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史蒂芬金選 忘憂地

忘憂地
 JOYLAND

 

作  者:史蒂芬.金/Stephen King

譯  者:吳妍儀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5/08

電腦編號:508033
類  別:美國文學
系  列:史蒂芬金選
開  本:25開
頁  數:336
ISBN:978-957-33-3153-7
CIP:874.57

定  價:380
優 惠 價:300( 79折)

 

 
 

♥︎

我有一輛車,不過在一九七三年秋天的大多數日子裡,我是從天堂灣鎮上的夏普洛太太海濱民宿走路到忘憂地去。這似乎是正確的做法。實際上,這是唯一的做法。在九月初,天堂海灘幾乎完全空無一人,正適合我的心情。那個秋天是我人生中最美麗的一個。就算後來過了四十年,我還是能夠這麼說。而我從來沒有那麼不快樂,我現在也還能夠這麼說。大家都認為初戀很甜美,而且從來沒有比初戀的羈絆突然斷裂之前更甜美。你聽過一千首證明這個論點的流行歌與鄉村歌曲;某個蠢蛋心碎了。然而那第一次心碎總是最痛楚的,也最慢痊癒,也留下最顯而易見的傷疤。這樣是有多甜美?



整個九月直到進入十月,北卡羅萊納州的天空都很清澈,空氣是暖的,甚至在早上七點鐘,我從外面的樓梯離開我位於二樓的公寓房間時都一樣。從市鎮到遊樂園之間有三哩路,如果我剛出門時穿著一件薄夾克,還不到半路那件夾克就會綁在我腰際了。

我會以貝蒂麵包店作為我的第一站,買兩個還溫熱的可頌麵包。我的影子會在沙地上與我同行,它至少有二十呎長。聞到包在蠟紙裡面的可頌,滿懷希望的海鷗就會在頭頂盤旋。而我走回去的時候,通常大約是五點鐘(雖然我偶爾會待晚一點——天堂灣沒有什麼在等我,在夏季結束的時候,這個城鎮的大部分地區就睡意濃濃地說掰掰了),我的影子就會在水上與我同行。如果潮水湧進來了,影子就會在水面上搖曳,似乎是在跳很緩慢的草裙舞。

雖然我無法百分之百確定,我認為從我第一次這樣走的時候,男孩、女人跟他們的狗就已經在那裡了。從城鎮到忘憂地喜氣洋洋的閃亮機械設備之間,那段海岸上有著一排夏季度假屋,其中許多很昂貴,大多數在勞動節以後就啪一聲鎖上了。不過其中最大的一間,看似一座綠色木造城堡的那棟可不是這樣。一條木板步道從它寬廣的後方露台往下,通到海草讓位給白色細沙的地方。在那條木板步道盡頭,有一張野餐桌,上面有把亮綠色的海灘傘遮蔭。在傘蔭之下,那男孩坐在他的輪椅上;他戴著一頂棒球帽,而且就算傍晚時分的氣溫還在二十到二十五度之間徘徊,他的腰部以下還是蓋著一條毛毯。我想他大概五歲左右,肯定不超過七歲。那隻狗是一條傑克羅素㹴犬,要不是躺在他旁邊,就是坐在他腳邊。那個女人坐在其中一張野餐桌長凳上,有時會看書,但大多數時候就只是盯著水面看。她非常美麗。

來往路過的時候,我總是向他們揮揮手,男孩也會揮手回應。她則沒有,一開始沒有。一九七三年是石油輸出國組織實施石油禁運的年份,尼克森總統宣稱他不是騙子的年份,愛德華・G・羅賓森[Loti1] [1]與諾爾・考沃[Loti2] [2]去世的年份。這是戴文・瓊斯的失意年份。我是個二十一歲、充滿文學野心的處男。我有三條藍色牛仔褲,四條緊身內褲,一輛破爛福特(收音機倒是好的),偶爾冒出一點自殺想法,還有一顆破碎的心。

很甜美吧?





傷了我心的人是溫蒂・基根,她配不上我。我花了大半輩子才得到這個結論,但你知道那句老話:遲到總比不到好。她是新罕布夏州的波茨茅斯人,我則是來自緬因州的南伯威克。這樣讓她實際上成了所謂的鄰家女孩。我們開始「走在一起」(我們以前的說法),是在新罕布夏大學上大一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新生歡迎會裡相遇的,這有多甜美啊?就像某一首流行歌。

我們有兩年時間密不可分,一起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任何事,那是指除了「那個」之外。我們兩個都是在大學裡工作的半工半讀孩子,她的工作是在圖書館裡;我的是在大學自助餐廳裡。在一九七二年夏天,我們都有機會繼續做這些工作,所以我們當然這樣做了。錢不怎麼多,但是相聚是無價的。我假定在一九七三年夏天也會是這麼回事,直到溫蒂宣布她朋友蕊妮在波士頓的發霖百貨公司替她們找到工作為止。

「那樣我要怎麼辦?」我問道。

「你總是可以過來啊,」她說:「我會想你想到瘋,不過說真的,戴夫,我們可能稍微分開一下也好。」

這句話通常都是一記喪鐘。她可能從我臉上看出我的想法了,因為她踮起腳尖來親了我一下。「小別勝新婚,」她說:「此外,我有自己的住處,你也許可以來過夜。」但她那麼說的時候並沒有真的看著我,而我也從沒去過夜。室友太多了,她說。時間太少。當然這種問題是可以克服的,但不知怎麼的,我們就是從來沒有,這應該就讓我有點譜了;以後見之明來看,我可以從中看出許多事。有好幾次我們非常接近要「那個」了,不過「那個」就是從沒真正發生過。她總是會退縮,而我從來沒逼她。上天助我,我是在表現俠義精神。後來我常常在納悶,如果我沒有表現俠義精神的話,事情會怎麼改變(往好的或壞的方向)。我現在所知的是,俠義好青年幾乎沒炮打。把這句話放在刺繡作品上,然後掛在你家廚房裡吧。





在自助餐廳擦地板、把髒碗盤放進上了年紀的餐廳洗碗機裡,就這樣又度過一個夏天的展望,對我來說沒多大魅力,更別提溫蒂還在南方七十哩遠處享受波士頓的燈紅酒綠;但我需要像這樣的穩定工作,而我沒別的展望了。然後,在二月底,有個展望真的從待洗碗盤的輸送帶上送來給我了。

有人一邊讀《卡羅萊納生活誌》,一邊狼吞虎嚥當天的特價午間特餐,剛好是墨西加利漢堡與卡蘭巴薯條。他或者她把雜誌留在托盤上,而我把它連同餐盤一起拿了起來。我差點就把那本雜誌扔進垃圾桶了,卻沒這麼做。畢竟免費閱讀材料還是免費閱讀材料。(記得,我是半工半讀的學生。)我把雜誌塞到褲子後面的口袋裡,然後就忘了,一直到我回到宿舍房間為止。我換褲子的時候,它啪一聲跌到地板上,攤開在後面的分類廣告頁。

先前讀那份雜誌的某人,已經把好幾個工作機會圈了起來……雖然到了最後,他或者她一定認定其中沒一個真正合適;要不然《卡羅萊納生活誌》就不會放在輸送帶上傳過來了。接近那一頁底部,有個廣告吸引了我的視線,雖然那個廣告沒被圈起來。上面的第一行用黑體字寫著:靠近天堂的工作!有哪個英語系學生可以讀到那句廣告詞,卻不跟著看下去呢?又有哪個悶悶不樂、越來越怕可能會失去女友的二十一歲男生,不會覺得在「忘憂地」這種地方工作很吸引人?

上面有個電話號碼,而我心血來潮,打了電話。一週之後,工作應徵表格落入我的宿舍信箱裡。附加的信件上說,如果我想要夏天的全職工作機會(我確實想),我會做許多不同的工作,大多數屬於保管性質,但並不全都是。我必須有在效期內的駕駛執照,我也必須接受面試。我可以在接下來的春假做面試,而不是回緬因州家鄉去放那一星期假。只是我本來計劃那星期至少花幾天跟溫蒂共度。我們甚至可能做到「那個」。

「去面試吧,」我告訴溫蒂的時候,她這麼說。她甚至沒有猶豫一下。「這會是一場冒險。」

「跟妳在一起也會是一場冒險,」我說。

「下一年會有很多時間那樣做的。」她踮起腳尖來親吻我(她總是站著踮起腳尖。)就在那時候,她就已經在跟另一個人約會了嗎?可能還沒有,但我猜她已經在注意他了,因為他在她的進階社會學班上。蕊妮・聖克萊爾會知道的,如果我問了,可能還會告訴我——打小報告是蕊妮的專長,我猜她做那種老派的告解儀式時,都讓神父累壞了——但有些事你並不想知道。就像為什麼你全心全意愛著的女孩為什麼老是拒絕你,卻跟新出現的傢伙幾乎一有機會就撲到床上去了。我不確定有沒有任何人真的完全克服他們的初戀創傷,而我那個創傷仍然疼痛不已。有一部分的我仍然想知道我哪裡不對了。我到底少了什麼。我現在已經六十來歲了,我的頭髮已經灰了,我得過前列腺癌又痊癒了,但我還是想知道,對溫蒂・基根來說我為什麼不夠好。





我搭了一班叫做南方人號的火車,從波士頓到了南卡羅萊納(這不算是什麼冒險,卻很便宜),還有一班從威明頓到天堂灣。我是跟佛瑞德・迪恩做面試的,他——除了身兼許多其他功能以外——也是忘憂地的人事部門主管。經過十五分鐘的問答,又看了一眼我的駕照跟我的紅十字會救生技術證書,他就交給我一張掛在頸帶上的塑膠證件。上面寫著訪客兩個大字、當天的日期,還有一個卡通圖案,咧嘴笑著的藍眼德國狼犬,牠跟那個知名的卡通偵探史酷比有幾分像。

「在這裡散個步繞一繞,」迪恩說道:「如果你想的話,就搭一趟卡羅萊納摩天輪。大部分載客遊樂設施還沒開始運作,不過那個啟用了。告訴藍恩說我許可了。我給你的是一日券,不過我要你在……」他看了一眼他的手錶。「咱們就說好,你在一點鐘回來吧。到時候再告訴我你是否想要這個工作。我還剩五個缺,不過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就是當『快樂助手』。」

「謝謝您,先生。」

他點點頭,露出微笑。「不知道你會對這裡有什麼感覺,不過這裡很適合我。這裡有點老,還有點鬆垮垮的,不過我覺得那樣很迷人。我在迪士尼試過一陣;不喜歡那裡。那裡太過……我不知道……」

「太像大公司?」我大膽問道。

「就是。太像大公司。太光潔閃亮。所以我幾年前回到忘憂地。我一直沒後悔。我們這裡稍微有點土法煉鋼——這個地方有點老派巡迴表演團[Loti3] 的味道。去吧,到處瞧瞧。看你有什麼想法。更重要的是,看你有什麼感覺。」

「我可以先問一個問題嗎?」

「當然。」

我指著我的一日券。「這隻狗是誰啊?」

他的微笑變成咧開嘴的大大笑容。「那是快樂獵犬好威,忘憂地的吉祥物。布萊德利・伊斯特布魯克建立了忘憂地,而原本的那隻好威是他的狗。現在早就已經死了,不過如果你今年夏天在這裡工作,還是會常常看到他。」

我確實常看到牠……但又沒看到牠。這是個簡單的謎語,但解釋必須要等上一會。





忘憂地是個獨立遊樂園,並不像六旗樂園[Loti4] 那麼大,也根本比不上迪士尼樂園的規模,卻大到足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