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推理謎 我的日常推理

我的日常推理
 BOKU NO MISUTERI NA NICHIJYOU

 

作  者:若竹七海

譯  者:涂愫芸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1/03/18

電腦編號:511026
類  別:推理.驚悚
系  列:推理謎
開  本:25開
頁  數:304
ISBN:978-957-33-2775-2
CIP:861.57

定  價:300
說  明:本書已絕版

 

 
 

若竹七海Wakatake Nanami

1963年生於東京,立教大學文學部史學科畢業。1991年以《我的日常推理》嶄露頭角,立即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更被推理大師逢坂剛譽為才女,成為備受矚目的文壇新星!

1992年,若竹七海又以《閉鎖的夏天》入圍第38屆「江戶川亂步賞」,之後更於2001年以《惡意的兔子》入選第126屆「直木賞」,並於2002年入圍第55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

若竹七海是「日常之謎」的代表作家之一,「日常之謎」就是從日常生活中的謎團所發展出來的推理小說,親切的情節、輕鬆的文字,讓人讀來妙趣橫生,因此在本格派、社會派當道的日本推理文壇,能夠自成一格。若竹不同於另一位「日常之謎」新秀米澤穗信作品中有如輕小說般的青春氣息,往往以獨特的冷靜筆調,描寫生活中左鄰右舍所發生的各種神祕事件,包括謀殺和犯罪,更深刻描寫出人性的黑暗,讓人讀後仍覺得餘韻不絕。而這種有別於「冷硬派推理」的「舒逸推理」(Cozy Mystery)風格,也奠定了若竹七海在「日常之謎」推理作家中的特殊地位。

除了「日常之謎」的推理作品,若竹七海的寫作題材十分多變,也包括了青春推理、歷史推理和恐怖小說,並曾嘗試劇本、旅行散文和文藝評論。其他作品有《古書店的屍體》、《到死都改不了》、《木蘭花殺人事件》、《貓島大宅的騷動》、《火天風神》等。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童謠的死亡預言》、《擁抱海豹寶寶》、《創意女性向前走》、《純真》、《俊平你好嗎》、《深宮幽情》、《欠踹的背影》、《電車男》、《少年陰陽師》系列等書。


 

「日常之謎」代表作家中的阿嘉莎.克莉絲蒂!
寫盡日常中細微的古怪,道出生活中暗藏的驚奇!

你有沒有仔細看?仔細聽?
千萬別放過日常生活中任何一個小細節,
因為那都可能埋藏著驚人的惡意……


OL若竹七海莫名奇妙被派任為公司刊物的總編,主管還特別要求必須刊登小說來增加可看性。學生時期是推理小說迷的她,只好寫信向大學學長求助。沒想到學長引薦了另外一個朋友,對方願意以自己周遭生活為題,每個月寫一篇推理小說,唯一的要求是──作者必須匿名。

於是,若竹七海每個月都收到一篇以「我」為主角的小說:瀧澤告訴我,他晚上都會夢到一個哀怨的女人跟他說話,沒過多久,瀧澤居然離奇死亡;坊野最近常常突然昏迷,醒來之後發現家裡多了好多平常不會買的東西,為了找出真相,他請我來跟蹤自己;芳野學姊發現男朋友的弟弟寫給朋友的留言:別讓哥哥活著……

一年過去了,當若竹七海手上握著第十二篇小說,感到自己的心情已經從期待逐漸轉成恐懼。因為她發現,這些推理小說居然愈寫愈深、愈寫愈奇,愈寫,愈像「真的」……



若竹針對既有的材料進行「意想不到的詮釋」,
(也就是各位讀者能夠看到的全書內容,線索都擺在你面前囉,
真正的本格迷會為之熱血沸騰吧!)
整本書因此有了奇妙的翻轉。
大部分的「日常推理」就算點出人心有兇險的一面,
都還是有個溫馨取向的安定結尾,
誰想得到這本以「日常之謎」貫串的小說,
竟然會出現一個隱藏著不安的懸疑結局?這實在太特別啦!
不管你對日常推理是喜歡、討厭還是無感,都應該試試看——
保證讓你對日常推理的潛力與發展性,有完全不同於過去的看法!

      ─顏九笙─


●【推理評論家】顏九笙◎導讀

●推理評論家心戒、張東君、曲辰驚豔推薦!


●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


【導讀】

「非典型」日常推理

【推理評論家】顏九笙



近年來台灣陸續引進各種以「日常推理」為號召的小說,像是北村薰、米澤穗信、光原百合、近藤史惠等人的作品。按照一般印象,日常推理「通常」不涉及真正的犯罪,內容多半清新溫厚,愛好者樂此不疲,但我卻一直覺得不對胃口。這種結果是必然的(日常推理的本質不適合我?)還是偶然的(我只是剛好不愛某些作品的背景/人物/氣氛,換個作者還是有機會)?為了辨明此事,我做了一番小小的考察。

首先我想先確定,「不涉及犯罪事件」就是日常推理的必備條件嗎?(而我這種讀者對日常推理的不滿足,難道就是因為「少了真正的犯罪」嗎?)讀過《空中飛馬》的人應該記得,其中一篇牽涉到「遺棄」,其他故事中也不乏「只差一步就該報警」的事件,前面被我拿來舉例的幾位作家,偶爾也會以犯罪事件作為恬淡故事的高潮,所以用「有沒有犯罪」來做區隔,顯然不完全中的。那麼,比較理想的區隔方式是什麼呢?

曲辰在「匠千曉系列」的導讀裡說:「日常推理強調的是一種『日常生活』的氛圍,將目光投射到我們每天都經歷的日常事情,將或有不解之處膨大變形成舞台上的焦點,然後靠著個人的經驗與才智來推敲出真相。」不論是《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裡三個人拚命想另一個人怎麼泡熱可可(卻偏偏不走過去問),還是《解體諸因》裡高中老師邊開車邊破解分屍案,都適用這個定義。曲辰還這般形容「匠千曉系列」主角群的解謎態度:「所謂的解開謎團比較像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不解開也不會帶來任何困擾(可能帶給讀者的困擾比較大)。」——說來也巧,奧希茲女男爵的《角落裡的老人》把看報紙破案當成日常消遣,他即使知道真相,也沒興趣告訴警方,可是平常卻不會有人把《角落裡的老人》當成日常推理——不過近藤史惠的日常推理作品《老人與長椅》,確實和《角落裡的老人》有所呼應。 ……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