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兩個祖國【中】

兩個祖國【中】  

 

作  者:山崎豐子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1/12/30

電腦編號:506056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432
ISBN:978-957-33-2868-1
CIP:861.57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山崎豐子 Yamasaki Toyoko

當代日本文壇三大才女之首,日本戰後十大女作家之一,與大師松本清張、水上勉齊名。

本名杉本豐子,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日生於大阪。自京都女專(現京都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後,任職於每日新聞社學藝部,在名作家井上靖的麾下擔任記者。工作之餘從事寫作,一九五七年以《暖簾》一書初試啼聲,隔年便以《花暖簾》榮獲第三十九屆直木賞,此後即辭去報社工作,專心寫作。

六○年代以後,她的創作風格逐漸轉向現實批判,一九六三年出版《女系家族》;同年《白色巨塔》開始在《Sunday每日》週刊連載,因探討醫病關係的尖銳內容而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華麗一族》,以日本金融改革為背景,赤裸裸地寫出銀行界人性慾望和金錢權力的糾結。其後她又以「戰爭三部曲」──《不毛地帶》、《兩個祖國》、《大地之子》再次震撼日本文壇,其中僅《不毛地帶》一書的銷量即超過六百五十萬冊!一九九九年她發表《不沉的太陽》,揭露航空業界的秘辛,再度創下將近六百五十萬冊的驚人銷售成績!

儘管年屆高齡,但她的批判之筆卻始終不輟,二○○九年再度推出暌違已久的最新小說《命運之人》,以沖繩歸還和日美密約為背景,展現新聞人對真相的追求與對社會正義的堅持,果然引發各界的熱烈討論,不但已熱賣逼近二百萬冊,更連續高踞日本最權威的《達文西》雜誌與日販暢銷排行榜前十名,並榮獲第六十三屆「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而她也再次展現其過人的觀察力和「預知」能力,二○○九年底,當時相關的外務省官員在法庭作證,終於承認沖繩密約確實存在。

她的作品結構緊密,情節高潮迭起,在愛恨情仇之間糾葛不斷的複雜人性更是引人入勝,因而成為影視改編的最佳題材,其中《兩個祖國》曾被NHK改編拍成大河劇《山河燃燒》,由松本幸四郎主演。《華麗一族》則一出版便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一九七四年並由社會寫實派名導演山本薩夫拍成電影,二○○七年日本東京放送電視台更二度改編成電視劇,由偶像巨星木村拓哉領銜主演。《不沉的太陽》也於二○○九年被改編搬上大銀幕,斥資超過二十億日幣,由影帝渡邊謙擔綱演出,並勇奪「日本奧斯卡賞」、「報知映畫賞」的最佳影片與最佳男主角等大獎。而《不毛地帶》亦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作為日本富士電視台開台五十週年的紀念大戲,由唐澤壽明等多位實力派演員主演,蔚為話題。至於《花紋》曾於一九六七年由富士電視台改編拍成膾炙人口的同名電視劇,《少爺》則自一九六○年起,即多次被改編為電影和電視劇。

一九九一年,山崎豐子因對日本文學的卓越貢獻而獲頒「菊池寬賞」,可謂實至名歸。

二○一三年九月逝世,享年八十九歲,並留下最後遺作《約定之海》。


王蘊潔

譯書二十載有餘,愛上探索世界,更鍾情語言世界的探索;熱衷手機遊戲,更酷愛文字遊戲。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戰勝國與戰敗國、審判者與被審判者,
不論哪一邊,都是自己的同胞?!

【作家•書評人】佛洛阿德•【文化大學新聞系兼任講師/作家】馬西屏•【天下雜誌日本館出版部總編輯】莊素玉•【淡江大學前日文系主任兼所長】彭春陽•【名作家】張國立等15位各界名家重量級推薦!(依姓名筆劃排序)

NHK改編拍成大河劇「山河燃燒」,由松本幸四郎主演!

當是非善惡的界線逐漸混淆,
當手足夫妻的情分崩裂瓦解,
生命中到底還剩下什麼可以相信?

「如果你和你的親人所擁護的一方互相敵對,你會怎麼做?」

賢治曾在戰俘營被審訊官問到這個問題,當時他無法回答,如今這個苦澀的難題卻似乎就逼到眼前了!成為美軍少尉的賢治被派往南太平洋,而大弟忠卻加入了日本軍隊,他只能祈禱命運不會如此殘酷地讓他們親兄弟在戰場上相遇……

相形之下,賢治的大學同窗查理似乎不必承受這麼多掙扎。他從一開始就努力擠入白人行列,即使心愛的梛子因此和他離婚也沒有任何猶豫。直到那朵可怕的蕈狀雲在廣島上空爆裂,他才對這一切感到憤慨,並掛念起梛子的安危。

所幸梛子奇蹟似地毫髮無傷,且巧遇離開戰場的賢治,兩人之間的愛苗也悄悄萌生。面對漸行漸遠的妻子,賢治固然充滿罪惡感,但更令他為難的是被分派的新任務──擔任軍事審判法庭的語言督導官,負責訂正通譯官的錯誤。這將是伸張正義的機會,還是難以承受的壓力?……

什麼是正義?怎樣才算公平?當戰勝國和戰敗國都是自己的祖國,審判者和被審判者都是自己的同胞,夾在中間的賢治,也被推入了矛盾的深淵。「日本的文學良心」山崎豐子以千鈞筆力寫出了這部氣勢磅礡的感人大作,深刻呈現出時代巨變下小人物的無奈與悲哀,以及被迫必須做出選擇的困境,印證時局,也讓我們如今讀之,依然感同身受!


名家推薦:

【文學評論家】楊照

【名作家】張國立

【資深文史導遊】謝哲青

【《噬夢人》】作者伊格言

【茉莉二手書店執行總監】傅月庵

【文化大學新聞系兼任講師•作家】馬西屏

【淡江大學前日文系主任兼所長】彭春陽

【作家•書評人】佛洛阿德

【著名翻譯家•作家】邱振瑞

【東森新聞「關鍵時刻」主持人】劉寶傑

【資深新聞評論員】范立達

【名作家】郝譽翔

【台灣大學日文系教授】陳明姿

【新高地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社長】張友驊

【天下雜誌日本館出版部總編輯】莊素玉


【導讀】

立場的選擇──兩個祖國 

【名作家】張國立

人生是由一連串的選擇所組成的,一如好萊塢電影「聖戰奇兵」裡,當印地安那.瓊斯進入佩特拉山谷,尋找神秘的聖杯時,守護的聖殿騎士對他說,耶穌曾用其中一個杯子喝水,至於是哪一個,就得由瓊斯去選擇了。那名蒼老的騎士這麼說:

「But choose wisely, but while the true Grail will bring you life, the false Grail will take it from you。」(聰明地去選擇,真的聖杯會賜你生命,假的則會奪走。)

《兩個祖國》便由選擇串成,一對日裔美國人的兄弟,賢治與忠,在太平洋戰爭發生時就面對選擇,忠決定回日本,參與他所相信的「祖國聖戰」,賢治也同樣,加入了美軍,同樣是「祖國聖戰」。

在人類最殘酷也最重要的這場大戰之中,賢治與忠的選擇,與善惡、是非無關,只是單純地相信所選擇的立場罷了。一如《賽德克.巴萊》裡花岡兄弟最後的選擇,他們當初在日本占領之下選擇了接受教育,同時也以提供族人教育機會為目的,可是當「出草」行動展開時,他們得再次選擇,究竟當日本人或當賽德克人?原來環境迫使我們去做選擇時,是最可怕的選擇。

人在大環境下,才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渺小,被逼到邊緣,被迫選擇立場,那麼做了選擇之後又如何呢?賢治留在美國,在軍中因為黃皮膚受到懷疑,必須做更大的努力才能使長官與同僚相信他是「我們這邊的」。忠選擇了日本,來到菲律賓戰場,不論多努力,卻依然受到排擠,因為他終歸是美國回來的,「他們那邊的」。

小說不停地提出選擇的問題,而選擇也並非單純的是非題,兩名前關東軍的高級軍官在東京大審時擔任蘇聯的證人,作證日本主動發起侵俄戰爭。他們的背後是自己的生命,與其他被蘇聯控制的日軍同僚,若承認日軍主動侵略蘇聯,他們會成為祖國的歷史罪人,若不承認,則可能斷送許多同僚的生命。

在永遠與現在之間做選擇,才是最大的磨難,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是岳飛或文天祥,聖人的標準實在太高,太遙不可及。

想到我父親那個時代一位長輩的故事,抗戰期間他在汪精衛的偽政府當公務員,勝利後因漢奸罪被逮捕,因為官卑職小,沒有被判重刑,一年多後出獄,背上卻仍刻著隱形的「漢奸」兩字,既然有家歸不得,就在家人籌措旅費的支助下去了香港,幾十年後成為相當成功的商人,可是終其一生,都不曾提過他以前的經歷,過得很低調也很神秘,一個沒有過去的老人。

直到他死前,才對子女說出他不堪回首的抗戰經歷,他的遺言是:

「那時我只是想保住工作,賺錢養家而已,你們別怪我呀。」

不幸,選擇錯誤的代價這麼高昂,直到死了才得到解脫。

是非與善惡之外,選擇立場就成了我們生活中的大學問,每個人在職場中都遇過程度不同的狀況,「你是誰的人?」奇怪,我不是公司的人嗎?不,問的是,「你是誰的人?」

別以為這個問題不重要,連蔣經國也面對過,於是他回答,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這個回答理論上能成立,可惜在當時台灣的環境裡,他仍被罵,滑頭。

於是當你在公司的某個決定上,做了選擇時,代表的絕不僅是支持某個提案,而是,你選擇了某個派系、某個人,間接選擇了你在公司裡的前途。

這樣有道理嗎?當然沒道理,不過,這就叫做現實。

賢治與忠這對兄弟,在選擇中成長,各自有堅持,也各自有其信念,戰後幾乎形同仇人,唯有他們的父親發出無奈的嘆息:

「沒有人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情,勇為了美國而死在戰場上,賢治,你和忠又分別加入美軍和日軍對戰,如今,忠又成為美軍的俘虜──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父親像我一樣嗎?」

賢治與忠的處境,一旦和小說中出現於東京大審的溥儀相比時,又顯得相對幸福了。溥儀三度當皇帝,第一次時才三歲,沒有選擇的機會,是被慈禧抱上龍椅的。第二次是一九一七年,也才十一歲,辮子軍大帥張勳將他重新拱上皇位,也沒有選擇機會。第三次,他已二十六歲,被關東軍說服去東北當滿洲國皇帝,原本有選擇,例如許多人勸他放洋念書,他選錯了,溥儀真正悲傷的人生由此開始。

忠在戰前回到日本,可以感覺得出他有理想,有抱負。賢治留在美國,顯然較妥協、保守。於是當美國成為勝利的一方時,賢治的選擇是聰明的,忠則選得愚蠢。小說透出濃濃希臘悲劇似的宿命論,老天賜我們選擇權,卻絕不保證選擇的後果。若真的有神,神是那麼地陰險與狡猾,表面上將是與非劃分得如同楚河漢界,實際上卻曖昧不明,更令我們遺憾的,祂不為是非的結局負責。

回到老聖殿騎士對印地安那.瓊斯講的那句話:聰明地去選擇。

啊,選擇時要的不是智慧、信念、直覺,而是聰明。

《兩個祖國》的中冊,進入二戰後的東京大審,賢治因為英日文俱佳,而擔任口譯的督導官,作者利用在現場的他,於小說中還原大審的過程,人性赤裸裸攤在法庭上,更是書裡精采的部分。

山崎豐子用小說,敘述出非常個人的歷史觀,也使大家有機會再接觸那個混亂的時代。歷史無法說清的,小說能。


日本的運輸船團在波濤洶湧的南海上,向菲律賓航行。

風在鉛色的空中咆哮,波濤起伏,運輸船宛如樹葉般搖晃。船隻沿著島嶼的陰暗處前進,擔心遭到美國的艦載機從空中攻擊,也擔心遭到海上潛水艇的襲擊。

船團終於即將進入被稱為魔域的巴士海峽。

天羽忠坐在船團的船艙內,當然不可能知道哥哥賢治在美軍情報部工作,已經破解了大本營命令他們旭兵團(第二十三師團)從滿洲北部轉移向菲律賓的文件。

四千多名士兵屏氣凝神地擠在船艙內,全副武裝,以便可以隨時避難。因為比他們更早出發的船團軍艦在巴士海峽幾乎全軍覆沒。

運輸船封鎖了所有的通訊,緊張的沉默中只聽到老鼠奔竄的聲音。每個人的眼中都露出擔心成為美軍彈下亡魂的恐懼。

陸軍上等兵天羽忠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雙腿修長。他縮起日本人中少見的高大身軀,神經緊繃,張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極度的緊張和恐懼中,忠覺得有什麼溫熱的液體弄濕了自己的長褲外側。他費力挪動被擠得難以動彈的身體往右側一看,發現剛滿二十一歲的二等兵小濱正望著他,一臉乞憐的表情。剛結束新兵訓練沒多久的新兵因為害怕而尿褲子了。忠突然想起和他同齡的弟弟小勇,對他輕輕點了點頭,露出毫不介意的表情。

傳令兵傳來已經順利通過巴士海峽的消息。船艙內的士兵紛紛鬆了一口氣,緊張的氣氛終於消除了。忠從船艙爬到甲板上,準備去上廁所。除了各班輪流做體操和如廁時間以外,禁止士兵走上甲板,但忠上完廁所之後,沒有馬上回船艙,走到起重機後方伸出兩條長腿,呼吸著新鮮空氣。

隨著船團逐漸南下,海上漸漸風平浪靜,看到綠意盎然的島嶼,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仍在加州的父母和兄弟妹。目前美國正在和日本打仗,身為日僑的家人不知道日子過得怎麼樣。開戰前,美國人的排日情緒就很強烈,他不禁為家人擔心,二十三歲的忠內心很不平靜。

「喂,你在這裡幹嘛?」

頭頂上傳來聲音。忠抬頭一看,發現是連隊的老兵鬼頭中士。他人如其名,士兵都很怕他,暗地裡叫他「魔鬼中士」。因為忠是第二代日裔……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