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逆思維:華頓商學院最具影響力的教授,突破人生盲點的全局思考
亞當.格蘭特 ◎著
哈利波特(8):被詛咒的孩子【最終收藏版】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透明的螺旋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秘密:秘密收藏家ヤпヮЭ6全彩畫集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II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以前,我死去的家

以前,我死去的家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5/07/03

電腦編號:527019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272
ISBN:978-957-33-3164-3
CIP:861.57

定  價:300
優 惠 價:237( 79折)

 

 
 

前情提要:前女友沙也加突然與我聯絡,她帶著父親的遺物一把鑰匙和一張地圖,希望我能陪她前往地圖上的小屋。雖然覺得猶豫,但我還是陪著她來到這個地方……



穿越樹林後,我們沿著來路折返。從車上看到好幾棟別墅,但幾乎所有的房子都沒人。

離開別墅區後,稍微往回開了一段路。當車子行駛在樹林中時,沙也加突然叫了起來:「啊,那個!」我放慢了車速,看著她手指的方向,發現路旁有一塊差不多一公尺高的長方形石塊幾乎被雜草淹沒了。那應該是本身就在那裡的石頭,但看起來也有點像石碑,旁邊也有一條小路。只不過路真的很小,路面也整修得不是很平整,如果不是好奇心很強的人應該不會走進去。

「好像是這條路,」我說:「那我們進去看一看。」

輪胎在滿是坑洞的路上發出尖銳的摩擦聲,開了一小段路後,用水泥隨便鋪一下的路面突然結束,前方有一棟搖搖欲墜的房子,好像是某家公司的倉庫。

我把車子繼續往前開,小路兩旁雜草叢生,雜草擦著車身。

我們終於來到Y字形路口。和地圖上完全一樣。我停下車,觀察了周圍。這裡應該有最後一個標記。

右側有一個小路標,只是路標上沒有寫字,用白色油漆畫著什麼。雖然油漆剝落,看不太清楚,但應該是把頭轉向側面的獅子。我什麼都沒說,把方向盤轉向那個方向。沙也加沒有說話。

前進了大約十公尺左右,左側出現了一棟建築物。那是一棟灰色的房子,周圍長滿了灌木和雜草,遠遠地只能看到二樓以上的部分。

路到了盡頭,我把車子停在房子前,熄了引擎,隔著擋風玻璃看著眼前的房子。

雖然房子看起來是灰色,但原本應該是白色。巨大的尖屋頂伸向天空,三角形屋頂上有兩個閣樓窗戶,在兩扇窗戶中間的位置豎了一根四角柱形的煙囪。

房子周圍沒有圍籬,卻用紅磚砌了一道簡單的大門,鋪著水泥的通道從大門延伸向門廊。

我們下車走向房子,一樓所有窗戶外的百葉窗都緊閉著。

房子左端稍微內縮,前方是寬敞的門廊。門廊的盡頭是一道和牆壁顏色相同的灰色門,左側一公尺左右的部分比門稍微突出。門的上方和旁邊都沒有掛門牌。

「看起來不像有人住在裡面,」沙也加走到我旁邊說:「果然是別墅嗎?」

「感覺很像。」

因為找不到門鈴,所以我右手握拳敲了三次門。只聽到乾澀堅硬的聲音,我的拳頭碰到的地方清楚留下了灰塵掉落的痕跡。

果然不出所料,屋內沒有任何反應。我和沙也加互看了一眼,聳了聳肩。

「要不要用那把鑰匙試一試?」我提議道。

「好。」沙也加表示同意,從皮包裡拿出那把銅鑰匙,我接了過來。

門的左側有一個門把,鑰匙孔在門把下方。我拿著鑰匙伸向鑰匙孔,但準備插鑰匙時停了下來。

「不,鑰匙不對。」我說。

「不對?」

「鑰匙孔不一樣,這把鑰匙不是用來開這道門的。」我試著把鑰匙插進鑰匙孔內,但鑰匙比鑰匙孔更大,插不進去,「果然不對。」

「怎麼會這樣……」沙也加一臉困惑地抬頭看著我,「都已經來到這裡了,鑰匙居然不對,那地圖和鑰匙完全沒有關係嗎?」

「不,我不認為沒有關係。」

我從門前離開,決定在房子周圍觀察一下。屋後就是樹林,無數樹枝向屋頂上方生長。

我發現屋後剛好和玄關相對的位置,裝了一塊差不多像門一樣大小的金屬板,其中一側裝了鉸鏈,所以應該可以打開。

「會不會是儲藏室?」站在我身旁的沙也加問。

「也許吧,但要怎麼打開?」

門上沒有把手之類的東西,但在裝門把的位置有一塊手掌大小的黃銅板,而且黃銅板和剛才的路標牌子一樣,雕了一個把頭轉向側面的獅子。

「這是什麼?」沙也加伸手摸著那塊黃銅板,當她的手在表面移動時,黃銅板微微向側面移動。她「啊」地叫了一聲。

我用力把黃銅板推向一旁,可能很久沒有人碰過這塊板,所以卡得很緊,雖然發出吱吱咯咯的聲音,但還是順利移開了。黃銅板下竟然出現了鑰匙孔。我們再度互看了一眼。

我按捺著激動心情,把獅子鑰匙插進孔內。鑰匙和鑰匙孔完全一致。我試著將鑰匙緩緩向右轉。雖然沒有任何聲音,但手腕可以感受到門鎖打開的感覺。

我想把鑰匙拔出來,卻拔不出來,金屬門發出嘰嘰的聲音拉開了。

門內是通往地下室的樓梯。樓梯深處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

「是地下室嗎?」

沙也加把鑰匙轉向相反方向,從鑰匙孔內拔了出來,然後看著鑰匙說:

「為什麼我爸爸有的不是正門的鑰匙,而是有通往地下室的門鑰匙?」

「這不是我們接下來要查的事嗎?」

聽到我這麼說,她用力深呼吸後,吐了一口氣。「也對。」

「那要不要進去看看?」

「就這樣擅自進去嗎?」

我對她露出戲謔的表情,「不然要問誰呢?」

她輕輕地點了點頭,似乎覺得我言之有理。

「進去囉。」

「等一下。」沙也加抓住我的右臂,低頭閉上了眼睛。她在調整呼吸。「對不起,我有點害怕。」

「那要不要我先進去看看?」

「不,」她搖了搖頭,「我也去,因為這是我的問題,是我想要找到答案。」

「也對。」我說。

我從車上拿了手電筒,走向通往地下室的樓梯。冰冷的空氣從腳底爬了上來,隱約聞到了灰塵和發霉的味道。

樓梯盡頭是差不多半張榻榻米大的空間,旁邊有一道門,上面有L字形的把手。我用手電筒照著門,緩緩轉動把手,手上有門鎖鬆開的感覺,往裡面一推,門就打開了。

這個長方形的房間大約有數坪的空間,四周都是水泥牆壁。蜘蛛網從天花板上垂了下來,牆壁因為發霉而變黑了。地上堆著木材和磚塊,可能是建造這個房子時剩下的建築材料。

室內並排放了兩個十八公升的燈油桶,我試著拎了一下。其中一個是空的,另一個還有少量燈油。

我想打開燈,但牆上找不到開關。這也難怪,因為天花板上完全沒有燈泡,甚至連裝燈泡的燈泡座也沒有。

「這棟房子的屋主來這裡時,也要用手電筒嗎?」我問。沙也加微微偏著頭。

房間深處還有另一個小房間,兩個房間之間裝了落地鋁門。打開一看,是通往樓上的樓梯,在屋內時,可以沿著這個樓梯來到地下室。這裡似乎已經很久沒人走動,樓梯上積了厚厚一層灰。

「有人在嗎?」我對著樓上叫了一聲,我的聲音在樓梯上方的空間產生了回音,但沒有人回答。「果然沒有人在家,我們上去看看。」

樓梯上鋪著地毯,照理說應該脫下鞋子,但我直接踩了上去。

「穿鞋子上去沒關係嗎?」沙也加擔心地問。

「如果妳不想穿鞋子,我也沒有意見,只是妳的襪子會變髒。」

她猶豫了一下,最後穿著球鞋,跟著我走上了樓梯。

走上樓梯後,發現是一條兩側都是牆壁的走廊。走廊並不長,走廊盡頭和盡頭前方的側面各有一道木門,牆上有一扇鋁窗,外側的百葉窗都關著,擋住了光線。樓梯繼續通往二樓。

我打開窗戶,也打開了對開式的百葉窗,雖然陽光沒有照進來,但比剛才亮多了,連深綠色壁紙上的小花圖案也可以看得很清楚。窗戶另一側的牆壁掛著圓形畫框,裡面是一幅水果畫。

來到走廊盡頭,握住門把,緩緩打開門,蜘蛛網在我面前垂了下來。我嚇了一跳,身體往後一縮,然後看向室內,在昏暗狹小的房間中央,看到一個白色的馬桶。

我回頭看著沙也加苦笑說:「沒想到第一個打開的房間是廁所。」

「反正每棟房子都有啦。」她也笑了笑。

「那倒是。」

馬桶前方有一個洗臉台,我轉動了水龍頭,一滴水都沒有。

「看來廁所也沒辦法用了。」聽到我這麼說,沙也加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

關上廁所門,我伸手抓住另一道門上的門把。轉動後推了一下,門發出吱吱咯咯的聲音後打開了。我的臉頰可以感受到空氣的流動,可能是長時間的密閉終於獲得了解放。

我們來到玄關大廳,右側是玄關,玄關有一道鑲了花紋玻璃的門。左側是牆壁,前面有一個兩側有握把的花瓶放在有四隻腳的架子上作為裝飾。也就是說,如果從玄關進來,玄關大廳的左右兩側都有一道門,正面是花瓶。

「妳可不可以把玄關的門打開,等一下出入比較方便。」

「好啊。」

沙也加跨過積了厚厚一層灰塵,已經看不到原來圖案的腳踏墊,走去脫鞋處。我打開玄關旁鞋櫃的門,檢查了裡面的鞋子。鞋櫃內只有兩雙球鞋、一雙黑色皮鞋,和一雙棕色女鞋,鞋櫃外沒有任何鞋子。這麼大的房子只有四雙鞋子未免太奇怪了。當然,如果沒有人住在這裡就另當別論了。

「呃,那個……」沙也加開了口。

「怎麼了?門鎖打不開嗎?」

「不是。門鎖打開了,」她嘎答嘎答轉動著門鎖,「鎖打開了,但門打不開。」

「啊?什麼意思?」我用手電筒照著門,忍不住叫了起來。「怎麼會這樣?」因為門的四周用很粗的螺栓和螺母鎖住了,根本不可能打開。

「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知道。」我雙手叉腰,打量著看起來很牢固的螺栓和螺母。「只不過有一件事很清楚,我們剛才走的那個通往地下室的門,是出入這棟房子的唯一出入口,所以,我們拿到的獅子鑰匙也是那道門的。」

「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

「可能是防止別人隨意闖入吧,只是這麼一來,屋主自己出入時,也會很不方便。」

我抱著雙臂思考著,卻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答。無奈之下,只好看著鞋櫃上方的畫框。畫框內有一幅港口的畫,有艘舤船停在港邊。我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但我自己也不知道哪裡讓我產生這種不對勁的感覺。

「要不要去房間看看?」沙也加問,打斷了我的思考。

「好啊,進去看看。」

我們再度穿著鞋子來到玄關大廳,推開裝有雕花玻璃的那道門。那道門發出吱吱咯咯的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