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反蘇格拉底

反蘇格拉底  

 

作  者:伊坂幸太郎

譯  者:鄭曉蘭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1/08/27

電腦編號:506129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320
ISBN:978-957-33-3776-8
CIP:861.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我也記得到美術館那時候的事。我去了,兩次。第一次,不知道是在作弊戰爭之前,還是之後?無論如何,應該就在那段時間就是了。畢竟,那也是整個計畫的一環。
「加賀來過這間美術館嗎?」安齋問。我老實回答:「我連這棟是幹嘛的都不知道。」我也不可能對繪畫有興趣,雖然知道學校附近有座形狀不可思議的龐大設施,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會跟它有緣。
當我們走進館內,我反問安齋有沒有來過。結果那聲音在廣大館內響亮迴盪,我嚇了一跳,背脊發涼。這裡的人雖然零零星星,但是好像所有人都屏住了氣息,讓人不禁懷疑是不是只要發出腳步聲天花板就會崩塌,然後會有個巨大的惡鬼探出頭來說:「找到你了呦。」接著一口把人吞掉。這裡不論是誰都害怕發生這種事情。這裡,就是寂靜到讓人會這麼想像。
「有空的時候常會來看畫。」安齋這麼說。雖然也太簡單了,但我因此變得好尊敬他。
我整個人手足無措,只管跟著安齋,所以也不清楚詳細狀況,不過那應該是常設展吧。我們背著書包,穿過住在當地的抽象畫家作品展覽區。
「這畫,好像是當地畫家的作品耶。」安齋輕聲說。
「我也不知道啊。」我提心吊膽地呢喃答道。
小六的四月才剛從東北地方轉學過來的安齋還比較瞭解當地狀況,實在丟人,不過我只覺得「安齋真是個萬事通」。
「據說是抽象畫很有名喔。我上次來的時候,問過學藝員姊姊,這個畫家在海外好像也有很好的評價。」
對於當時的我而言,別說「抽象畫」了,就連什麼「學藝員」、「海外」都是未知、遙遠世界的詞彙。
「這樣喔∼」我假裝很懂地回答。「這種像塗鴉一樣的東西,很厲害喔?」
我不是要幫小學那時的自己說話,那畫實際上就真的很像塗鴉。有看來像線條的東西,也有像漩渦的東西,藍色與紅色到處亂噴。
安齋已經走到裡面去了,所以我也跟上去。美術館的工作人員大概認為,有時會來逛逛的安齋是「喜歡畫的孩子」,並不覺得放學的我們出現在這裡有什麼可疑,反而較常瞇著雙眼,像在看「熱心學習的孩子」。
我們在並列著素描的牆壁前停下來。那全是約明信片大小的三張小品,都沒有著色,感覺像是潦草的草稿。我的感想不禁脫口而出:「這種東西我好像也畫得出來。」
安齋問:「你真這麼想?」
「感覺畫得出來喔。」
「其實這個,小孩子是畫不出來的喔。」
「是嗎?」
「就是因為具備素描能力,才能崩解成這樣的。」
安齋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當然不明白。「可是,不覺得好像畫得出來嗎?」我執拗回嘴。
安齋因此像是滿足似地點點頭。「說到重點了呢。」
「重點?什麼東西的重點?」
安齋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環顧四周。會場角落有張椅子,有個工作人員坐在那裡好像在負責監控展場。
如果我的記憶正確的話,後來那天我們就離開了美術館。
我就是在回程路上邊走邊聽安齋提起那個作戰的內容。

下一段記憶的場景又是美術館。我們抽空第二次造訪那裡,又是站在常設展展場的角落。身旁的安齋說:「好,輪到加賀上場囉。」
「欸?」
「去啊,照我說明的那樣。」
「真的要做喔。」
「當然啊。」
接下來的事情我其實記不太清楚了,內心殘留的印象比執行數學考試的作弊戰爭場景還要曖昧模糊,就像籠罩在縹緲的煙霧之中,恐怕是過度的罪惡感與緊張沖淡了現實感吧。
我跑去跟會場角落的工作人員攀談。「那幅畫是在畫什麼呢?」我指向入口附近的作品問。女性工作人員對小學生的我展露驚訝與微笑,起身走到畫前,親切地對我說明了一些事情。「要盡可能問問題,越多越好。」我事前被安齋這麼吩咐,所以拚命動腦,對工作人員拋出好幾個問題。話雖如此,我也是有極限的。還記得我的話題沒兩三下就用光了,只好僵硬地道完謝,然後快步離去。我後來是在出口附近與安齋會合的。
「怎麼樣?畫呢?」我壓抑興奮的氣息,看著他的手上。有個包袱巾。
安齋擬定的作戰是這樣的。
「加賀去引開工作人員的注意力,我同時用別的畫把美術館的畫掉包,然後帶走。」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