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無限的i【下】: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無限的i【下】:2020「本屋大賞」TOP 10!日本Bookmeter網站最想看的書No.1!  

 

作  者:知念實希人

譯  者:林佩玟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5/28

電腦編號:506127
類  別:日本文學/推理.驚悚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52
ISBN:978-957-33-3733-1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妳的確是重新振作起來了,而且還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醫師,也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讓妳可以真正克服心裡的創傷。」
聽到袴田醫師的聲音而回過神的我,抬起了臉。
「克服……嗎?」
「沒錯,這十年來妳已經變得非常堅強,有足夠的能力從正面對抗並瞭解這份創傷,而負責治療ILS患者,我想就是一個契機。」
我挺直背脊仔細聽著袴田醫師的說明。
「這個過程將伴隨著痛苦,但是只要忍受並克服了之後,妳就能夠真正地獲得解脫,從那個一直束縛著妳的過去枷鎖中解脫。所以妳要竭盡全力為患者們治療。」
真正地從那個可怕的經驗中獲得解脫。這份期待讓我的心臟使勁地鼓動,往全身送出滾燙的血液。
「對了,」袴田醫師語氣一轉,輕快地問道,「所以妳想問我什麼?我雖然不是神經疾病的專家,但會以精神科醫師的立場回答我所知的一切。」
「是,其實……」
喉嚨發出輕微的咕嘟聲,我吞了一口唾液,慢慢開口。

「事情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在我解釋完之後,袴田醫師帶著凝重的表情點了點頭。
「ILS的原因可能和精神方面的因素有關……嗎?真是嶄新的想法。」
「我在仔細讀過論文之後,發現許多ILS病患過去曾有憂鬱症病史。」
聽完我的補充後,袴田醫師摸著下巴。
「ILS的病患身上可以看到明顯的身體異常,他們處在快速動眼期,陷入持續的昏睡,如果這是受到精神方面的影響而引起,就常理而言也不難想像。」
「但是過去以一般常理的治療方式,都沒有辦法找出ILS的特定原因,所以……」
「所以,必須轉換最根本的想法是嗎?」
交叉雙臂低著頭的袴田醫師沉默了數十秒之後,小聲地喃喃道。
「……共有型精神病疾患。」
「嗯?您說什麼?」
「共有型精神病疾患。意思是罹患精神疾病的的病人對身邊的人產生影響,導致那些人也出現精神疾病,常見的案例像是因精神疾病而產生幻覺的病人,他的親人也陷入那樣的幻覺中,而從該親人的行為舉止來看,只能判斷他們也罹患了精神疾病。」
「您的意思是這和ILS很像嗎?」我微微地歪著頭。
「沒錯,極為罕見的疾病患者,同時有四個人住進了我們醫院對吧?也許是其中一名患者對其他人產生了影響。」
「但是這些患者彼此完全不認識啊。」
「但這僅限於病患的關係人提供的說法,對吧?就算在家人不知道的地方,四人之間有某些接觸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不,如此罕見的疾病,這四名病患又在同一天發病,這樣才是比較自然的想法。」
「但是這四個人發病的地點完全不一樣……」
我畏怯地指出這點,袴田醫師豎起食指抵住額頭。
「我記得所有人都是在自己家裡,由注意到病患早上了卻沒有起床的家人,或是沒去上班而覺得奇怪的公司同事發現的吧?」
我點點頭:「對,是這樣沒錯。」
「愛衣醫師,這麼想如何?這幾位病患在被發現昏睡的前一天,所有人都在某個地方遇到了引發ILS的某件事,但是他們沒有當場陷入昏睡,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沒有察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就回家了,然後晚上入睡,進入快速動眼期時,ILS終於發病,於是他們就這樣直接陷入昏睡中。」
「也就是說……」我在腦海中咀嚼袴田醫師的說明,「即使遇到引發ILS的某個契機,也不會馬上發病,而是進入睡眠之後才會開始出現症狀嗎?」
「這充其量只是一種假設,不過我認為這麼想是合理的。」袴田醫師大大地點頭。
「而您認為發病的原因,有可能是像共有型精神病疾患那樣屬於精神層面的問題?」
「這我不知道,只是不論幫病患做多少檢查,都沒有檢測出藥物成分,從這點來看,不能否定有這樣的可能性。」
「假設真的是這樣好了,但該怎麼證明……?」我將手抵在脣邊,不停思考著。
「最簡單的大概就是調查患者在被發現昏睡的前一天以及更早之前的行蹤了吧,不過這已經超過醫師的職責,是警察或偵探的工作了。」
袴田醫師輕輕地聳聳肩。離開醫院仔細調查病患的行蹤,這的確不是醫師的工作,但如果是為了治療ILS……。
「愛衣醫師,妳可別太衝動行事了。」
袴田醫師彷彿看穿了我的想法般,先對我提出了警告。
「正面對抗心靈創傷,讓現在的妳失去了冷靜。為了不讓自己的思考範圍被限縮,妳應該要放輕鬆,這是妳的主治醫師給妳的建議。」
「就算您叫我要放輕鬆……」
我渴望能夠盡早獲得線索,以便知道治療ILS的方式,以及克服自己的心靈創傷。這股渴望正驅動著我。
「這樣啊……妳要不要回老家一趟看看?」
「咦?回老家嗎?」意料之外的建議讓我提高了音量。
「想辦法安排一下就可以回去了吧?對妳來說,家人比任何藥物都來得能夠穩定精神。妳最近都沒有和家人見面吧?」
「是,確實是這樣……」
我最後一次回到老家是什麼時候了呢?時間已經長到我無法馬上想起來。
鄉愁之情極其突然地從身體深處湧上,不知為何還伴隨著胸口被緊緊勒住的痛楚。我忽然非常想見家人一面。
「……那我和父親聯絡看看。」
聽見我這麼回答,袴田醫師露出滿意的微笑。
「這樣很好,休息一下也許可以擴展視野,讓妳發現原本沒有注意到的線索。」
「在您百忙之中還給我這麼多建議,真的很謝謝您。」
我深深地鞠躬道謝,袴田醫師若有似無地勾起兩端脣角。
「不會不會,我也很開心。身體變成這樣之後,副院長老是丟一堆文書作業給我,我都沒能做一些醫師的工作,大學那邊也叫我暫時好好休息。」
擔任神研醫院的院長之後,袴田醫師仍然持續每週一天,到位於狛江市的母校醫大附設醫院看診,但是意外發生後,那邊似乎也中止了。
「我是很感謝大家這麼顧慮我的身體,但老是做文書作業也太無聊了,所以我剛剛正好在看報紙轉換一下心情。」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