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無限的i【上】: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無限的i【上】: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作  者:知念實希人

譯  者:林佩玟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5/28

電腦編號:506126
類  別:日本文學/推理.驚悚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732-4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

高溼度的空氣緊貼著肌膚,以手帕擦拭露出白袍衣領之外的後頸,我一邊嘆著氣,視線同時望向窗外。
離開病室回到護理站之後,我就一直盯著電子病歷的螢幕,因此眼睛深處彷彿灌了鉛塊般沉重。
我揉揉鼻梁看向遠方。以日本最大規模為傲、專門收治神經疾病及精神疾病患者的神經精神研究所附設醫院,俗稱神研醫院,從十三樓高的水泥要塞最上層的這個神經內科大樓,可以眺望練馬的住宅區。
我微微仰起頭,視線往上移動,大滴大滴的雨水無窮無盡地從覆蓋整片天空的濃黑厚重雲層中灑落。這陣子一直持續著這樣的天氣,連最後一次見到陽光是什麼時候都無法馬上回想起來,讓人忍不住陰鬱。
我將積在胸中的沉悶化為嘆息吐出體外,伸手拿取在鍵盤旁邊堆成小山的資料,指尖輕撫著品質低劣的影印紙特有的粗糙表面。
「唷,愛衣。」
隨著開朗聲音傳來的是肩膀被拍了一下,我一回頭,一位嬌小卻充滿魅力的女性兩手插在腰上站在身後。是長我一歲的神經內科醫師杉野華學姊,妝容稍嫌濃厚的臉上帶著惡作劇般的微笑,招牌大圓眼鏡後方的眼睛瞇了起來。
「噢,早啊,華學姊。」
「早什麼早,我看妳嘆了一口深情的氣,難道是為情所困?」
華學姊像是要趴在我身上一樣從後方抱住我,溫暖的柔軟身軀包覆了我的背。
我們畢業自同一所大學,從醫學生時代起便相識,外表雖然看起來不像,其實骨子裡帶有大姊頭性格的華學姊,平常就和我有著不錯的交情,但她這種過度的肢體接觸讓我有些困擾。
「不要貼在我身上啦,本來就已經夠熱了的說。」
「說的也是。最近真的好悶啊,雖然說是梅雨季,但雨也下太久了吧。」
被我推開的華學姊,視線往旁瞥向窗外。
「回到剛剛的話題,妳有望交到新男友了嗎?」
「不是這種情愛方面的問題啦,學姊妳才是,沒想過要和前任復合嗎?」
華學姊曾經和經營這間神研醫院的醫療法人理事長之孫,也是一名精神科醫師交往,不過……
「和他聊天的時候,總覺得像是在精神科接受問診。」華學姊這麼說,前幾天甩了對方,身邊的人雖然紛紛表示「這是個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機會啊,太不懂得珍惜了」,但學姊則認為「錯過我這麼好的女人,那傢伙才是不懂得珍惜」,絲毫不在意他人怎麼想。
「不可能不可能。」華學姊的手在臉前揮動,「那麼麻煩的男人,分手了我還落得清閒呢!別說這個了,如果不是戀愛方面的煩惱,為什麼妳的嘆氣聲那麼深情?」
「我是不知道有沒有很深情,不過是因為他們的關係。」
我一指電子病歷的螢幕,原本笑嘻嘻的華學姊臉色沉了下來。
「ILS……嗎?」
「是啊,而且竟然還三個人。不過學姊那裡也負責了一名對吧?ILS的病患。」
「算是吧。不過這病還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呢,雖然經常出現在課本裡,但我還是第一次實際負責這種病患。」
「這是當然的,畢竟這種病過去在全世界也只有大概四百例左右的報告。」
華學姊回了句「也是」,便將臉靠近螢幕,調整眼鏡的位置。
「愛衣妳負責的這三人,確定都是ILS沒錯嗎?」
「關於這件事,我已經向多位醫師確認過了,所有醫師的診斷都認為是ILS沒錯,因為符合全部的診斷標準。」
「診斷標準啊,就是從普通的睡眠狀態陷入昏睡,且該狀態持續一星期以上,經腦波檢查後確認病患處於快速動眼期,並排除同樣會陷入昏睡的其他神經疾病、內分泌疾病以及外傷,對吧?」
華學姊扳著手指,一樣一樣唸出診斷標準的項目,之後搔了搔脖子。
「也就是說,病患毫無徵兆地陷入昏睡,並且不停地在做夢,真是讓人搞不懂的病啊。不過我最不明白的是,這種罕見疾病的患者,竟然有四個人都住進了我們醫院。」
「畢竟我們醫院在治療神經方面的難治之症,是日本數一數二的醫療設施嘛。」
「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為什麼歷史上僅僅大約四百個確定病例的疾病,會同時出現多達四名患者?這種情形一般而言是天文學中才會發生的機率吧?而且這四個人是在同一天發病的對吧?更誇張的是,這四人都是附近的居民,這種事一般來說根本不可能發生。」
「可是華學姊,妳看看這個,」我從影印紙堆的小山中抽出數張,「之前就有過幾次案例,是在同一時期、同一地區發生ILS的報告。妳看,像這份論文。」
「咦?真的嗎?」華學姊眨了眨眼,伸手拿取英文撰寫的論文。
「從一九九○年代起,英國、巴西、美國、南非都曾經出現集體發病,尤其是巴西,經過詳細檢查確診的人數雖是三人,但在同一時期周邊也還有超過十人具有類似的症狀。」
快速讀過論文的華學姊將頭髮往上抓。
「首次發現這個疾病的時間是一九八七年吧,或許之前也有許多罹患ILS的人,只是他們被認為是某種原因不明的昏睡……話說回來,愛衣,那邊堆成一座小山的資料,該不會全部都是有關ILS的論文吧?」
「對,沒錯,我熬夜在大學圖書館裡從頭到尾印了一份。」
我將手放在影印紙上,華學姊伸手過來,指尖輕撫我的眼周。
「努力是好事,但太過逼迫自己可就不好了。妳看,眼睛下方都出現像是眼影的黑眼圈了。」
「但是既然我有機會擔任三名這種罕見疾病患者的主治醫師,就一定要盡全力將他們治好,因此治療方法……」
「妳知道治療方法了嗎?」華學姊打斷我未完的內容插話道。
「不知道。」
「我想也是,我也查過很多資料,但沒看到關於有效治療方式的記載。不過癒後也不是糟到令人絕望,有三分之一的病患從昏睡狀態甦醒,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只是……」
「只是剩下的病患直到死都不曾再醒過來,而從昏睡中恢復的患者,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醒來,原因和治療方式都是完全的未知。」
我接著華學姊沒說完的話以後,她回了句「就是這樣」,便反向坐上了隔壁的椅子。
「四人同時罹患這麼罕見的疾病,我想應該有特別的原因,他們之間有沒有什麼共通點?像是在同一間餐廳吃飯之類的,如果有的話,大概可以想像原因可能是食物中毒。」
「我已經問過我負責的三名病患的家屬和關係人,目前沒有發現關聯,不過……」
我一遲疑,華學姊馬上湊過臉來問:「不過什麼?」
「聽說三名病患最近情緒都非常低落,因為發生了讓他們覺得甚至不想活下去的痛苦事件,所以情緒低落、難過……內心掙扎。」
就像過去的我一樣……我感到肩背越來越沉重,彷彿雙肩上扛了沙袋,於是將兩隻手肘撐在桌上,身體向前傾。
「喂,愛衣,妳沒事吧?」華學姊連忙輕撫我的背。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了。」
「我說妳也二十八歲了吧,也許妳覺得自己還年輕,不過我們已經不再像學生時代那樣可以勉強自己了。」
「但是!」我猛地抬起頭,「但是,繼續這樣下去根本沒辦法挽救那些病患,人生只能在絕望之中沉睡,再也不可能醒過來,這樣的人生……這樣的人生也太悲慘了!」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