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不毛地帶【下】

不毛地帶【下】
 FUMOU-CHITAI

 

作  者:山崎豐子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0/06/04

電腦編號:506036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608
ISBN:978-957-33-2673-1
CIP:861.57

定  價:450
優 惠 價:356( 79折)

 

 
 


門鈴響了,打開門一看,一身藍色套裝,露出白色襯衫領子的秋津千里站在門口。

「這麼晚,我還以為妳迷路了。」

「這裡離車站很近,所以很好找。因為例會拖久了,我沒辦法溜出來。這是消夜──」

她遞上在舉行陶藝會的飯店買的消夜,從玄關走進客廳。

「這房子很雅緻安靜,我在電話中聽你說是在代官山的猿樂町,就覺得很適合你。這一帶是不是有什麼典故?」

千里站在朝南陽台的落地窗前,欣賞著附近有不少公寓的景觀問道。這一帶是源於戰前的住宅區,四周有不少綠意。壹岐苦笑著說:「總務部幫我找這棟房子的人很內行,聽他說,之所以叫代官山,並不是代官住的地方,而是屬於代官所有的地,才會取這個地名。這個高地以前是古墳,江戶時代的資料記載為斥候塚,站在這裡,可以清楚看見方圓兩、三里的情況,也可以遙望富士山、築波山和房總半島。」

「斥候塚,這簡直就像是為你量身打造的地方。」千里也笑著說。

「但另有一說,聽說猿樂町以前也稱為『去我苦塚』。站在古墳所在的寧靜高地上,就可以忘記所有的煩憂和痛苦。」壹岐注視著千里說。

「真是打動人心的傳說,我希望真是這樣……我希望來你這裡,就可以擺脫所有的煩憂和痛苦──」

「事實不正是這樣嗎?以後,我們想見面的時候可以隨時見面。」

壹岐說著,伸手準備摟住千里的身體,但這句話讓千里感到不太舒服,轉身走向沙發的方向。

「你的行李還沒有整理完。最近才寄到的嗎?」

千里看著從紐約用船運寄回來的行李還堆放在房間角落,問道。

「不,一個星期前就寄到了,因為我每天都很晚回家,所以一直沒時間,剛才也正在整理。」

「那你先喝杯茶,等吃完消夜再繼續整理吧!我也會幫忙,別看我是女生,我平時捏土、出窯,很會做重活。」

千里說著,走去廚房熱湯,把三明治裝在餐盤裡。站在空間不大卻嶄新的廚房內找出熱湯的鍋子,放在瓦斯爐上時,千里突然有一種新婚家庭的感覺。

她把熱好的湯和三明治端到桌上。壹岐在杯中倒了啤酒,用嚴肅的表情說:

「我終於回來了,為重新出發的新起點乾杯!」

壹岐舉起杯子,千里和他碰了杯。

「你終於回來了,但我還沒有真實感,感覺你好像兩、三天後又要回紐約了。」

她這句話中充滿了對壹岐一個半月前回來開股東會,卻沒有打一通電話給她就回紐約,以及這次回到日本後也直到今天才見面的不滿。

「妳這麼說,我聽了很難過。妳的工作還順利嗎?」

「嗯,最近陸續出現了不少女陶藝家,有越來越多的地方可以發表自己的作品。我有了自己的窯後,面臨很多考驗,也成為一種動力。」

「妳投入陶藝已經十幾年了,我還記得第一次去京都,在妳家遇見妳時,妳叔叔還在埋怨,一個女孩子好像在做土木工作。妳叔叔最近還好嗎?」

「他很好,今年春天,他被推舉為西陣織物協會的會長,比以前更活力充沛地東奔西跑,所以最近也很少聽到他嘮叨,問我到底準備玩到什麼時候,或是比叡山上的哥哥清輝也該下山有一座自己的寺院之類的話了。」

千里笑著說。千里的叔叔秋津紀次之前曾經拜託壹岐幫千里找一個好對象,所以,壹岐此時不知如何回答。如今,沒有任何因素阻礙他和千里結婚,但自己之所以不想定下來,也許是基於目前還不想有家累的男人的自私──

吃完消夜,千里協助壹岐整理行李。凌亂的房間內,壹岐在之前自己舉辦個展時買的青瓷花瓶已經從箱子裡拿了出來,放在裝飾架上。千里看了不禁喜出望外。她輕輕地撫摸著在紐約期間,一直陪伴在壹岐身旁的花瓶,覺得花瓶就像自己的分身,所以打算找個地方收起來,以免整理房間時不小心打破。她想收進隔壁和室上方的櫥櫃,打開擺裝飾品的隔板上方的櫥櫃時,不禁愣住了。那裡放著公寓用的小型佛龕,祭祀著壹岐亡妻的牌位。

千里倒吸了一口氣,關上了櫃子門。她的呼吸凌亂,壹岐沒有察覺,繼續整理書。

「今晚就先整理到這裡,睡覺吧!可不可以幫我放洗澡水?」

壹岐沒有察覺千里內心的動搖,催促她說。

「我明天一大早還有工作,不能太晚回飯店。」

千里用生硬的語氣說。壹岐問:「妳怎麼了?我決定一個人住在公寓,一方面是因為生活方便,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有時間和妳好好相處。」

千里從這句話中清楚感受到男人的自私,不禁感到憤怒和哀傷。

「對你來說應該很方便,但我不想這樣,簡直就像是地下情人。」

「妳在說什麼?什麼地下情人──」壹岐語帶斥責地說。

「雖然話不中聽,但實質就是這麼一回事。你不願意公開我們的事,是因為工作,還是……」

千里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還是因為你死去的太太」這句話吞了下去,眼眶中泛著淚水。壹岐一時語塞。

「不好意思,讓妳受委屈了……但請妳暫時忍耐一下。」

然後,他吻著千里的嘴唇,似乎不讓她繼續說下去。千里搖著頭抗拒,但在壹岐的愛撫下無力抵抗。當壹岐把她引導到新家的床上時,她主動渴求著壹岐。

激情過後,千里覺得剛才打開櫃子時看到的壹岐亡妻牌位,在昏暗的房間內向她撲來。千里三年前去探視竹村少將時,見過壹岐的妻子,她宛如白梅般恭謹、楚楚動人的身影──壹岐的內心是否仍然對驟然離去的妻子充滿思慕之情?千里不禁想起之前生理期紊亂時,獨自不知所措而又苦惱的情況。幸好那只是忙於個展,身心疲勞造成的,如果日後生理真的發生變化,該如何處理?她腦袋清醒地躺在壹岐的臂彎中。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