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YA! 窩囊廢離家出走

窩囊廢離家出走
 URANARI,KITA E

 

作  者:板橋雅弘
     玉越博幸

譯  者:羊恩媺
     林冠汾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8/10/31

電腦編號:515010
類  別:日本文學
系  列:YA!
開  本:25開
頁  數:224
ISBN:978-957-33-2480-5
CIP:861.57

定  價:180
優 惠 價:142( 79折)

 

 
 

走回體育館出口附近後,我試著找一個學生會幹部來問問題。不過幹部的四周都被人牆包圍了,我沒辦法突破人牆,只能站在稍遠處猶豫著。如果乖乖排隊等待,肯定要等很久很久,久得會讓咲良發飆。我看算了吧!反正也不是要問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就在我搖了搖頭,準備掉頭離去的時候……

『你是不是想問什麼?』

有個學生主動開口對我說話。他穿著整套的運動服,手上拿著一顆球。我驚訝得目瞪口呆,回過神,我不停眨著眼睛說:

『就是……你手上的球。』

『喔,你說這個啊?』

身穿運動服的學生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說。

『那是手球吧?』

『你怎麼知道?該不會是有玩過手球吧?』

『對,我參加了手球社。』

聽到我這麼回答,他瞪大眼睛說:

『你打什麼位置?』

『算是中鋒。』

『真的啊?那等你考進來,一定要加入我們社團喔!』

我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能搔搔頭說:

『對我來說,這裡的學力偏差值太高了。』

他毫無顧慮地哈哈大笑說:

『考試靠的是運氣。』

『喔,是喔!』

聽到我含糊地點點頭回答,他親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你叫什麼名字?』

『黑木隼。』

『「隼」啊,很酷的名字喔!我會記住的。』

看見他準備往體育館走去,我急忙叫住他說:

『等一下。』

『嗯,什麼事?』

『我想問問題。』

『對喔,我都還沒幫你解答什麼呢!不知道我答不答得出來?』

比起學生會幹部,手球社社員更適合為我解答。雖然這個問題即使不問,我自己心裡也有底了。

『請問手球社也能在體育館裡面練習嗎?』

他舉起手中的球說:

『對啊!我現在就是要進去練習。不過熱門時間都被其他社團佔走了,所以有時候就會像今天這樣,要在不用上課的星期六特地來學校練習。』

我很滿意這個答案,說:

『謝謝你。祝你練習順利。』

『不會。』他輕輕向我揮手說,然後走遠了。

我急忙小跑步趕去校門口。

走到一半,我脫去室內拖鞋,準備穿回自己的鞋子。當我從胸前抱著的袋子裡拿出鞋子時,明顯感覺到旁邊的女生目光銳利地看了我的大鞋一眼。雖然說我沒什麼變,但從夏天到現在,我的大腳又大了五公分。或許也長高了吧!

我趕到校門口時,四周雖然還聚集了很多聽完說明會沒離開的考生,但我一眼就找到了咲良。她輕盈地坐上隔開人行道和車道的欄杆上。其實這樣遠遠看著咲良,覺得她還挺不賴的。

然而我的腳步立刻就像踩腳踏車爬坡一樣沉重了起來。

一個我不認識的男生站在咲良旁邊跟她說話。咲良明明看都不看對方一眼,那男生卻絲毫沒有要死心的樣子。

我緩緩走近咲良。

『欸,我叫富士昇。很菜市場名吧!我都主動告訴妳名字了,妳也跟我說妳的名字嘛!』

『……咲良。』

說出這句話的不是咲良本人,而是我。我只是純粹想叫她,並不是在回答那個叫富士什麼的傢伙,結果卻惹來咲良的白眼。

『喔∼妳叫咲良啊!富士配櫻花活A這組合簡直太有日本風情了。』

就結論來說,我還是讓對方知道了咲良的名字,所以被她白眼也是罪有應得。我這人就是不夠機靈,天生少根筋。

『怎麼這麼久?走了!』

咲良站到地上後,勾住了我的手臂。因為事情來得太突然,我不禁感到困惑,但心裡其實有些高興。

『他是妳男朋友喔?小兩口準備手牽手來考試啊?祝福你們一起考上喔!』

這男生說話真是諷刺到了極點。

『我要揍人了。』

咲良吊起眼角發出銳利的眼神,接著握緊了拳頭。我以前就挨過咲良的拳頭,這拳頭打人有多痛,我可是有過名副其實的『慘痛』經驗。如果看輕咲良是個女生而大意的話,這個叫富士的男生也會被揍得很慘。那可不妙,這裡是咲良的第一志願校的校門口耶!

『不要這樣。』

我站到中間隔開他們兩個,很沒男子氣概地阻止了咲良。富士的身高跟我差不多,體格看起來比我壯。

咲良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放下了拳頭。

原本嚇得發愣的富士知道自己不用挨揍後,立刻『哈哈哈哈』笑了起來。他顯得刻意的笑聲跟剛剛那個手球社的人完全不一樣,感覺不到一絲爽朗。

我拉著咲良離開了校門口。

『幹嘛阻止我啦!那種傢伙一拳揍扁他就好了。』

『好啦!下次如果在其他地方遇到他,就先海扁他一頓,再灌成水泥塊,丟到東京灣裡。』

就在我信口開河地亂說一通試著安撫咲良時,身後傳來了富士的聲音。

看見咲良停下了腳步,我不得已只好回過頭看。

『你叫什麼名字?』

富士看著我問。

『ㄓ……』

我答到一半,改變了念頭。又沒必要告訴富士我的名字。

『走囉!隼。』

咲良故意大聲喊了我的名字,她肯定是在報剛剛的仇。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