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人生清除公司

人生清除公司  

 

作  者:前川譽

譯  者:王華懋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5/26

電腦編號:506119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04
ISBN:978-957-33-3540-5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隔天,把午飯的杯麵和蔬果汁灌進胃裡後,我拿著忘了還的租片外出。冰冷的風立刻咬上我的鼻頭。
我在TSUTAYA附近的十字路口被紅燈攔下了。除了我以外,周圍沒有半個人。現在是平日午後。上班族的話,都吃過午飯回去工作了吧。
只差一點就要變成綠燈的時候,我聽見喇叭聲。突來的巨響嚇了我一跳,我慌忙轉頭望去,看見一輛眼熟的卡車正發出轟隆引擎聲。駕駛座上,一名穿著招搖粉紅色工作服的女子握著方向盤,就像在瞪人。
「小楓?」
卡車慢慢地駛過十字路口,在稍前方的路邊停了下來。
「你在這裡做什麼?」
小楓把身體探向副駕駛座,俯視人行道上的我。
「去還租的片。」
「反正是A片對吧?真是沒救。」
被猜個正著,我一時語塞。小楓尖銳的眼神彷彿看透了一切。
「才不是,是活屍片啦。」
「好啦,那不重要,倒是你不去DEAD MORNING嗎?」
「呃……目前沒預定要去。」
「為什麼?」
如果老實說我害怕再看到那種悽慘的現場,小楓絕對會嘲笑我。
「我也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去嘛。DEAD MORNING老是缺人。像你這種弱雞男,去勞動一下,練個肌肉比較好。」
「唔……想去的話再說吧。」
「說得那麼瀟灑,其實是嚇到了吧?看到你這種窩囊廢,果然還是讓人想吐。」
「我才不是窩囊廢,只是行程撞期而已。」
「是喔。對了,你的電子辭典在d哥那裡。說是掉在小卡車副駕駛座上。看來你嚇到連掉了東西都沒發現呢。」
小楓不等我回話,關上副駕駛座的車窗,然後按了一下喇叭,卡車揚長而去。
「死太妺。」
我小聲咒罵,為了得知電子辭典的下落而放下心來。
辦公室的話,沒有蒼蠅也沒有染上人影的墊被。只是去拿個電子辭典而已,沒什麼好緊張的。
我歸還租片後,轉往DEAD MORNING走去。

抵達那棟髒兮兮的住商大樓後,我盡量放空腦袋,走上階梯。如果胡思亂想,感覺會忍不住掉頭就走。
貼在DEAD MORNING事務所門上的膠帶,邊緣有點捲起來了。怎麼不做個招牌啦,很難看耶。
我用力撳門鈴。室內立刻傳出腳步聲,眼前的門靜靜地打開來。
「哪位?」
從半開的門內露臉的不是d川,而是個富態的女子,穿著白襯衫配針織開襟衫。臉頰圓滾滾的,好像嘴裡塞了兩顆肉包子。而蜂蜜蛋糕被抱在女子懷裡,喉間正咕嚕咕嚕作響。
「我叫淺井,之前幫d川先生打過一次工。我好像把電子辭典忘在他那裡了……」
「你就是淺井嗎?請進請進。」
富態女子笑容滿面,將半開的門整個打開來。
「謝謝……打擾了。」
玄關只擺了一雙女用包鞋。或許d川不在。室內還是一樣陰暗,除了即溶咖啡的香味外,還有疑似巧克力的甜味。
「d川去現場估價了,應該再一下就會回來了,你隨便坐,等他回來吧。」
「不用了,我只是來拿忘記的東西……」
「看到你願意再來,真令人開心。淺井,你喝咖啡嗎?」
「我喝,可是不用麻煩了。真的不必費事。」
「沒關係啦,別客氣。有不二家鄉村餅和河童蝦味先,你想吃哪個?」
總覺得雞同鴨講。我正想再次婉拒,蜂蜜蛋糕挨近我的腳邊磨蹭起來。明明上次來的時候,根本不肯靠近我……牠喉嚨呼嚕嚕地仰望著我,是想要人家摸摸頭嗎?沒辦法,我只好應付牠一下,這時廚房傳來女子的聲音:
「聽說你在上次的現場很努力?d川很稱讚你。」
「呃,算嗎……?」
雖然我算是做到最後,但聞到腐臭味吐出來,還嚇到尿出來,而且還半途開小差打瞌睡。即使回想,我也只是一個指令一個動作,毫不積極主動,沒想到d川竟稱讚我,令人意外。
富態女子用托盤盛著兩杯即溶咖啡、蝦味先和鄉村餅現身了。
「我不知道你喜歡哪一種,兩種都拿來了。你喜歡甜的嗎?」
「呃,其實沒那麼喜歡。」
「真的嗎?太可惜了,這樣人生很吃虧喔。」
富態女子一臉驚愕地看著我,那表情就好像聽到醫生宣告罹患重症。這個人應該表裡如一,喜歡吃零食吧。她還機靈地為自己準備了一份鄉村餅。
「我叫望月,幸會。我主要負責行政工作,所以總是只有d川一個人去現場,真的很辛苦。」
「果然很缺人呢。」
能持續幹這一行,不是忍耐力過人,就是腦袋缺了好幾根筋,否則實在做不來吧。一直在我腳邊繞來繞去的蜂蜜蛋糕一下子就跳到望月小姐的膝蓋上。真是隻現實的貓。
「d川有交代,說如果是你的話,當場錄取,所以你晚點告訴我薪資匯款帳戶跟聯絡資料就行了。」
「等一下,我只是來拿之前忘記的電子辭典而已。」
「咦?這樣嗎?」
望月連眨了好幾下眼睛。
「對。我說了好幾遍了。」
「太可惜了。我好希望有年輕的活力來幫忙照亮這間辦公室喔。」
「咦?要幫忙換螢光燈嗎?」
「不是啦。可是真的好可惜。d川一定也會很失望。」
「不會的啦。可以取代我的人多得是吧。」
蜂蜜蛋糕喵了一聲,就像在回應,這時玄關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音。
「好像回來了。」
轉向玄關一看,穿著工作服的d川正倦怠地脫下鞋子。翹得很厲害的頭髮今天也全部梳攏,抹了油似的油亮亮的。
「前些日子多謝關照……」
「啊,淺井,你來了。你願意來我這裡打工了嗎?」
d川微笑走近。然後隨手拿起一個鄉村餅,走向最裡面的辦公桌。
「很遺憾,他好像只是來拿失物的。」
「這樣啊……如果你願意來幫忙,我會很開心的。」
掛在牆上的衣架,吊著應該是d川的喪服和黑領帶。他之前在花瓶說他每天穿著喪服生活,似乎所言不假。
d川從自己的辦公桌抽屜取出我的電子辭典拿給我。
「這東西對你很重要吧?小心別再弄丟囉。」
「謝謝。」
拿到的電子辭典感覺表面和液晶螢幕都變乾淨了。仔細一看,原本的髒汙和小刮痕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你幫我清潔過嗎?」
「只是擦掉簡單的汙垢而已。你不喜歡別人亂動嗎?」
「不會……太感謝了。」
桌上的電話響了。蜂蜜蛋糕兩隻耳朵抖動了一下。
「您好,DEAD MORNING。」
d川中斷與我的談話,對著話筒,面不改色地講起電話來。我再看了一次變得亮晶晶的電子辭典,啜飲咖啡。咖啡很甜,喜歡黑咖啡的我喝得很辛苦。
「淺井,你生日是什麼時候?」
吃完鄉村餅,開始吃起河童蝦味先的望月突然問道。她到底要吃下多少零食才會滿足啊?
「四月四日。」
「咦,櫻花盛開的美好季節耶。」
望月將大量的方糖丟進自己的咖啡裡,慢慢地攪動著。砂糖的量多到讓人擔心她會不會明天就得糖尿病。
「我這個人呢,生日都一定會好好地慶祝。不管是自己人還是外人、要好的人還是感情不好的人,都一樣會慶祝。如果你來我們這裡打工,我會在你生日的時候烤個美味的蛋糕給你。就算是不愛甜食的你,也一定會愛上的。」
「望月小姐很會做蛋糕嗎?」
「看我這體型就知道了吧?」
我覺得大力同意未免失禮,只是客套地笑了笑。
「做這一行,每年和別人一起慶祝生日,就覺得是非常特別的事。生日真是太美好了,因為生日是好好地活完一年的證據。」
我試著回想今年的生日做了什麼,但記憶模糊。反正不是叼著菸為了小鋼珠滾動的方向忽喜忽憂,就是跟朋友喝酒吧。
d川放下話筒,摸了一下梳攏的頭髮。總覺得表情有點僵。
「望月小姐,我又得去現場了。」
「緊急的案子嗎?」
「嗯,委託人說希望能在今天清掃完畢。」
一瞬間的沉默之後,我覺得望月小姐朝我看了過來。被望月小姐那樣的體型目不轉睛地盯著看,壓力相當沉重。
「淺井,接到緊急案子了耶。d川才剛回事務所,又得立刻出門,真是辛苦。實在太辛苦了。他真的撐得住嗎?真令人擔心。雖然俗話說『忙到連貓的手都想借』,但蜂蜜蛋糕又派不上用場,真教人擔心呢。你也這麼覺得對吧?」
語氣就像在讀稿,話中卻滿載各種心機。我默默低頭盯著電子辭典。真的變得光鮮亮麗。再幫忙個一次,當作跟朋友聊天的談資好了。
「如果不嫌棄……需要我幫忙嗎?」
望月小姐向我遞出工作服,就好像早已預料到我的回答。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