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我永遠不會忘記,燦爛一瞬間的妳
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
哈利波特(1)神秘的魔法石【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
最後見一面,然後我們說再見
百年孤寂【平裝典藏版】:首度正式授權繁體中文版!出版50週年紀念全新譯本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大賞 壞姊姊

壞姊姊  

 

作  者:渡邊優

譯  者:高詹燦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22/03/28

電腦編號:506135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大賞
開  本:25K
頁  數:256
ISBN:978-957-33-3864-2
CIP:861.57

定  價:340
優 惠 價:269( 79折)

 

 
 

渡邊優

1987年出生於日本宮城縣。大學畢業後,一面工作,一面寫作,2015年以《奔跑吧!復仇少女》贏得第28屆「小說昴新人賞」,正式步入文壇。另著有《自由之鯊與人類的夢》、《偶像 暗中活躍於地下的明星》。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我的賽克洛斯》、《大前研一「新•商業模式」的思考》、《殺人生產》、《蟹膏》、《胚胎奇譚》、《獻給折頸男的協奏曲》、《「!」的設計》、《好想她去死》、《鳥人計畫》、《夜市》等書。

個人翻譯網站:http://www.translate.url.tw


 

當姊姊露出宛如天使的笑容,
只有我知道,惡魔要現身了……


小說昴新人賞得主渡邊優「暗黑系」的青春物語!
我姊是惡魔!奴隸妹妹的超「殺」逆襲!



血緣將我牢牢繫在妳身邊,
承受妳的傷,目睹妳的惡,承擔妳的罪……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殺掉姊姊的呢?

是小時候被她丟出的石頭劃傷額頭的時候,或是踩到她放置的圖釘而在腳底留下無數傷疤的那時呢?
還是姊姊逼我吃沙坑裡的沙、命令我徒手將蝗蟲分屍的時候?
又或是當我意識到,原來對這個世界來說,姊姊竟是惡魔般的存在。

從小,姊姊對他人的攻擊就不曾間斷。
小學時,有個男孩因為姊姊的嘲笑,從此不敢外出。
國中時,曾要好的同學因為被姊姊霸凌,再也不敢來上學。
我的初戀在交往兩週後把我甩掉,只因為我的眼睛和姊姊太像,讓他害怕。

姊姊的殘酷沒有理由,她天生就看不慣別人幸福。而身為妹妹的我,痛苦更是日積月累,我曾在夢裡殺過她無數次,刺殺、下毒、和他人聯手、從高處推落……「殺姊計畫」在腦海中成形,我已經決定好殺死姊姊最好的方法。這一切都是為了安穩的生活,為了……不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


【作家】李豪、【《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諮商心理師、暢銷作家】陳志恆、【小說家】陳育萱、【作家】楊隸亞 叛逆推薦!


我和姊姊喜歡的商店,剛好全在總站周邊的幾棟大樓裡。因此,每次我們一起出外購物,目的地大致都固定。姊姊會在上午起床,決定吃完母親做的午餐後再出門。
出門前,父親給了我們一張萬圓鈔。這是給我們的零用錢。基本上,父親很寵我們,從來沒扯開嗓門罵過我們。
「今天我一定要買口紅。」
從家裡走到附近車站的路上,姊姊一面翻動她那開襟羊毛衫的長下擺,一面唱著歌。
這是個晴空萬里的舒暢午後。氣溫也比連日的平均溫度高。姊姊身上的開襟羊毛衫、附蕾絲的上衣、膝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全都是我們出零用錢一起買的春裝。我們的衣服和鞋子幾乎都是採共享。其實我今天也想穿她身上這件白色蕾絲罩衫,不過,當她穿上我想穿的衣服時,我便會把這個權利讓給她,這是已深植心底的奴性。
「那麼,我們就從那邊開始逛吧。」
「嗯。」
我抱持著各種複雜的心情,走在蹦蹦跳跳的姊姊身後。
我們轉乘電車,來到站前。一同邁步走向化妝品店聚集的大樓底下。姊姊逛了很多家店,拿起口紅細看後又放了回去,用了試用品後,詢問我的意見,偶爾會有親切的店員靠近,姊姊笑咪咪地與店員展開交談。
不管什麼產品,用在姊姊身上通常都比我好看。曾有一段時間我為此苦惱,但現在我心裡早已妥協。我一面找尋適合我、我喜歡的商品,一面跟在姊姊身後,走在閃亮亮的賣場上。
比起春天大量推出的粉色系,其實我更喜歡秋天的顏色。不過,現在我挑選商品的依據,除了我自己的喜好外,還有阿佳。阿佳會喜歡什麼顏色呢?我的目光不自主的停向更為明亮的腮紅和口紅。那個附玻璃裝飾的透明盒好可愛,價錢應該是設定在一般高中生也勉強買得起的價位才對。我跟姊姊商量看看吧。
我不經意地抬起視線,正好發現姊姊的手藏在她的肩掛式包包裡。我看到她手中握著某個像小盒子的東西。當她的手再次從包包裡移出時,手中是空的。她仍是平時那掛著微笑的表情,視線迅速掃向四周。這下我就明白了。她老毛病又犯了。
原本看了許多漂亮的商品,為之歡騰的心情,頓時冷卻。我微感暈眩,快步朝姊姊走近。朝她掛著亮澤秀髮的耳朵悄聲低語。這需要很大的需氣。
「姊,妳剛才偷東西對吧?」
姊姊不顯一絲慌張,臉上依舊保持微笑,斜眼望著我。
「穿幫了嗎?妳就睜隻眼閉隻眼吧。」
「不行。」
「有什關係嘛。」
「不,不可以。」
我和姊姊剛才一樣,視線迅速掃過四周,查看情況。姊姊行竊的瞬間,似乎只有我目睹。其他客人全專注在商品上,此刻這個位置放眼所及,沒半個店員。
「現在是怎樣。有什麼關係嘛,太麻煩了。」
姊姊仍維持笑臉,但聲調已比平時降低許多,並朝我投射出不耐煩的目光。我最怕姊姊這種眼神了。儘管我明白自己絕對沒錯,但她讓我覺得自己好像說了什麼愚眛至極的話。我悄悄抓住姊姊的手肘,盡可能以平靜的聲音說道:
「花錢買下不就好了嗎?爸有給我們零用錢啊。」
「咦──」
姊姊收起臉上的笑容,似乎覺得很掃興。我也很怕這種模式。要是繼續營造出這種不耐煩的氣氛,我或許就會妥協退讓。其實應該說,乖乖退讓會比較輕鬆。為什麼我得極力勸阻她行竊,搞得這麼不愉快?不管姊姊的罪過是否又多了一項,化妝品店的營業額是否會有損失,都和我無關。我保持沉默,裝沒看見,和心情好的姊姊繼續購物,這樣遠遠輕鬆多了。
事實上,我對姊姊的罪行裝沒看見,得過且過,已不是第一次了。每發生一次,我就多嫌棄自己一分。
「我們出錢買吧。」
與其說我鼓起勇氣這樣說,不如說我已經受夠了,不想再受這種良心譴責,於是我無比堅持。坦白說,這幾年來,不管我會不會嫌棄我自己,我都已經不在乎,這種想法變得很強烈,但現在不同了。現在的我一直到剛才為止,腦中想的都是阿佳會喜歡什麼顏色,還保有很聖潔的心思,我不希望這分純潔遭到汙染。我死也不要。
「啊∼算了。那我不要了。」
姊姊以毫無起伏的聲音如此說道,手伸進包包裡,一……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