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愛之罪

愛之罪  

 

作  者:江上剛

譯  者:劉姿君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9/29

電腦編號:506085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開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188-9
CIP:861.57

定  價:32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江上剛

一九五四年一月七日出生,日本兵庫縣人。

一九七七年於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院政治學系畢業後,進入舊第一勸業銀行(現為瑞穗銀行)工作。一九九七年遭逢第一勸業銀行總會屋事件,當時身為公關部次長的他竭力收拾殘局。二○○二年,他匿名出版小說《無情銀行》。

二○○三年他離開金融業,此後以作家的身分活躍於文壇。二○○八年,他出版描寫銀行員生活的小說《隠蔽指令》,並被改編成日劇,由高橋克典飾演主角。多年的金融經歷與人情歷練,也讓他筆下的故事充滿真實感,引人入勝。

他的創作題材十分廣泛,曾以自身的跑步經歷撰寫《我55歲,決定開始跑馬拉松》,近期並以擔負關東大地震之責的後藤新平為主角,完成《復興帝都》一書。


劉姿君

台大農經系畢業,曾留學日本,任職於日商、出版社,現為專職譯者。譯有《白夜行》、《蒲生邸事件》(合譯)等。


 

因為愛而殺人,
是可以被原諒的嗎?

真人實事改編!無法想像的結局,最具衝擊性的辯證!
一本引人深思、令人感動的震撼傑作!

我愛著他們……
我殺了他們……
帶著「一起去死」的心願活著,
還是為了「證明我的愛」而殺人,
究竟哪一種比較幸福呢?

我有罪!
如果孤獨到想死是一種罪,
如果為了愛而成全的死是一種罪,
那麼我有罪!

一樁駭人聽聞的案件,劃破了「幸福之丘」寧靜的早晨。

五十七歲的男子押川透殺死了妻子和罹患唐氏症的兒子,而後自殺不成。遭警方逮捕後,他聲稱:我的太太已經心力交瘁,我的兒子是個連什麼是「死」都不知道的悲慘的人。為了不讓他們受苦,我才殺了他們。我們是約好要一起死的,請一定要判處我死刑。

有人同情他,認為社會未能多給予一些協助,導致這家人走上絕路。也有人指責他罪該萬死,痛苦並努力活著的人何其多,為什麼他非得親手殺死自己最深愛的人?

長嶋駿斗身為押川透的辯護律師,也陷入情與法、罪與罰的兩難。然而在多次探視押川透,並深入他灰暗扭曲的人生,逐漸拼湊出來的「真相」,卻遠比這起案件的結果更加殘酷……


【律師.作家】呂秋遠、【導演】王小棣、【影評人】膝關節、【作家】陳柏青 誠摯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山脇開著警車在市內巡邏,神足坐在旁邊。

時間是晚上九點多,車頭燈照亮了前方狹窄迂迴的農業道路,這一帶還維持著開發前的老樣子,有一大片農田,還有搖搖欲墜的倉庫般的木造房子。房門前杮子樹的枝椏伸得長長的,鮮豔的柿子結實纍纍地掛在樹梢,映著車燈。

「天氣越來越冷了。」

「就快十二月了嘛。」

「那個男的不知道怎麼樣了。」

「你是說那個醉漢嗎?」

「是啊。我以為他六十多歲了,沒想到才五十幾。被公司裁員,去找工作卻找不到,被老婆痛罵,自暴自棄,藉酒澆愁……看著連我也感傷起來了。」

「是啊。」

山脇雖然口頭附和,但並不是真的有同感。他畢竟還年輕。

無線呼叫聲響了。神足拿起無線對講機,警車內頓時充滿了緊張氣氛。山脇不禁用力握住方向盤。

「巡邏車二號,巡邏車二號,請說。」

「疑似發生傷害事件。現場是幸福之丘第五區第七棟一○三號。二十一點二十分通報一一○,男性,姓名不詳。據報有人持刀傷人。請立即趕往現場,向報警人了解情形,掌握狀況。一一○受理編號XXX。」

「了解。巡邏車二號即刻前往幸福之丘第五區第七棟一○三號。」

神足放下無線電。

「幸福之丘第五區第七棟一○三號,有人報警說持刀傷人,不知是不是肇事者本人。」

「是。」

山脇按下警笛的自動鈕,警笛聲劃破了黑暗,他重重踩了油門。

幸福之丘第五區,是昭和五○年代至六○年代(約一九七○後半到整個八○年代)期間開發出來的社區。住宅樓高僅五層樓,並非高樓建築。全數為出售而非業主專營出租的賃貸類型。居民當中有居住已久的,但經過買賣、房屋所有人出租等等,以新來的居民居多,至少有半數都換過人了。

一○三號住的是誰呢?山脇試著從平日的巡邏中回想,但沒有想出任何面孔。

駛過農業道路,來到國道十六號。大馬路上是一家家複合式餐廳和家電量販店。都是一些以開車族為主要客層的大型店舖。最近郊外的景色千篇一律,甚至經常令人不知道置身何處。大型店舖色彩強烈的招牌招搖地朝馬路突出,原本恬靜的風光頓時變得殺氣騰騰。

最近葬儀社的招牌變多了,顯然城市的高齡化衍生了這項需求。

「那邊右轉。」

「是。」

山脇打了方向盤。

警車從國道轉入一般道路。短短的坡道兩旁種了櫻花樹,但如今卻空留枯枝。

爬完坡,眼前便是一大片社區。這麼多相同形狀的建築聚在一起,不迷路也難。喝醉了回到家,常會錯按別人家的門鈴。每個月他們總會接到幾通有可疑人士按鈴的一一○通報電話,但大多都是醉鬼的傑作。這裡的住宅總共約有七千戶。山脇關掉警笛。

「第七棟。」

他在神足的指示下,正確前往第七棟。

接獲一一○通報時,最重要的是盡快趕到現場。山脇與神足正確地掌握了這個社區各棟大樓的位置。平常警察的巡邏並非漫無目的,像這種時候,就能試出平時活動的成果。

警車開在社區內狹小的道路上。道路兩側是一排排同樣規格、同樣大小的建築物。儘管認為何妨蓋點不一樣的建築物,增加變化,但這想必是以效率為目標的結果。這個社區建造時日本還在成長當中,當時為了成長,一定凡事都講求效率吧。

警車在社區內的道路上減速。開車必須小心,因為可能會有人突然衝出來。

燈光照亮了社區建築的側面,「7」這個號碼清晰可見。

山脇把警車停在第七棟前。

神足拿起無線電,報告「巡邏車二號,抵達幸福之丘第五區第七棟。二十一點二十五分,前往現場。」

「走。」

「是。」

山脇和神足下了車。目前狀況不明。因為有人持刀傷人,山脇不禁感到緊張,伸手摸了摸腰間的NEW NAMBU M60手槍的槍套。

一○三號室就在樓梯旁,屋裡亮著燈,燈光透過陽台照亮了庭院。這裡的一樓是附帶庭院的,院子裡沒有垃圾或落葉。鋪著草皮,但因為季節的關係有些枯萎。朝院子延伸出來的陽台上有空盆栽,白色塑膠製的,好幾個疊在一起,規規矩矩,整整齊齊,彷彿展現了這家人的個性。到了春天,這些空盆裡就會種起花朵吧,但現在空得令人感到有寒意。

面向庭院的窗戶窗簾是拉上的,無法窺見屋內的狀況,絲毫不見人影。

「從大門進去。」

神足說。

「希望門沒鎖⋯⋯」

山脇回答。

「大門不行的話,就只能從陽台的玻璃門破門而入了。」

山脇跟著神足走向大門。

「讓我來。」

山脇搶上前。不難想像可能會發生突發狀況,危險必須由年輕的自己來扛。

他先看門牌,「押川」。他想起來了,是一戶有殘障兒子的家庭。

走近大門,伸手抓住門把緩緩轉動,門把……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