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兩個祖國【下】

兩個祖國【下】  

 

作  者:山崎豐子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2/02/10

電腦編號:506057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440
ISBN:978-957-33-2869-8
CIP:861.57

定  價:320
優 惠 價:253( 79折)

 

 
 

「喔,不必擔心天羽,他是我老鄉,也是我學弟,比普通的日本人更具日本精神,是真正值得信賴的人。」

米松聽到島木的保證,點了點頭。

「布萊肯尼律師對證人白齡譚的反詰問很精采,但我希望可以更強調美國事先知道日本的最後通牒這一點。關於這個問題,我們認為可以在嶋田上將的個人辯護階段徹底追究,所以,海軍的很多朋友積極奔走,蒐集資料。但日美談判的主角還是開戰時的外務大臣東鄉大臣,所以,我希望你把這份資料交給東鄉的律師布萊肯尼,我相信一定會派上用場。」

「謝謝,布萊肯尼也去找了美國的戰爭委員會和珍珠港調查委員會,積極地蒐集資料,但一直苦於找不到日本方面的資料,始終沒有太大的斬穫,所以,我相信他一定很高興。」

島木接過厚厚的資料向他道謝。

「不好意思……」

默默聽著他們交談的賢治開了口。

「我知道美國監測了日本的電報,但有一件事令我匪夷所思,日本為什麼沒有事先通知美方要開戰?日本的訓令電報延誤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賢治虛心坦誠地請教了他始終不解的問題。

「連你這樣的第二代日裔會有這種想法,實在令人遺憾。日本始終無法決定到底要和還是要戰,十一月二十六日,接到美國方面要求日軍從中國和法屬印度支那全面撤兵的赫爾備忘錄,日本被逼上必須一戰的絕路。我們海軍也和軍令部聯絡後,為了以防萬一,銷毀了日本駐華盛頓大使館武官室內的密碼機。」

米松舔了舔嘴唇說道。

「怎麼銷毀那個密碼機?那時候,我們已經從柏林撤退到薩爾茲堡,但在銷毀密碼機時,耗費了一番工夫。」

「我們灑上鋁熱劑的粉末溶解的。當時,已經透過管道,在紐約找到鋁熱劑的粉末,但得知需要大量粉末才能溶解,擔心引起懷疑。於是,立刻請日本方面寄到美國,在大使館後院的樹林裡銷毀。雖然有人說,夜晚比較不會引人注意,但有朝霧的時候,煙霧最不容易被發現,沒想到最後還是冒出大量煙霧,大家都嚇死了。」

米松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不過,誰都想不到,號稱花一百年也無法破解的『九七式印字機』密碼機,最後還是遭到破解了。」

島木遺憾地嘆道。美國在一九三八年(昭和十三年)察覺到日本海軍開發的新式密碼機,並得知外交密碼也使用相同的系統,於是,就把破解的任務交給解讀密碼的天才威廉.福利德曼。福利德曼也因為苦於無法破解,一度陷入嚴重的神經衰弱,但在一九四○年十一月,終於研發出和「九七式印字機」同型的密碼機,在外交上發揮了猶如雷達的威力。日本外交的這個最高機密稱為「紫密碼」,為了保護機密,以及作業上的方便,使用了「魔術」這個秘密代號,在日美外交上充分發揮了威力。

「接到赫爾備忘錄後,日方提出的對美備忘錄,或者說是最後通牒是什麼時候送到駐華盛頓的日本大使館?根據前一陣子的法庭審理,日本外務省電信課的工作人員說,因為給美國的這份通知內容太長了,所以分成十四份,前十三份經由中央郵局,在日本時間十二月七日凌晨一點五十分發送完畢,所以,應該在華盛頓時間六日晚上六、七點時,就已經接收到前十三份通知的密碼發報內容。」

賢治對這個問題感到不解。米松回答說:

「根據我當時的所見所聞,再結合之後所聽到的消息,所謂的偷襲內幕其實是這樣的。首先,華盛頓時間十二月六日下午兩點,先收到了一份導引書,其內容是,一、要傳送對美備忘錄。二、這份備忘錄很長,分成十四篇,無法一次發送,但情勢極其緊張,電文為最高機密。三、向美國遞交本備忘錄的時間會在稍晚通知,但接到電報訓令後,要做好萬全的相關準備工作,隨時可以交到美方手中。既然日方已經事先發出這份電報,照理說,駐美大使館內應該啟動緊急機制,但問題是大使館的人並沒有這麼做。也就是說,十二月六日星期六的傍晚,華盛頓的大使館收到了備忘錄的前十三份,電信員用密碼機解讀到晚上十一點,但他並沒有謄寫,而且丟在那裡。其他人傍晚就下班了,除了值班的電信官以外,所有人統統都走光了。聽說那天晚上,大家都去歡送調去巴拿馬的寺崎一等書記官。」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