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J.K.羅琳 ◎著
遇見自在優雅的自己:張德芬帶你找回內在力量的「情緒療癒」之書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哥,就是個狠角色:不讀戰國,不知權力這樣玩!細數戰國風雲人物,誰能縱橫天下?
羊男的迷宮【電影15週年紀念插圖版】:《水底情深》奧斯卡金獎導演吉勒摩.戴托羅與「德國的J.K. 羅琳」柯奈莉亞.馮克攜手打造最華麗的成人童話!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回憶修理工廠
臉書、Google都在用的10倍故事力:矽谷故事策略大師教你3個步驟說出好故事,提升10倍競爭力!
少年陰陽師(52)悲鳴之泣
不完美,最完美:寫給所有30+女人的魅力指南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犧牲

犧牲
 SACRIFICE

 

作  者:近藤史惠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6/04

電腦編號:506035
類  別:日本文學/推理.驚悚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256
ISBN:978-957-33-2675-5
CIP:861.57

定  價:25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想到這裡,我不禁苦笑起來。我想太多了。

現在根本沒有發生任何事。最近,在適合伊庭的比賽時,齋木教練會把他當作主將,安排其他副將配合,石尾哥並沒有因此表現出不悅的態度,也沒有為此抱怨過。雖然不知道他心裡是怎麼想的,但他畢竟是成年人。

當然,這些都是小型比賽,如果在大型比賽中以伊庭為中心,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

到目前為止,石尾哥看起來不像是會展開攻擊的人。

赤城哥當石尾哥的忠實副將已經超過七年,比我開始騎自由車的時間更長。

他比任何人都更瞭解石尾哥,也許對他承受的壓力也格外敏感。

副將把勝利寄託在主將身上。

無論自己再怎麼拚命,如果主將在緊要關頭喪失幹勁,一切都是徒勞。

不知道伊庭是怎麼想的。其實不需要問他也知道,他無法安分扮演副將的角色。

但他似乎無意為了當歐吉車隊的主將扯石尾哥的後腿,應該只想提升自己的成績,等其他車隊來挖角吧!

──反正不會發生什麼大不了的事。

雖然有點像自我安慰,但還是姑且這麼想吧!

每個車隊應該都會遇到這種事。

這天,天空籠罩著厚厚的雲層。

希望不要下雨。我去車隊時,心裡這麼想。

下午果然下起了雨。我在滾筒式訓練台上練習了一整天,也有人在舉重機上鍛鍊肌力。

終於完成這一天的訓練內容,離開滾筒式訓練台時,感覺比平常更累。我擦著汗,補充水分時,赤城哥走了過來。當他經過我身邊時,不經意地對我說:「阿誓,石尾在逃生梯那裡等你,他有話要對你說。」

我驚訝地凝視著赤城哥。他搖了搖頭,應該是說,他也不知道是什麼事。

我點點頭,擦著汗,走出訓練室。

打開通往逃生梯的門,涼風突然吹了進來,吹在流了汗的皮膚上感覺格外舒服。

石尾哥靠在逃生梯的扶手上看著積雨雲。

雨勢已經變小了。

「不好意思喔!」石尾哥看著我的臉說。

石尾哥不騎自由車時,總是給人一種慵懶的感覺,無論舉手投足還是說話都格外慢條斯理,甚至讓人覺得有點遲鈍。聽說他二十歲之後,還曾經被高中生恐嚇,這件事似乎並不是空穴來風。

如果不說,誰都無法想像他一騎上自由車,就是日本首屈一指的車手。

他的個性溫文儒雅,從來沒有聽過他大聲說話。因為他是歐吉車隊的主將,所以我們車隊沒有那種體育人特有的氣氛。

他似乎對外表並不怎麼在意,煩躁地撥了撥有點長的頭髮後開了口。

「聽說你和伊庭一起去了暗峠?」

「對不起。」

我不假思索地道歉,石尾哥笑了笑。

「我沒有生氣。雖然對你們把自己操得這麼兇的作法無法苟同,但私人時間要做什麼,是你們自己的事。」

今天兩條腿的確顯得格外疲勞,可見昨天的行為太缺乏職業運動員的自覺。

「情況怎麼樣?」

「啊?」

「我是問伊庭,他騎得還好嗎?」

我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據實以告,卻又找不到說謊的理由。

「我覺得……比我想像中快,他只比我慢了兩分鐘。」

石尾哥面不改色地點點頭。

「看來,他終於卯足全力了。」聽他的口氣,似乎早就發現伊庭有這樣的實力。「這樣剛好,可以帶他去環日賽。」

聽到他斬釘截鐵的語氣,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出賽選手應該由教練決定,齋木教練才三十幾歲,還很年輕,今年剛來歐吉車隊擔任教練,當然不可能無視在車隊當了多年主將的石尾哥的意願。

看到我陷入沉思,他又補充說:「還有你。」

他的話太出乎意料,我不假思索地反問:「你剛才說……?」

「我也要帶你去參賽,你要為我而騎。」

為我而騎。聽到這句話,戰慄貫穿我的背脊。

我好像站在軍官面前的新兵般抬頭挺胸。

「我會努力的。」

石尾哥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上了逃生梯。

翌日,教練公佈了參加環日賽的出賽選手名單。

石尾哥、赤城哥,還有屬於中堅副將的山中哥和篠崎哥,最後是伊庭和我。

其中,最令人意外的應該是我,但那些前輩們似乎並沒有對此產生嫉妒或反彈,反而繞著圈子挖苦伊庭,或是在背後議論紛紛。

這並不光是因為我和其他隊友們的關係不錯。

而是大家心裡都很清楚,伊庭參加比賽是因為車隊期待他能夠贏,而我只是去賣命的。

雖然從背號數字和出場名單都無法看出其中的差異,但兩者之間卻存在著難以填補的鴻溝。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