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使者

使者  

 

作  者:辻村深月

譯  者:高詹燦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2/11/06

電腦編號:506063
類  別:日本文學/奇幻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304
ISBN:978-957-33-2948-0
CIP:861.57

定  價:280
優 惠 價:221( 79折)

 

 
 

我每回答一句,便羞得很想找地洞鑽進去,這單純只是崇拜者的自我滿足。也許就是因為不確定是否真能實現,我才會那麼認真調查如何與使者取得聯絡。

「我明白了。」他說,收起報告用紙,再次打開那本大筆記本。

「在您正式確定委託前,有幾件事我必須先跟您說明。」

「是。」

我在長椅上重新坐正。

「今天接受委託後,我會轉告水城沙織小姐您的姓名和想見她的原因。不過,水城小姐有權決定是否要接受您的請託。很遺憾,如果水城小姐拒絕,這次的委託就只能到此結束。」

「是。」

「還有,死者與生者會面,彼此都只有一次的機會;一位死者,只能和一位生者見面。」

「咦?」

我不禁發出一聲驚呼。

「那要是水城小姐已經有親人和她見過面呢?」

「以水城沙織小姐來說,就只有一次機會。很遺憾,如果是您說的那種情況,您就無法與她見面。」

「啊、嗯 ─ 這樣啊……」

感覺渾身力氣逐漸從腳底洩去,有種期待落空的心情。

「如果是處在死者也很想見委託人的這種『彼此互愛』的狀態,交涉便能成立,可以成功見面,但如果不是這樣,對死者來說,與活人見面的唯一機會將就此被剝奪,所以他們會拒絕要求。」

他歇了口氣,接著說:「此外,使者不接受反向指定。可以從您所說的『陽間』跟『陰間』聯絡,向對方傳達我方的委託,並展開交涉。但『陰間』的死者,卻不能對『陽間』的生者有任何影響力。死者是等候的一方,只能捺著性子,等候有人想和死者見面時,委託我們安排見面。」

「是。」

面對這令人洩氣的回答,我聽得心不在焉。既然這樣,那應該沒辦法實現了,我心裡已經放棄。想和水城沙織見面的人應該有如過江之鯽,我只是眾多委託人的其中之一。我並不想妨礙水城沙織與她真正想見的人會面。

突然冷靜下來後,我再次覺得很尷尬。就只仗著自己是她的崇拜者,便抱持著一份微薄的希望,感覺似乎把水城沙織看得太隨便了,我對此感到內疚。

那名少年使者翻著手中的大筆記本。

「對死者來說,如果他們想見的『思念者』順利出現,那自然很好,但有時也會因為最後一直都沒出現,而對錯失一開始的委託感到後悔。基於這個緣故,死者對於是否該和生者見面,也會很謹慎,這點希望您能諒解。」

「嗯。」

「還有,這項條件對您來說也一樣。」

他從筆記本上抬眼望向我。

「我也一樣?」

「每個人在『陽間』的時候,只有一次機會可以和『陰間』的死者見面。如果您此刻在這裡和水城沙織小姐見面,日後就再也不能和任何人見面了。」

「在『陽間』的時候,和在『陰間』的時候,各有一次機會對吧?」

「是的。不過,若是水城沙織小姐拒絕,您的委託便不算數。僅限於委託實現,真的見到面才算,日後還是能再針對不同對象進行委託。」

我死後,有人會像這樣委託他安排和我見面嗎?我自嘲,不禁暗自苦笑。答案是什麼,再清楚不過了。再說除了水城沙織外,我想不出自己還想見誰,可能以後也是一樣。

雖然規矩很嚴苛,但這或許是個不錯的條件。

陽間與陰間的出入口,如果能讓陰陽兩地相連,一定會有許多人蜂擁而至。這麼一來,死亡就不具任何意義,感覺就連活著的意義也會因此變得淡薄、模糊。

「水城沙織小姐還沒和任何人見過面嗎?她已經過世三個月了,除了我之外,應該有不少人來委託你,想和她見面吧?」

「關於其他的委託案件,一概無可奉告。」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