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奇.怪 奇夢錄-夢枕獏奇幻傑作選

奇夢錄-夢枕獏奇幻傑作選  

 

作  者:夢枕獏

譯  者:茂呂美耶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9/04/03

電腦編號:512005
類  別:奇幻文學/日本文學
系  列:奇.怪
開  本:25開
頁  數:368
ISBN:978-957-33-2531-4
CIP:861.57

定  價:299
優 惠 價:236( 79折)

 

 
 

夢枕獏

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一九七三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嗜好是釣魚,特別熱愛釣香魚,也熱中泛舟、登山等戶外活動。此外,還喜歡格鬥技比賽、漫畫、攝影、傳統藝能(如歌舞伎)。
一九七七年,於《奇想天外》雜誌上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一九八九年,以《吞噬上弦月的獅子》榮獲第十屆「日本SF大賞」;一九九八年,則以《諸神的山嶺》贏得第十一屆「柴田鍊三郎賞」。
他最初使用「夢枕獏」這個筆名,始自高中時寫同人誌作品。「獏」這個字,在日本傳說中是一種會將人的惡夢吃掉的吉祥動物,他因為想要寫出「夢一般的故事」,而取了這個筆名。
夢枕獏的作品橫跨奇幻、科幻、恐怖、格鬥、冒險等不同領域,均廣受讀者歡迎,代表作包括《陰陽師》、《沙門空海》、《幻獸少年》、《狩獵魔獸》、《餓狼傳》等系列。

《大帝之劍》系列原本刊載於《野性時代》雜誌,但寫到第五篇〈飛驒大亂篇〉時,由於雜誌休刊,連載也因而中斷。直到二○○五年,第六篇〈天魔望鄉篇〉才於《週刊法米通》重新連載。目前夢枕獏正執筆寫作最新的〈妖魔落淚篇〉。


茂呂美耶

日本埼玉縣人,生於臺灣高雄市,國中畢業後返日。一九八六至八八年曾在中國鄭州大學留學兩年。著有《物語日本》、《江戶日本》、《平安日本》、《傳說日本》、《歐卡桑的尖嘴兒子》、《Miya字解日本》系列等,譯有「陰陽師」系列、「半七捕物帳」系列、宮部美幸時代小說系列等。

個人網站「日本文化物語」:miya.or.tv/
個人部落格「貓娘日記」:moromiya.blog.so-net.ne.jp/


 

跨坐在魔的脊背上,我們穿越了夢的奇異幻境,
游移在若隱若顯的絢爛奇想中,永遠不想醒來!

「請幫我尋找妖精,願付高額薪水!」這廣告太吸引人了,但是當深夜時分,房裡突然出現奇特的白光誘惑我走到森林裡,我才知道那兒真的有另一個世界……

「在你沒有真正憎恨別人之前,他是不會出現的!」結果,我看見了一個白色全裸的娃娃突然站在我的腳邊……

「再跑快一點!」一個小孩在我身後這樣喊著,我不由自主地快跑了起來,再回頭,小孩卻變成了青年的臉,這下子我終於明白之前的人是怎麼死的……

我得到一台用貓頭鷹眼睛特製的奇特相機,能夠拍出人身上的動物靈,藉此討好客戶真是無往不利,直到我發現有十個人沒有動物靈,原來他們是……

奇幻大師夢枕獏除了《陰陽師》等系列作品外,更能展現他華麗而詭譎的奇想世界的,正是精采的短篇小說!本書為夢枕獏首度授權,由茂呂美耶從夢枕獏上百個短篇故事中嚴選出十六篇最具代表性的傑作,題裁多元、風格百變,時而迷幻、靈異,時而淒美、妖豔,是欲一窺夢枕獏創作堂奧、絕不能錯過的獨家經典收藏版!


【名作家】Div•【創意作家】李欣頻•【文化知日者】李長聲•【書話作家】傅月庵•【妖怪玩物誌作者】葉怡君◎強力推薦


古董店

1

果然醉了。本來以為不會喝醉而一杯接一杯地喝,看來下肚的酒比預料的更多。

剛走出酒店,織田便發現自己的身體已不聽指揮。他踏穩差點絆倒的雙足,深深吐出一口帶著酒味的氣息。站在附近林蔭樹前,拉下長褲拉鏈。雖然是夜晚,畢竟還有行人。自左方走來的年輕情侶慌忙改變方向。織田微微皺著眉頭,取出完全鬆軟的那話兒。尿多得令人驚訝。

熱氣爽快地上升。是不冷不熱帶著酒味的熱氣。拉上拉鏈,織田找尋應該在附近的另外兩個酒友。卻找不到他們的影子。織田搖搖晃晃地打算去找酒友,又停止腳步。他想,其他兩個酒友──井澤和山室或許是故意消失。

「他們甩開我了……」織田喃喃自語。

他心裡有數。因為直至剛才為止,他對兩人發酒瘋發得相當煩人。井澤和山室都是大學時代的朋友。是往昔曾立志當畫家的夥伴。三人久違地聚在一起,久違地一起喝酒。井澤和山室都是中堅企業員工。兩人處於底下已有幾個可以稱之為部下的立場。既然已是逾三望四的年齡,這當然不足為奇。只有織田一人仍在畫畫。但他不是畫油畫,而是插圖。雖然很想畫油畫,只是若要把油畫當飯吃並非易事。雜誌的小插圖工作比較多,只要勤快一點,插圖的賺頭不少。於是拖拖拉拉地直至現在。如今他已明白自己缺乏才華。

五年前,當時跟他同居的同齡女子懷孕了,織田只得同她結婚。目前是兩個孩子的爸爸。

都已經將近四十歲的人了,多少可以看清自己的人生射程距離。看清往後自己到底能做些什麼,又不能做些什麼──他一直以為還可以做些什麼事,豈知不知不覺中竟到了這個年齡。學生時代凡事都比織田傲睨一切的井澤和山室,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可親的中年男人,捧著與年齡相稱的大腹便便的肚子跟織田一起喝酒。而且兩人看上去風度翩翩。

織田感覺好像只有自己被甩在後頭。有點上當的感覺。是苦澀的感覺。那種感覺在今天的酒席上暴露無遺。

「你們怎麼了?不再畫了?」織田問兩人。

兩人臉上只是露出苦笑。

「沒心再畫了。」井澤這樣說。

山室嘴邊微微浮出自嘲笑容,邊喝酒邊說:「偶爾還在畫。」

「還在畫?」

「是那種把畫當興趣的業餘畫家……」

山室微笑著,講述最近在自家附近租了個小畫廊舉辦個展的事。井澤的表情顯然已知道此事。

一股火辣感覺湧至織田喉嚨。那感覺令心情逐漸起了毛刺,彷彿有種陰暗黏液性質的東西纏住了感情。「為什麼不通知我?」

「不配給專家看啊。」山室避開織田的視線,在杯子倒滿威士忌。

「你這樣不是太見外了?」織田邊說邊灌下酒。

他對自己還無法放棄油畫這事感到慚愧。

之後一個多鐘頭幾乎都是織田在講話。講的全是因工作性質而認識的名人或……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