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碎片

碎片  

 

作  者:湊佳苗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0/06/29

電腦編號:506120
類  別:日本文學/推理.驚悚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288
ISBN:978-957-33-3549-8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大家的體重都超過三十五公斤,只有我不到三十五公斤,我對這件事感到很沮喪,走出保健室後關上了門,發現有人拉我的運動服。我差一點叫出聲音,隨即發現有兩張臉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都把食指放在嘴唇上。
蹲在門旁躲起來的是安田珠美和山岡美津江,她們的學號剛好在我前面。我猜想是珠美想到這個主意,然後找美津江一起,因為珠美向我招手,要我蹲在她旁邊。
雖然我不知道她們在幹什麼,但還是順從地蹲了下來,聽到保健室內傳來響亮的聲音。
——六十四公斤!
我覺得我這次的語氣也學得很像,重點就在於好像怪聲怪氣地在背九九乘法表一樣,要說成六.十四。
原來她們是為了這個目的。我恍然大悟,珠美拉著我的手一路衝向教室。當然是為了不讓橫網知道我們躲在那裡偷聽她的體重。
——原來並沒有八十公斤。
珠美邊跑邊說話的臉上完全沒有遺憾,而是滿足度百分百的表情。也許我臉上的表情也差不多。
比起隨便亂猜的大數目,當然是這種讓人說不上來的真實數字更刺激。而且還發現了很巧合的地方。
——志保,是妳的兩倍!
雖然我們好像掌握了大獨家新聞,但回教室後並沒有立刻告訴其他人,只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但三天之後,包括男生在內的全班同學都知道了。小乃,我也告訴了妳。妳還說,原本以為她會超過一百公斤,所以有點不甘心。看來妳也有曾經傻呼呼的時代。
之後,六四在我們班上就成為特別的數字。上算數課時,只要答案是六十四,就會響起笑聲,聽到發音中有一部分和六、四相同的昆蟲和濾紙時也會笑,因為大化革新是在西元六四五年推動的社會政治改革,所以有人就莫名其妙地一直大聲重複記年號的口訣。沒錯沒錯,還想了一堆像是俄羅斯、羅西尼、廣島這些發音有一部分和六或四相同的字。
還有校長的姓氏比呂志中也隱藏了六和四的發音……
我作夢都不會想到,自己站在體重計上竟然會看到這個數字,而且不多不少,剛好是六十四點零,更增加了不祥的感覺。
還沒有胖到需要在意的程度?以身高來說,的確和橫網當時的身材不一樣。她的身高是全班最矮,應該還不到一百四十公分,對,我當時沒聽清楚她的身高。
但六十四公斤應該算是胖子的分界線喔。
上次我不巧聽到了我老公和女兒的談話。我們去暢貨中心逛街,約好了見面的時間,三個人分頭各逛各的。因為我每次都會遲到,所以他們父女兩人那天也以為我會晚到,其實我就坐在他們隔壁第二張長椅上。因為我不想根據目前的身材買衣服,所以早早就逛完了。
雖然我知道六十四公斤是胖子,但聽到別人這麼說,還是很受打擊。
——我剛才在店外面看到媽媽在看皮包,感覺好像一塊大岩石。以前也這樣嗎?媽媽該不會生了什麼病,你們瞞著我?
女兒說話時的認真語氣讓人感到不捨,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老公才會那麼回答。
——妳媽只是中年發福。岩石的比喻還真貼切啊,想當年,她就像玻璃雕刻,好像輕輕一碰,她的腰就會折斷。歲月真是一把殺豬刀啊,虛擬世界的女生就不會讓人失望。啊,妳絕對不可以告訴妳媽,我說了這種話。
那時候剛好有一群外國觀光客經過,於是我就混在他們中間離開了。三十分鐘後,拎著我根本不想買的服飾店紙袋,笑著說「對不起」,出現在他們面前。妳不覺得我很厲害嗎?
妳說我應該買鞋子?這不是重點吧,但鞋子的尺寸的確沒有改變。好厲害,鞋子真的是一輩子的朋友啊,只有鞋子不會背叛我。靴子就不行?妳不要落井下石啦。
另外,我上個星期回了老家一趟。
因為我媽說有重要的事商量,要我至少一個人回家一趟。我媽的語氣聽起來很嚴肅,我還以為家裡有誰得了重病,於是就馬上趕回去了。
結果竟然只是希惠決定要結婚了。她在老家那裡的中學當老師,說要和對方家人一起吃飯見個面。我媽臨時這麼告訴我,我根本沒有帶像樣的衣服,於是我就向我媽抱怨,結果我媽說,誰會想到妳出門搭飛機,竟然會穿得像去附近超市一樣邋遢。
——妳以前很瘦的時候,不是每天都穿得像要出門作客嗎?
我媽竟然嘆著氣對我這麼說。我以前就對打扮沒什麼興趣,只是穿普通的衣服而已,而且價格都是比現在少一個零的便宜貨。說白了,就是瘦子穿什麼都好看。
我覺得特地買新衣服很蠢,於是就決定向我妹妹借衣服穿。妳猜她說什麼?
——妳穿得下嗎?
我沒想到當年的小豬竟然對我說這種令人屈辱的話,簡直是狗眼看人低。我打開她的衣櫃,發現有幾件束腰的洋裝,想到她以為我連這種都穿不下,就既不甘心,又窩囊。我當然穿得下,只是肩膀那裡有點緊,但並不會太緊。
然後就去吃飯了。小乃,妳還記得「柳飯店」嗎?沒錯沒錯,就是餃子很好吃的那家中式小餐館。那家餐廳由老闆的兒子接手之後重新裝潢,店名改成了「中式創意料理YANAGI」,變成一家高級中餐廳了。
還有沒有餃子?套餐裡沒有餃子,所以我不知道。原本我也想吃看看,但蝦子、螃蟹、鮑魚料理不停地端上桌,根本來不及吃。
兩個當事人很緊張,對方家長也一直在說話,我的父母忙著附和,大家都沒在吃。新的菜送上來時根本沒地方放,餐廳的人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對方並沒有兄弟姊妹參加,所以當然只能我吃了,對不對?沒想到……
——太丟人現眼了。
我聽到我媽小聲嘀咕,轉頭一看,我們剛好對上眼。她在說我吃東西?我在媽媽的臉上看到了以前照片上的小孩,感到不知所措,所以就放下了筷子。
親家母似乎看到了。
——對不起,我們忙著說話。姊姊,妳不必客氣,多吃點。一人吃,兩人補,目前幾個月了?
她在搞笑嗎?還是在說女性雜誌投稿欄上的笑話?遇到這種事,只能一笑置之。妳猜誰開了口?我爸爸。向來沉默寡言,那天應該除了打招呼以外,應該就沒開過口的我爸竟然接了話。
——那是脂肪。
我爸一本正經地說,現場頓時鴉雀無聲。然後親家公突然開口轉移了話題,說什麼現在的世道真是太可怕了,原來他朋友的女兒突然死了。我目瞪口呆,完全搞不懂他為什麼說這句話。
被親家母數落之後,他立刻改變了話題,幸好聊到賽馬,他和我爸爸聊得很投入,但我不久之後,才終於知道親家公為什麼突然想起那麼不吉利的事。
雖然我原本打算隔天馬上回來,但最後去看了我奶奶。奶奶失智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所以就住進了安養院。她已經連我媽和希惠也不認識了,以為我媽是護理師,希惠是她妹妹。
——奶奶應該認不得妳了,妳不必放在心上。
雖然我媽一臉嚴肅地這麼對我說,但我根本不放在心上,即使奶奶忘記我,我也完全不覺得難過,反而覺得自己可以對她好一點。奶奶的內臟還很健康,也沒有飲食限制,所以我還去買了奶奶以前喜歡的「朝日堂」豆大福。沒錯沒錯,就是商店街的兩大人氣商店之一。我還在想,幸好我們家都喜歡「朝日堂」……
從結論來說,早知道就不去了。
她看到我完全沒有反應,我想她應該不認得我了,但還是向她打招呼。
——奶奶,我是志保。
奶奶突然雙眼有神,狠狠瞪著我。
——妳怎麼可能是志保?她像模特兒一樣又瘦又漂亮,是我引以為傲的孫女。如果妳想騙我的錢,先去減掉妳那身贅肉,妳這頭豬!
當打擊太大時,記憶真的會消失。當我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搭上了飛機,隨手翻開了放在座椅口袋裡的雜誌,結果就看到了妳。我覺得只有妳能夠拯救我,所以……
請妳幫我抽脂,以公克為單位就好,請妳讓我擺脫六四的詛咒。
為什麼她要詛咒我?妳竟然問這種問題……橫網發現班上所有人都知道她的體重,她會猜想是誰說出去的?她並不會想到珠美她們躲在保健室門口,因為她並不是那種人,所以一定會懷疑學號在她前面的我。
她已經開始復仇了。我知道自己這麼說很荒唐,但總覺得累積多年的強烈意念可能有某種力量。
那天親家公在中餐館說他朋友的女兒去世了,聽說就是橫網的女兒。因為我想到吃完飯時,親家母曾經數落她老公,沒必要在那種場合說橫網的事,於是就去向仍然留在老家的老同學確認。不,不是堀口,是珠美。
雖然不知道她女兒去世的原因,但聽說是自殺。她女兒好像很胖,我猜想親家公也是看到我的樣子,才會提起橫網女兒的事……總之,珠美覺得兩者之間可能有什麼關係,猜想她一定是因為胖被嘲笑了。
聽說橫網很疼愛她女兒,在她女兒去世之後她沮喪了很久,甚至說她差一點瘋了。
也許橫網回顧了自己的人生,開始痛恨曾經看不起她的人。
對了,我也問了珠美,當初是妳最先說影射相撲選手的「六四部屋」的。我和其他人只是覺得這個名稱很好笑,但其實「六四部屋」是妳在貶低橫網呢。
即使發現大家聽到羅西尼笑出來,橫網也不會覺得大家在笑她,但如果聽到「六四部屋」,一定會知道在說她,也會猜到大家知道了她的體重。
都是因為妳,害我被她記仇。
能不能看在這一點上幫我稍微打個折啊?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