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下町火箭:GHOST

下町火箭:GHOST  

 

作  者:池井戶潤(IKEIDO JUN)/IKEIDO JUN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9/12/27

電腦編號:506116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04
ISBN:978-957-33-3505-4
CIP:861.57

定  價:400
優 惠 價:316( 79折)

 

 
 

2

「如果按照這個計畫,明年度恐怕會出現赤字。」
在回公司後立刻召開的會議上,會計部部長殿村直弘一臉凝重的表情抱著雙臂。
他的長方臉上有一雙大眼睛,很像是殿樣蝗蟲,所以大家都叫他「阿殿」。他做事情太仔細,所以動作很慢,算是他個性中的美中不足,但他是佃製作所會計部門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佃完全信任他,凡事都會和他商量。
聽到「赤字」這兩個字,參加這場緊急會議的佃製作所高階主管──技術開發部部長山崎光彥、第一營業部部長津野薰,和第二營業部部長唐木田篤三個人都臉色大變。
第一營業部主要負責引擎,第二營業部負責引擎以外所有產品的銷售,所以津野和唐木田是競爭的勁敵。
山崎怒不可遏地說:
「山谷太過分了,照理說不是應該事前禮貌性地打聲招呼嗎?阿津,他們沒有向你提過嗎?這不是故意拆我們的台嗎?」
「我沒聽說這種事。」
津野搖著頭。
「他們是不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唐木田冷冷地說,「至少搶走我們生意的代達洛斯聽說了這件事。雖然他們說是新社長的方針,但搞不好是代達洛斯向他們推銷這個方針。如果是這樣,就不是什麼拆台,只是我們輸了而已。」
唐木田這位曾經在外商公司任職的營業部長在做生意方面很嚴格。津野雖然氣得面紅耳赤,但因為蒐集山谷農機的相關情況是第一營業部的工作,他認識到是自己的疏失,所以沒有反駁。
「最近的確偶爾會聽到代達洛斯這家廠商的名字。」山崎皺著眉頭,摸著下巴說道,「雖然一開始覺得便宜沒好貨,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代達洛斯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有沒有調查過?」
唐木田問殿村。因為殿村以前是銀行員,所以由他負責企業的信用調查。
「我剛才問了東京資訊的窗口,請他緊急送來了資料。」
東京資訊是佃製作所簽約的信用調查公司。殿村低頭看著手上的資料繼續說了下去,「代達洛斯株式會社的前身是大德技術工業株式會社,昭和四十年(一九六五年)在品川區創立。創立者是大日本馬達的技術人員德田敬之,原本開發製造小型動力源的馬達,之後開始開發製造小型引擎,成為濱松汽車工業的專屬下游承包企業,持續開發引擎,但業績始終低迷,在業界沒沒無聞。十二年前,德田敬之因病退休,由原本擔任專務董事的長子德田秀之接任社長,之後的業績也沒有起色。幾年前,秀之終於放棄了經營權,請來重田登志行擔任社長。重田社長推出了新的經營方針,迅速提升業績至今。」
佃在筆記本上寫下了重田這個姓氏,殿村繼續朗讀資料:
「該公司去年度的營業額是五十億圓,經常利益是六億圓,稅前年度利益是四億三千萬圓,對這種規模的公司來說,收益相當理想。目前正在泰國興建新工廠,計畫在明年度開始投入生產。泰國的工廠完成之後,該公司的低價格路線將更加活躍,很可能對我們造成更大的威脅。」
殿村的說明告一段落後,會議室內陷入帶著危機感和疑問的沉默。
「這個姓重田的人是什麼來頭?」
唐木田問。
「很遺憾,這份調查報告上並沒有關於他的詳細內容,他的簡介上只寫了企業家幾個字。根據資料顯示,他掌握了代達洛斯的大部分股份,是實質的社長。」
「讓業績大幅提升很困難,他是怎麼做到的?」
津野問。
「徹底裁員和追求低價格路線。」殿村回答,「為了降低成本,將工廠移到海外,同時大量解僱多餘的正職員工。」
「所以是為了利益犧牲了員工,」津野語帶諷刺地說,「的確是很猛的經營方針。」
這時──
有人敲了敲門,會計部的迫田滋探頭進來,把一張紙條交給殿村。
「阿殿,怎麼了?」
佃發現殿村看了紙條後神情緊張,立刻問道。
「沒事,不好意思。」
殿村慌忙把紙條塞進口袋,繼續說了下去,「總而言之,代達洛斯是強敵,我們千萬不能大意。」
「對不起,阿殿,我問一個和正題無關的問題,代達洛斯是什麼意思?」
山崎提出了疑問。
「我記得是希臘神話中製造神的名字。」唐木田代替殿村回答了這個問題,「我之前任職的公司雖然是不同的行業,也曾經和相同名字的公司做過交易。我認為這個名字和大量生產二流產品的公司很不相稱。」
「但用低價銷售二流產品也是很厲害的生意經。」津野承認這一點,然後鞠躬向大家道歉,「這次的事很抱歉,今後應該還會有其他公司加入競爭,所以我會嚴陣以待。」
「大家一起努力,彌補山谷流失的訂單。」
但是──
為了降低成本裁員。
「為了追求利益,不惜做到這種程度嗎?」
會議結束,佃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忍不住這麼自言自語。
佃到目前為止,從來不認為員工是成本。他向來覺得每一名員工都是無可取代的財產,是必須最優先保護的對象。
「我們怎麼能夠輸給這種公司!」
佃忍不住再次自言自語,這時聽到了敲門聲,抬起了頭。
他看到殿村走進來時竟然臉色蒼白,內心忍不住感到驚訝。
「呃、呃,老闆──」
殿村走進社長室,顯然很慌亂,「我知道目前公司很忙,但我有一個不情之請,我想請兩、三天假,因為我爸爸剛才病倒了。」
「什麼?」佃情不自禁站起來問道。
「好像是心臟出了問題,接下來要做詳細檢查,然後還要緊急動手術。」
佃想起剛才開會時,迫田曾經進來送紙條。一定是殿村的老家緊急聯絡他。
「好,你馬上回去,不必擔心公司的事。快走吧──」
「老闆,對不起,在這麼重要的關頭請假,真的很抱歉。」
殿村皺著眉頭,一次又一次道歉。
「不用說這些了。」佃對他說,「公司的事我會想辦法,你趕快去看你父親。」
「謝謝,那我就先告辭了──」
殿村恭敬地鞠了一躬後離開,慌忙向下屬迫田交代了工作,趕回位在栃木縣的老家。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