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無限的i【上】: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無限的i【上】: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作  者:知念實希人

譯  者:林佩玟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5/28

電腦編號:506126
類  別:日本文學/推理.驚悚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732-4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瞪著華學姊,同時肩膀上下起伏喘氣的我,忽然回神看向四周,數名護理師從稍微有點距離的位置,向我們投以驚訝又充滿好奇的眼光。
「愛衣。」溫柔的聲音呼喚著因為感到丟臉而低下頭的我。我抬起頭,華學姊帶著滿臉的慈愛笑容,那是和平常像個女高中生的態度截然不同,屬於成熟女性的微笑,我不禁挺直背脊答道:「是。」
「妳這種站在病患立場為他們治療的個性真的很了不起,可是這種個性一旦過了頭就會成為缺點,我不是經常這麼提醒妳嗎?」
我無語地點了點頭。
「現在的妳將病患當成自己看待,但這麼做就無法冷靜地進行診療,不論對患者或對妳自己來說都是件不幸的事,妳明白嗎?」
「……是,我明白。」
「當然身為一名神經內科醫師,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妳負責三名罕見疾病ILS的病患,所以想要全力以赴的心情,只不過這次是不是有點用力過頭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華學姊仰起頭,從下往上窺探般地看向我。腦海中跳出了過去的記憶,是剛才在病室裡我拚了命想甩掉的古老記憶。

躺在床上的美麗年輕女性。我向她伸出手,我那楓葉饅頭般小巧的手,用指尖梳過她滑順的黑髮。
每天早上這麼做,她就會好像很癢地扭動身體,帶著微笑張開眼睛。
然而,她的眼瞼卻只是閉著,明明看起來就像在睡覺一樣……
彷彿春日陽光般溫暖的懷舊之情,硬生生變成了冷硬的鐵鎖,用力地鎖上心扉,與此同時,「那個時候」的景象隨之閃現。
迴盪在耳邊的哀嚎與怒吼。四處逃竄的人們。從人群間隙中瞥見的旋轉木馬和雲霄飛車。背對摩天輪俯視著我的大型剪影。輕輕向我伸出手的女性。以及女性的手觸碰到臉頰時,黏稠溫熱的感受。
我彷彿要咬碎牙齒般地用力咬緊牙根,嚥下幾乎溢出的哀鳴。
這幾年幾乎不曾發作,我以為自己已經跨越了,然而最近,「那起事件」的記憶又開始侵蝕著我。
自從負責治療ILS患者開始之後。
我不是真的克服了心理創傷,只是學會了如何別開眼不去看它。活生生在我眼前的這個事實,這幾個星期一直折磨著我。
「算了,妳也該學學怎麼讓自己放鬆。這又不是高緊急性的疾病,放寬心一步一步訂立治療方向就可以了啦,我們互相分享資訊,慢慢找出治療方法吧。」
華學姊看著我的樣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掩飾般地快速說道。
「嗯,說的也是。」
我想要笑,臉頰的肌肉卻很僵硬,我也知道自己露出了一個奇怪的表情。
「說到分享資訊,華學姊負責的ILS病患是什麼樣的人?」
「我的病患?嗯──這個嘛……年紀和我們差不多的女性……吧。」
不知為何華學姊稍微移開了視線這麼回道。
「該不會那個人最近也發生了什麼痛苦的事吧?」
「痛苦的事……嗎?這個,誰知道呢?」
在華學姊含混不清地回答時,她的腰間響起一陣震動的聲音。華學姊從白袍口袋中拿出智慧型手機。
「學姊,病房裡要關掉手機電源啦。」
聽到我這麼唸她,華學姊嘴上說著「對不起、對不起」,一邊看著液晶螢幕。
「啊,是新聞快報,西東京市又發生殺人事件了。」
「殺人事件?」
「對啊,最近不是報很大嗎?東京西部,附近近郊頻繁發生的連續殺人事件,就是在三更半夜杳無人煙的路上,以兇殘的方式殺害行人的隨機殺人犯啊。」
「隨機……殺人犯……」
這幾個字,讓原本從腦海中消失的「那起事件」的影像、二十三年前的影像,再次閃現,比剛才還要更鮮明地。
不帶一絲感情,像是爬蟲類一樣的雙眼。就連從那眼中射向我、彷彿冰塊般的視線夾帶的寒意都即將復甦。
我的腳開始細微顫動,不久這股顫動向上爬升至腰部、胸口,以及臉頰。
那是被深不見底的沼澤逐漸吞噬的感覺。有如全裸被拋棄在零度以下世界裡的寒氣向我襲來,我緊閉著雙眼,抱著兩肩蜷縮身體。

臉頰輕柔地被溫暖的東西包覆著,我回過神張開眼睛,不知何時華學姊環抱著我的頭。透過白袍薄薄的布料,令人深陷的柔軟,以及其深處怦怦作響的心臟鼓動向我傳來。
「沒事的,愛衣,不會有事發生……對不起,都是我說了奇怪的話。」
知道我過去一切的華學姊,像是哄著因跌倒而哭泣的孩子一樣,溫柔地摸著我的頭髮。啊,這下子護理師們又要傳出奇怪的謠言了吧,我這麼想著,同時將臉埋在華學姊豐滿的胸部中,直到內心來勢洶洶的暴風平息為止。

「我已經沒事了,謝謝學姊。」
兩、三分鐘後稍微平靜下來的我,不好意思地離開學姊。
「喔?已經夠了嗎?我的胸部幫得上忙的話,隨時都可以借給妳喔!妳可以飛撲到我身上。」
華學姊戲胞上身似地張開雙手。
「那個......真的謝謝妳。」
華學姊一根腸子通到底的開朗個性,是優柔寡斷、容易煩惱的我的支柱。
我一邊深呼吸,一邊讓意識沉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幸虧華學姊,我總算多少冷靜了下來,然而再次燃燒的心靈創傷像是餘燼般久久不散,我幾乎可以篤定,只要逮到機會,它會再次噴出火柱,將我的心燒個精光。
「我說愛衣,妳要不要去和院長談談?」
學姊突然這麼說,讓我眨了眨眼。
「妳說院長?袴田醫師嗎?」
「沒錯,院長不是PTSD的專家嗎?如果病患在罹病前精神不太穩定的話,也許這和ILS的發病有關,不如去和院長商量看看吧。」
「可是袴田醫師很忙吧......而且我還有病房的工作要做……」
「沒關係、沒關係。」華學姊猛揮著手,「自從發生交通事故受了重傷之後,那位大叔就不停在做一些副院長推過來的文書工作,我看他在院長室閒得發慌吧,妳就去聽聽他的建議,病房的工作我來弄就好。」
華學姊送來一個嫵媚的眨眼,察覺到她的意圖,我深深低下頭。
「謝謝!」
「別在意、別在意,有困難時就該互相幫助,不過啊……」
華學姊的臉上漾出取笑般的笑容。
「想將他當成戀愛對象可就要小心了,那麼雅痞的人卻四十多歲了還是單身,一定有他不為人知的一面,例如有特殊性癖好之類的。」
「我才沒那個意思!」
聽到我脹紅了臉大叫,華學姊「哇哈哈」快活地笑了起來。

(請接續下冊摘文)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