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加入 / 會員專區 / Q&A / 購物車
時間,才是最後的答案
角子 ◎著
別人怎麼對你,都因為你說的話
你真的可以好好一個人【擁抱孤獨版】:獻給時常感到孤單的你,一個人也能幸福ソ「自在學」。55個消除煩惱的禪智慧,讓你獨處時安然自得,在人群中也不會感到孤單。
醫生說我可以去死沒關係:日本王牌精神科醫師終極療癒秘訣,治好1000顆破碎的心!
這樣說話,讓你更得人疼:受歡迎的人都懂的「換句話說」圖鑑,史上最全面的「說話百科」,全方位打造屬於你的「好印象」!
你真的不必討好所有人:「世界最尊敬的100位日本人」、《你所煩惱的事,有九成都不會發生》作者,獻給容易受傷的你的「厚臉皮學」
解憂雜貨店 【暖心紀念版】
天鵝與蝙蝠【光影迷離版】
一個人,你也要活得晴空萬里
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
圖書類別

文學類

藝術類

歷史類

語言/童書類

生活類

社會科學

商業類

自然科學/應用科學

哲學類

 您目前位置: 首頁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東野圭吾作品集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作  者:東野圭吾

譯  者:王蘊潔
出  版: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6/07/29

電腦編號:527021
類  別:推理.驚悚/日本文學
系  列:東野圭吾作品集
開  本:25開
頁  數:352
ISBN:978-957-33-3253-4
CIP:861.57

定  價:350
優 惠 價:277( 79折)

 

 
 

SCENE 1

「我們正在創造平行世界。」

夏江正在用湯匙吃用很多水果裝飾的冰淇淋聖代,聽到我這句話停下了手,偏著頭看著我。她一頭深棕色的長髮也跟著垂了下來。

「就是虛擬實境,妳有沒有聽過Virtual Reality?」我補充說道。

夏江露出「原來是那種東西」的表情,伸出舌頭舔著鮮奶油。

「這我知道,讓人看著電腦製作的影像,以為自己真的身處那個環境。」

「不光是看而已,也可以聽到聲音,也有感覺,總之,就是讓人產生錯覺,對人工創造的世界信以為真。飛行員訓練時用的模擬裝置也是一種虛擬實境。」

「很久以前,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實驗者戴上很誇張的護目鏡和像是手套的東西,據說那個人看到眼前有水龍頭,然後有人指示他關掉水龍頭,他就拚命做出關水龍頭的動作。據說他真的感受到關水龍頭的感覺。」

「這也是虛擬實境,但只是很初階而已。」我喝完咖啡,看著玻璃外的馬路。

我們正在離新宿大道附近巷弄的咖啡店內,右手腕上的手錶顯示即將下午五點了。因為週五的關係,下方的馬路上擠滿了像是上班族和學生的年輕人。

「你正在研究的是稍微高階的技術?」夏江用湯匙靈巧地吃著看起來不怎麼好吃的哈密瓜。

「是啊,不是稍微而已,而是高階很多。」我抱著手臂,「妳剛才說的情況也是如此,目前的虛擬實境工學都是經由人體的感覺器官產生真實感,我們正在研究的不屬於這種情況,而是直接對神經系統發揮作用,產生真實感。」

「什麼意思?」

「比方說,」我伸出右手,輕輕握住了她的左手腕。她的手很小,很柔軟,「妳現在覺得自己的左手被握住了,但並不是左手認知到這件事,而是腦部從左手接收到信號後認知到這件事,所以,即使妳的手並沒有被人握住,只要把信號傳到腦部,妳就會覺得左手被握住了。」

「有辦法做到嗎?」夏江沒有掙脫被我握住的手問道。

「可以啊,至少理論上可以做到。」

「所以這代表目前還沒有實現。」

「只要讓腦部曝露出來就可以實現了。」

「曝露?」

「把頭部打開,當腦部曝露出來後,裝上電極,根據程式傳送脈衝電流。」

夏江撇著嘴,露出噁心的表情。

「太噁心了。」

「所以我們正在研發不需要打開頭部,也能向腦部傳遞信號的方式。」

「是喔。」她仍然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攪動著剩下的冰淇淋聖代,然後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似地看著我,「我問你喔,用這種方式創造的世界和現實會完全相同嗎?」

「這取決於設計者,如果想和現實一模一樣,可以這麼設定,但和現在一模一樣的平行世界到底有什麼意義?」

「最後可能會分不清哪一個是現實。」夏江縮起肩膀,扮了一個鬼腦。

「我們正在設計的系統和安部公房的小說《完全電影》很像,會有人把現實和虛擬實境混淆,小說的結局也使用了這個哏,但要在現實生活中創造出這種系統並不可能。」

「啊,原來只是這樣而已。」夏江立刻露出無趣的表情。

「要達到這種程度,需要有極大容量和計算能力的電腦,這個世紀應該還無法開發出來。威廉•吉普森的《蒙娜麗莎加速器》(Mona Lisa Overdrive)中,出現了可以記錄現實世界所有資訊、記憶容量無限的生物晶片,但在現階段,還只是幻想而已。平行世界中出現的人物全都像是假人模特兒,背景的細節應該也很粗糙。」

「是喔,所以不可能和現實混淆,但是沒關係,我想看看那個平行世界。」

「我很想對妳說,隨時歡迎來參觀,但現階段還無法滿足妳的心願。因為我們目前還只能讓被實驗者看用線畫出來的極其簡單圖形產生視覺認識,作為向腦部傳送信號的方式。」

「是喔,真令人失望。」夏江用湯匙攪動著聖代的鮮奶油,但隨即停下了手,「所以等一下來這裡的人,也是在研究這個課題嗎?」

「是啊,雖然和我的方法不同,但我們有相同的目標。」

「我記得你說他是你的高中同學?」

「不,是中學的同學,從中學到研究所都是同學。」

「一直到研究所?是喔,看來你們很合得來。」

「他是我的摯友啊。」

聽到我這麼說,夏江瞪大了眼睛,她的表情簡直就像漫畫中的貓頭鷹。她可能覺得我剛才這句話很過氣,但除了「摯友」以外,我想不到其他詞彙可以正確形容我和他之間的關係。

「有一件事要先告訴妳,」我豎起食指,看著夏江的臉,「我相信妳看到之後就會發現,他的右腿有點瘸,因為那條腿有問題,聽說好像是小時候發高燒留下的後遺症。」

「是喔,真可憐,」夏江說完,用力拍著手說:「我知道了,只要不提到他的腿就沒問題了。」

我搖了搖頭。

「沒必要,他討厭別人這麼介意。我想要妳知道的是,他走路有點瘸是他走路的方式,對他來說,絲毫不是痛苦,也並不在意這件事,所以妳不需要特別在意這件事,當然也不需要同情他,知道了嗎?」

在我說話時,夏江緩緩點著頭,然後加快了點頭的速度說:

「只要當作是他的特徵之一就好。」

「就是這麼回事。」我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順便看了一下手錶。已經五點零五分了。

「啊,是不是他們?」夏江看向我身後問道,我也跟著轉過頭。三輪智彥穿了一件灰色夾克,肩上掛了一個背包,正在店門口東張西望,身旁站了一個穿著長褲的短髮女人。我看不太清楚女人的臉。

我輕輕舉起手,他看到了我,然後對我露出好像小孩子般的笑容。

他們兩個人走了過來。智彥像往常一樣瘸著右腳走路,夏江說:「那我坐這裡比較好。」然後走到我旁邊的座位坐了下來。

「對不起,我遲到了,因為找不到地方。」智彥站著對我說。

「這種小事沒關係,先坐下吧。」

「喔,也對。」

智彥請短髮女生先入座後,自己才坐下來。在我的記憶中,從來沒有看過他請別人先入座。

於是,他們坐在我們對面,那個短髮女生坐在我面前。我不經意地看著她,和她四目相接。

不可能吧,我立刻想道。

智彥把我介紹給她:「他叫敦賀崇史,我們從中學之後就是摯友。」然後他看著我,有點害羞地說:「崇史,她叫津野麻由子。」

怎麼可能?我再度在心裡嘀咕。




 
 
Copyright © 皇冠文化集團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 電話:(02) 2716 - 8888