺。我不打算一開始就上課,照學年主任所說,先核對學生的臉和名字。不管怎麼樣,我都是這個班級的導師。雖然我從以前就不太會記名字,但現在也由不得我那麼說了。

我打開厚厚的黑色表皮點名簿,裡面的字很小,密密麻麻排著一堆名字,總共應該是四十二個人。我要她們從右邊第一排的第一個開始依序自我介紹,自己坐在從講桌下拉出來的圓板凳上。

光說名字,我還來不及記住長相就介紹完了,所以我要她們順便介紹住處和喜歡的科目,至少要說到一分鐘。不過剛到奈良兩天的我,聽到八木、富雄、五位堂等一連串地名,也搞不清楚在哪裡。

其中不乏看起來頗為成熟的學生,但是大部分的高一學生,行為舉止、遣詞用字還是帶著一點稚氣。令人訝異的是,這堂課是理科時間,而且物理老師就在面前,卻沒有人說喜歡理科。我問坐在講桌正前方的學生:『這裡是理科系教室吧?』學生不解地回答:『是啊。』

幾乎每兩個人就有一個人的名字要注上平假名,最近的學生都取很難唸的名字,不是什麼外國名就是什麼水果名,麻煩透了。

自我介紹的聲音突然中斷,我從點名簿抬起頭來,發現學生們的視線都在我前面這一排的後面游移。我稍微偏一下身子,看到倒數第二個位子沒有人坐。我還以為全都到齊了,沒想到有人沒來,我慌忙確認貼在講桌角落的座位表。表上每一格都塞滿了產假中的前任老師的圓形字跡,我看過她寫的交接單,再熟悉不過了。空位子的那一格,寫著『堀田』兩個字,就是點名簿上的『堀田伊都』,多麼典雅的名字。

這時候,教室後方的門突然打開了。我抬起頭來看怎麼回事,正好看到一個女學生抓著書包進來,默默坐上了我正前方這一排的倒數第二個位子。

她既然坐在堀田的位子上,應該就是堀田伊都吧?雖然名字看起來像個歐巴桑,但,當然是個女高中生。她一副不知道自己遲到了似的,打開放在桌上的書包。打從進入教室的那一刻起,她就沒瞄過我一眼,態度充滿挑釁。

『妳是堀田?』我加強語氣發聲。

她彷彿真的沒察覺我的存在似地,身體突然顫抖起來,反射般抬起頭來,把我也嚇了一大跳。我原本還有話要說,卻不由得嚥了下去,因為堀田正以可怕的表情瞪著我。

被叫到名字有必要這麼震撼嗎?還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我瞞著學生,悄悄用指尖確認,並沒有摸到任何東西。

堀田彷彿要把我瞪穿似的,瞪了大約十秒鐘才開口說:『你是誰啊?』

她沒禮貌的態度令我火冒三丈,但我佯裝冷靜地說:『我是這個班級的導師,今天剛上任。』

她不知道是不是不能理解我的話,依然滿臉訝異地看著我,甚至微微皺起了眉頭,真是個沒禮貌到極點的傢伙。

『喂,妳遲到了,還不發一語地進來教室,有妳這種學生嗎?』

我從小嗓門就大,常被提醒說話太大聲。可能是壓抑不了浮躁的心情,說話有點大聲,坐在最前面的學生顫抖了一下。我同情她,但是無能為力,她選到這麼倒楣的位子,只能認命,及早適應。

還是瞪著我的堀田,不耐煩地站起來說:『老師,請不要記我遲到。』

聲音聽起來有些哽咽。

我心一驚,愣愣地看著身體出奇嬌小的她。從朝會到現在,她已經整整遲到了四十分鐘,還敢要求我不要記她遲到,她到底在想什麼?

『為什麼?』

堀田看似就要回答我的問題,卻突然打住了,嘴角肌肉輕輕顫抖著,表情怪異地盯著我。

『因為會留下三次紀錄。』

她低沉地說,手指在胸前比出『三』,左右搖晃著。

『什麼三次紀錄?』

我這麼問,旁邊同學立刻爭相向我說明。好像是遲到三次,就會被學年主任叫去,被罰在報告紙上抄寫校規。原來如此,那個耿直的學年主任,的確可能那麼做。

遲到是不應該,但我可不想在第一天上任,就罰學生抄寫校規。讓她們把時間浪費在那種地方,還不如讓她們背誦元素符號的週期表有意義多了。我已不想追究堀田遲到的事,但是又不甘心就這樣答應她的要求,所以決定先把原因問個清楚:

『妳為什麼遲到?』

堀田沒坐下來,還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氣色不太好。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說不定她的臉本來就是這種氣色。堀田把頭偏向一邊,梳得整整齊齊的髮尖碰到肩膀,摩擦搖曳,彷彿就要發出聲響。

『我違停……被取締。』

『違停?』

違停就是違規停車吧?停什麼車?腳踏車不會被取締違停,那麼,是機車?可是這所學校禁騎機車。

『妳總不會有My car吧?』

我不懂她在說什麼,所以半開玩笑地回應她。

沒想到她很認真地回答我說:

『不是My car,是My鹿。』

『啊?妳說什麼?』我不由得拉高嗓門,盯著堀田說:『My鹿?』

『是的,我自己的鹿。』

My鹿──這個從沒見過也從沒聽過的字詞,在我腦中浮現。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